你创业是很多人的梦想你自己创业的理由是什么

创业是很多人的梦想。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自己创业的理由是什么?如果你的理由是本文列举的其中一些理由的话,请再想想看,也许你并不是真的适合创业。本文作者carol chen就曾经有一个创业的机会摆在他面前,经过短暂尝试之后,他决定不去珍惜这个机会。本文就是他的理由。原文发表在他的个人博客上,标题是:I Don't Want to be a Founder and I Don't Think You Do Either

我曾经短暂地管理过一家初创企业(就一个月),然后面临着要不要加入YC(知名孵化器)军团的抉择。在那场大溃败中,我至少花了十二个小时试图说服其他人跟我一起加入。现在距离当时已经过去了半年的时间了,我有了更多的时间可以思考为什么要经营一家初创公司了。就像你可能已经猜到的那样,我决定不干了,而且我真心相信,对于我遇到的绝大多数想要当创始人的人来说,去经营一家创业公司似乎都不是好主意。

当然,这篇文章绝对不是对所有人都适用(大概适用80%的潜在初创企业创始人),但是我希望我能提出一些有价值的想法供参考。另外,要注意的是,这主要是针对技术向的创始人。

另注:本文的背景范围也非常有限,因为这是基于我自己的决定:是继续去Shopify 实习,还是进YC训练营。这是非常典型的硅谷“初创企业”——找到VC给你钱,然后在一年内做大

我说的不是对公司的承诺。我说的是对联合创始人(很可能你会有自己的联合创始人)的承诺。

也许我还太年轻,还没法理解,但婚姻似乎太令人恐惧了!我的财务,我的社交,wooden个人时间以及心理健康什么的,很大程度上都要取决于另一个人,这很可怕。这应该很可怕,或者至少要花几年的时间才会变得不可怕。

联合创始人是不是跟你的另一半的给你感觉差不多?在种子期的时候,你们很可能就得生活在一起,哪怕不是,其中所牵涉到的工作量也相当生活在一起。他们要对你的财务状况负责。他们还可能要对你的社交生活质量负责(大多数创始人要花费大量时间跟其他的技术人员+创始人进行社交)。他们跟你的人生目标,梦想和激情息息相关。

我的印象是,我与我的联合创始人的关系甚至要比一段婚姻还要紧密,如果创业失败了会比离婚更加糟糕,因为还会有额外的损失(这在统计上存在可能性,但我想婚姻大抵也是如此)。是,是会有一些联合创始人对于即将开启的创业之旅已经完全准备好了,也有些可能还没有准备好但是也能过下去的,但是我仍坚持共同创业的关系比婚姻关系还要紧张的观点,但没有足够多的人对此予以重视。

担风险的不是你的VC

我经常听到有人表达类似这样的情绪:“呀,这些VC愿意在我身上冒险,我最好恪守对他们的承诺!”。

VC不是想利用你的恶人(实际上他们有可能是,但姑且假设他们不是),但冒险的不是他们。对于他们来说,15万美元或者几百万美元不算很大的风险。种子阶段的回报可以来自占比很小的一部分投资,所以,只要VC能拿到重要的那一点点股份,他们就可以承受很高的(投资)错误率。如果你是软银(SoftBank)的话,你甚至可以表现得更糟但仍然可以拥有很多钱!他们会谨慎地做出决定,出于各种原因他们会关心你的成功,并且一般也会关心人(根据我的大部分经验),但是从更大的角度来说,你的初创企业对他们没有任何意义。

对于这一点他们并不羞于承认,他们之所以要投资你,完全是因为他们认为你的价值高于投资你的成本。

但你的风险是你的人生,是你的鲜血、汗水和眼泪。在接下来的几年时间里(假设你的初创企业能撑那么久的话)其实你多多少少是为这些VC服务。VC是你的“boss”(虽然管得没正规的老板那么严),因为你要向他们汇报,而且未来你还得找他们筹钱。

充满信心地去冒险是件好事,因为有资格的人认为你有希望。但是,这可能会演变成“我做这家初创企业,部分是为了服务那些相信我并给了我很多钱的人”。这种要满足VC期望的额外压力以及双方关系的复杂性可能会导致各种问题。

自我感

这是我最感同身受的一条,但也许跟很多其他人无关。

很多创始人都非常的自负——这并不是说他们很混蛋或者过分的自负,但这些人的确有非常强烈的信心,因为对于创始人来说这一项很有价值的技能。他们不仅对推销自己的项目给别人有信心,而且对自己的远见和公司也很有信心。他们需要相信自己的公司会成功(虽然我也遇到过一些这样的创始人,他们只是想用骗VC的钱花几年……Neumann不是说你啊)。

我最担心的是这样我会很快给自己制造一个自负的我。练习向客户推销产品,去接受YC面试,这些事情会牵涉到反复强调自己为什么出色,这种自我催眠其实是非常有效的。我喜欢自我感觉良好的感觉,但突然发现自己有点自信过头了。更令人恐惧的是,我在几周之内经历了一长重大的角色和精力的变化。像那样失去了太多的自我令人不安,这对我的社交生活可能会制造的连锁反应就更不用说了。

另一个恐惧来自于反面。初创企业的创始人(尤其是那些比较古怪的人)有时会相信他们会做出点什么可以改变世界的东西来。慢慢地,他们的身份开始跟公司融为一体。这本身没什么错,但是一旦你跟公司没有关系时,情况会特别悲惨。这不仅是失败后重新来过的问题,还在于你的部分身份没了。

上学往往是个好主意(这一条是给那些想辍学的)

当一名好的工程师的好处似乎被低估了,因为要跟成为一名优秀创业者相比。但要想当一名好的工程师,不仅要能够快速编码,而且能够做出好的工程决策,应付好技术面试并且吸引人才。一句“我很聪明,学得很快”是没法绕开某些工程技能的,那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磨炼。因此,我认为,潜在的创始人还高估了工程方面可以干完多少事情,这主要是因为当你急着要发布功能时,想学好就没有静下心来做一个课程项目那么容易。是,创始人在创业中学到的东西是比在学校学到的要多,但是技术这方面的发展可能没那么强。在我心目最好的教育经历是更好的技术教育,也是最好的创业经历。

大家想当创始人的常见原因以及如何通过其他方式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拥有点什么

很多大规模的突破性产品都是在大公司内部开发出来的。这方面的例子包括电子邮件客户端hey.com、Chromebooks,以及无数令人惊叹的开发工具。

在大公司中开始这方面的工作有很多好处,有保障,有资源,而且人都替你找好了。不好的是官僚主义,没法自己招人和处理公关政策。而且在大公司内部做点什么的壁垒也比较高,比方说你得够资深才行,而且还得在合适的时机去到合适的公司。

另一个办法是业余自己搞项目。Ziglang 一开始就是个业余项目,现在已经发展成一种很有前途的编程语言。自此之后,创作者就辞掉了原来的工作,专心做Zig,但是有时候你必须要离开现有工作也能“拥有”某个重要的东西。比方说, Julia Evan的博客(实际上不是工作方面的项目)以及zine系列, Cassidy William的键帽系列, Nick Frosst成功、出色的乐队等等。我知道,这没有“哦,Google吗?我做的”那么高大上。但我认为创造和拥有不一定非得靠开创业公司,做点别的的预期价值要高得多。

致富

很多人声称做初创企业没那么多钱,但我发现了对于为数不少的创始人来说,这是不正确的——不是因为他们一定会有好的退出,而是因为他们手段娴熟,可以让他们筹集到足够多的钱,让他们能像在大公司一样给自己付钱。如果是这种情况的话,那么创业可能就是你致富的最佳选择!对于其他人来说,入行(尤其是加入一家基础很好的早期创业公司)的期望价值往往更高。

不用上学(针对那些想辍学的)

这似乎是一般的计算机科学专业学生的正当理由。学校就是你得回答教授问题的地方,而那些教授对业界动态未必就能随时了解,然后你还得写作业,但没人会关心你的作业。但是,所有这些问题似乎都可以通过给自己营造更好的学习体验来解决,哪怕不是完全解决,也能得到充分解决。

更好的课程计划能改善很多事情,比方说欧林工程学院(Olin College of Engineering)就开设有以项目为基础的课程,Make School就是个2年制的应用工程学位计划,叫做Dev Degree,你可以一边在Shopify 工作,一边学习更多由Shopify传授的应用课程。这些课程计划虽然不大且有选择性,但也许不会比做半吊子成功的创业公司难。读Dev Degree在财务方面也更合理些,因为Shopify会为你支付学费和薪水,修完Make School的学位学费可是需要70000美元的。

还一个选择,就是还继续上学,但是破罐破摔,把学习的时间用来学偏门,以及/或者把愚蠢的课程作业变成高效的技能和有用的输出。Coconut这门编程语言就是某个人在读书的时候创建的。类似动态编程之类往往被认为没有用的理论性东西,在业内也还是有用武之地的。你还可以去上像编译器这种大学里面司空见惯的课程项目,从中学到的东西对将来从事工程师的工作是很有帮助的。在五个星期内,我的朋友Maas一边学习Dev Degree一边就做出了五个相对成功的产品。

学校本来就是一个很好的环境,让你可以付出努力,找到乐趣,学到东西。我认为这种环境的凝聚力这比初创企业世界还要好。在学校期间,完全有可能开发出有用的软件同时学到“有用的”技能。其实关于为什么不要辍学以及为什么上学有趣还有很多的其他原因,但那些已经有比我更有资格的人诠释过了。

有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自由

这一点我已经在前面介绍过了,但是潜在的创始人(以及普通人)往往不喜欢行业工作,因为他们未必总是会选择最有趣的事情来做,而且一开始的选择机会也很有限。

找到一个可以让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完美工作其实是相当困难的,但同时我也觉得,最自由的行业工作比经营一家初创企业要自由多了,除非你觉得向股东汇报,处理招聘事宜,管理和文书工作很有趣。这样的人我没找到多少,但我的确认识几位,所以这里我要说一下。

名誉与认可

要不要这一节其实我内心是做过斗争的,因为我还没有遇到过持“哦,我做这个是为了自己可以用自己的才华来变得出名,受到认可”这种态度的创始人。但是,我认为很多创始人内心深处一定是有这个强烈的愿望的。我不觉得需要给出高产的个人贡献者的例子,但我也知道,高产的贡献者的人数要比高产创始人的数量少得多。我个人的建议也许可以是淡化一下外部认可的价值,尽管我意识到人会有不同的优先级。说实话,这条我很难完全复制。

抱负

当大家列举想要当创始人的理由时,我认为这是令我感到最为困惑的一条。类似“相对于只是成为一名更好的工程师,我想做得更好”这样的话似乎显得野心不够大。

要想显得有抱负,往往意味着要拿博士学位,去当医生或者宇航员。就这种规模而言,这就不是把你正在做的事情做得更好的问题了(尽管部分有关),而在于要加入一场按理来说难度会更大的新游戏。是,我相信经营一家成功的创业公司确实要比成为一位好的工程师要困难得多,而且在这个方面上线的更有抱负。但是,我认为这两种游戏其实是非常接近的,接近到不需要换游戏就可以轻松地确定你的抱负。如果你把目标设成到一家公司工作,然后晋升(晋升到CTO等职位),开发出建立特定类型的东西,那这样的目标并不比创立一家成功的初创企业的抱负小多少。

享受冒险,对只有在初创企业才能做出来的特殊产品/服务充满热情

如果上述原因是你强烈的创业理由的话,我认为去创业就是个好主意。但是,我极少看到那些理由是孤立的存在(几乎总是夹杂在一起的)。其他有时候也属于好的理由包括金钱,认可和拥有某个东西。当我认为他们适合这份工作时,我爱那些创始人,但当你观察到这里的各种不适时,当创始人的确会带来一些痛苦。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