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动态 > 正文 动态

深圳众创空间热遭遇冷泉?

发布时间:2021-09-12 12:03:26来源:

导读 深圳创创空间热遭遇冷泉?深圳的创新从不缺少故事。日前,深圳南山区学府路一个名为“地下室实验室”的大众创作空间的转让公告,在业内引起

深圳创创空间热遭遇冷泉?

深圳的创新从不缺少故事。

日前,深圳南山区学府路一个名为“地下室实验室”的大众创作空间的转让公告,在业内引起了不小的震动。

地下室实验室于去年8月开放。在创业服务方面,有人提议建立“创业公司产品经理出口基地”。但仅仅半年后,它就在门口的招牌上标明了“转让”二字。其流产的经历让业内惊呼:很多人创造的空间建设热潮会迎来一个冷泉吗?

与黯然神伤的地下室相比,来自北京的另一家创业服务平台————科技馆,正在为即将在深圳开业的第二个创意空间寻找新店。在被BAT三巨头“包围”的深圳湾创业广场,联想星云智能硬件加速器、3W咖啡、JD.COM JD智能硬件孵化器、创新谷等数十家创业服务机构的Maker活动指数依然看涨;3月初,在制造商云集的华强北,SEG国际制造商产品展示推广中心在深圳举办了首届全国智能制造(工业4.0)创新创业大赛。全国复制了近20个木柴场地,吸引了22万人参加.

冷热之间,深圳创意空间的起伏也浮出水面。

孵化载体主要指标居广东首位。

昨日,记者从深圳市科委获悉,深圳市共有国家、省、市财政支持或认证的孵化器144家,其中国家级孵化器12家,省级孵化器11家,省级试点孵化器15家,孵化场地面积488万平方米,孵化企业7900多家,毕业企业约3200家,在孵企业从业人员20多万人。此外,还培育了78家制造商服务组织。这些孵化器、创意空间、加速器和制造者空间,正成为深圳实践创新驱动不可或缺的载体。

近年来,深圳坚持质量引领、创新驱动,大力推进创业苗圃、孵化器、加速器、科技园相结合的科技企业孵化器载体建设,着力完善孵化培育全过程、全要素的生态链,构建整合各类创新资源和服务体系的创新创业平台,营造良好的创新创业生态环境,呈现孵化空间快速增长、孵化服务质量持续提升、孵化模式持续创新的良好态势。孵化器载体主要指标排名广东省第一。

早在2012年11月,深圳就颁布了《关于促进科技型企业孵化载体发展的若干措施》,重点打造差异化服务孵化体系。2013年,深圳市在R&D科技基金中专门设立了科技企业孵化载体资助计划,安排专项资金支持孵化载体建设和孵化能力提升。同一孵化载体可享受各类资助,累计最高500万元。

据统计,2013年至2015年,深圳支持孵化载体项目近90个,金额1.8亿元。去年出资建设20家科技孵化载体、42家创客空间、30家创客服务平台、100名社会个人和学生,资金1.6亿元。创客创新创业空间平台体系已初具规模。2015年,为推动大众创业创新,深圳率先将Maker纳入孵化培育生态链,发布《关于印发促进创客发展若干措施(试行)》,从Maker载体、服务、群体、文化等方面支持Maker活动,降低创新创业门槛和风险,吸引全球Maker汇聚深圳。

其中,对众创空间的支持措施包括:为Maker Space的新建、改造、升级或引进国际Maker实验室提供最高500万元的资金支持;支持各类机构充分利用互联网技术,搭建开放的创新创业综合服务平台

在这场创新热潮中,深圳完善了“政府引导、市场运作”的机制,引导社会资本加大对孵化器载体的投入,开创了孵化器发展的“深圳模式”。

据了解,2012年前建成的市级孵化器中,政府主导的孵化器占总数的70%。从2013年开始,深圳开始改革科技孵化载体的资助方式,改变过去事后资助的模式,以企业为主体的产业园区为重点,引导符合基本条件、有发展潜力的载体通过优先资助的方式增加自筹资金投入。目前,企业投资的孵化器比例已上升到85%以上,企业已成为孵化器建设和运营的主力军。

去年12月29日,深圳市科委在官网发布了一批拟推荐为国家级科技企业孵化器的公示名单。上榜的3家孵化器均由企业投资建设,包括深圳市国高宇成投资运营有限公司申报的深圳市大云软件小镇孵化器、深圳市四方网利孵化器管理有限公司申报的四方网利孵化器、深圳市卓一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申报的卓一开放电子信息技术孵化器.

深圳孵化器还聚焦战略性新兴产业和未来产业发展重点,向专业孵化器转型升级,提升专业技术领域服务能力。

其中,位于深圳高新区的生物孵化器已成为深圳生物医药产业发展的重要项目来源、成果来源和人才来源。集成电路设计产业化基地也建立了深圳集成电路设计产业的“资源库”。福田国际电子商务产业园形成了互联网电子商务全产业链的企业服务模式,被商务部认定为“国家电子商务示范基地”。

孵化器成长于“深圳模式”。

在多年的实践中,深圳创新孵化器的发展模式,不断拓宽孵化器的内涵和外延,探索孵化器自身的造血机制。通过建立产业基金,完善投资发现功能,政府逐步形成了“孵化-投资-收益”的良性循环机制。

地主国家的一些传统孵化器也主动转变观念,提供增值服务。在…之中

,天安云谷、中国科技开发院形成了预孵化、孵化、加速器的全程孵化体系和全面持股孵化商业模式;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以学校与地方相结合、研发与孵化相结合、科技与金融相结合、国内与海外相结合为抓手,聚集了技术、人才、资金、载体四大创新要素,打造出产学研深度融合的立体孵化体系。

众创空间洗牌体现微调艺术

在谈及地库实验室的转让事件时,无论是政府,还是同行,都不约而同地将这种“转让”行为视为优胜劣汰的市场现象。

“行业发展还比较浮躁。”科技寺创业空间创始人王灏认为国内众创空间建设的功利性较多,不少投资者希望短时间盈利,积累的东西少,不愿意等更长的时间。

王灏表示,各地在推动双创发展的过程中,难免会鱼龙混杂。从表面看,进入众创空间的门槛并不高,只要租个房子,摆上桌椅就可以了。“但无论是创业者还是投资人,都要准备好长跑心态,在商业模型、现金流、财务预测方面做足准备。投资人必须在商业模型上实现收支打平,保证空间的正常运作,然后再在此基础上寻找利润增长点。”

今年1月进驻赛格创客中心的易视智瞳科技有限公司CEO黄卜夫是一名从事机器人智能视觉应用研究的创客,平时居住在香港,上班时就赶过来。创业之初,黄卜夫曾在不同的地方考察。他认为目前深圳在地缘、产业环境、政策环境、金融环境方面都有很好的创业支持。“我如果缺个零部件,坐趟电梯就可以轻松搞定。”

针对当前个别创客空间倒闭的情形,黄卜夫表示,当前无论是创客,还是众创空间,都存在过热的状态。“曾有好几个众创空间派人来挖我。”

黄卜夫指出,蜂拥而入的创客潮流,使得好创客可以拿到资源,差创客也可以拿到资源。进而造成三方面的负面影响。一是风投资本的浪费,一些冷静时期不会投的项目也会在过热时期投入;对于一些没有准备好或不适宜创业的创客而言,也会造成人生的浪费;第三方面的负面影响则是整个中国创业环境会受到损伤。“当风口上出现猪被吹上天的现象时,能否将风的强度稍微调整一下,让猪呆在下面,垃圾更不要上来。这是体现管理者调节艺术的关键时候。”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