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互联网 > 正文 互联网

民间投资潜力巨大

发布时间:2021-09-08 20:05:47来源:

导读 私人投资有很大的潜力可以挖掘。国家统计局近日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前7个月,民间投资同比增长8 8%,比上半年高0 4个百分点,比去年同期高

私人投资有很大的潜力可以挖掘。

国家统计局近日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前7个月,民间投资同比增长8.8%,比上半年高0.4个百分点,比去年同期高1.9个百分点。今年以来,我国民间投资月度累计增速快于去年同期,民间投资活力增强。专家表示,民间投资增速快于国家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这与营商环境的改善和新投资领域的出现密切相关。民间投资稳定持续增长,将成为推动经济持续稳定健康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抓手。

私人投资增长迅速。

今年以来,各月民间投资累计增速均高于总投资,领先优势逐月提升。一季度、上半年和前7个月,民间投资增速分别比投资总额高1.4、2.4和3.3个百分点。

各省上半年的经济运行数据也表明,民间投资的活力在不断增强。比如上半年,天津民间投资虽然同比下降3.9%,但降幅比一季度收窄20.2个百分点。虽然青海固定资产投资同比下降2.6%,但民间投资同比增长18.5%。江苏省民间投资同比增长11.5%,增速比上年同期提高4.5个百分点,占总投资比重由上年同期的67.7%提高到71.7%。安徽固定资产投资增长11.8%,其中民间投资同比增长18.7%,增速比上年同期提高11.9个百分点。广西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11.5%,其中民间投资同比增长14.8%。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刘学智表示,今年我国民间投资稳步增长,主要得益于制造业和房地产投资的加速增长。一方面,商品房清仓带动了房地产投资的增长。另一方面,高质量供给体系建设促进制造业投资增长。

“短期来看,企业利润改善和预期企稳是引导民间投资扩张的重要动力。”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石成表示,近两年民间投资增速明显放缓,直接原因是预期的不确定性和投资回报的下降。同时,过去各地在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方面做了很多“减法”,加速了落后产能的退出,限制了传统领域的投资。随着中国向高质量发展迈进,要构建高质量的供给体系,就必须依靠投资进行“加法”,这必然导致投资增长。

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中心主任、高级研究员黄智龙告诉记者,新产业、新经济领域、高端制造业和服务业的投资回报率依然较高,这些领域是本轮民间投资的重要方向和领域。同时,各级政府持续推进简政放权和“简政放权、加强监管、改善服务”改革,进一步改善了营商环境,大幅降低了进入门槛,有力支撑了民间投资增长。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总经济师徐洪才也表示,近年来,我国“简政放权、加强监管、改善服务”的改革不断深化,各地开展了“最多跑一次”的改革,营商环境明显改善,进一步刺激了经济增长

8月16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要加大降低民间资本进入重点领域门槛的力度。聚焦补短板、扩内需、稳就业,在环保、交通、能源、社会事业等领域向民间资本引进一大批商业潜力大、投资回报机制明确的项目,积极支持民间资本控股。

“从表面上看,民间投资的问题是缺乏投资活力。其实就是缺乏投资回报高、风险可控、回报期适中的项目投资机会。”刘学智表示,民间投资有明显的逐利性。目前中国正处于经济结构调整过程中,粗放投资能赚大钱的日子一去不复返,这是影响民间投资积极性的关键。通过深化改革,将一大批商业潜力大、投资回报机制明确的项目引入民间资本,为民间资本创造新的投资空间,提升投资热情。

"积极支持民间资本控股,对于提高民间投资积极性具有重要意义."徐洪才表示,过去国家鼓励民间资本参与PPP项目投资,但民间资本的作用是参与小股东。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支持民间资本控股。民间资本在项目实施过程中有更大的发挥空间,可以更积极地降低运营成本,提升潜在投资回报。

黄智龙认为,无论是过去三年中央和地方政府推动的PPP项目,还是国有企业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民营资本一直处于相对弱势的地位。民营资本只在PPP项目和国企混改中扮演投资者的角色,很难参与商业潜力大、投资回报率高、投资回报机制明确的项目。这种情况也是民间投资不热心,不愿意参与国企混改和PPP项目的主要原因。积极支持民间资本控股,有利于从根本上改变这种局面,激活民间资本参与国企混改、投资回报预期稳定的PPP项目和基础设施项目的积极性。

调动民间投资积极性。

民间投资在中国经济增长中一直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要充分发挥投资补短板的关键作用,也离不开调动民间投资的积极性,更要以改革创新的力量激发民间投资。

资活力,使其成为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引擎。

刘学智表示,民间投资更具有市场化特征,当市场环境好的时候,投资增速往往较高,投资积极性也较高。因此,塑造良好的市场环境极为重要。一方面,要推动新产业、新领域发展,创造新的市场投资机会;另一方面,要继续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放管服”改革,推进更多行业向民间资本开放。

刘学智建议,要推进减税降费,降低企业税费负担,清理规范行政事业性收费,下调增值税率,研究降低企业综合性税负的可行性改革方案,帮助企业降低融资成本、用能成本。要挖掘潜力提质增效,促进企业转型升级;鼓励民营企业加大研发投入和技术升级,为企业转型升级提供税收优惠;深化产学研一体化改革,将最新科研成果在民营企业得以实际运用,提高科研成果转化率和企业产品附加值。

“深化投资领域的‘放管服’改革,明确投资回报机制是调动民间投资积极性的关键。”程实表示,当前深化改革还需要关注由于上游垄断所带来的原材料价格扭曲,以及金融去杠杆节奏对于民营企业融资的影响,包括房租、劳动力、环保在内的非税成本的上升,广义公共部门主动扩大投资带来的挤出效应等问题。

黄志龙建议,调动民间投资积极性,可预期的稳定收益既来自于项目自身的投资收益,也取决于民间资本、民营企业的各项成本,当前最为关键的举措在于两方面:一是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可借鉴国家对小微企业融资的支持政策,考虑将国有金融机构对民营企业融资的比例设定考核指标;二是切实减税降费,切实减轻企业税费负担。

徐洪才也指出,要调动民间投资的积极性,首先要继续减税降负,加快“放管服”改革,帮助实体经济降低运营成本;其次,要鼓励创新,对于代表未来发展方向的新兴产业给予必要的政策扶持;再次是要通过机制创新,打通金融与实体经济之间的传导机制,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和意愿,帮助民营企业解决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