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行情 > 正文 行情

《黎明》用于拓展高冷研究的疆域

发布时间:2021-09-15 22:07:33来源:

高冷研究在黎明前拓展领域。

1月15日,曙光信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科曙光)披露2017年业绩报告。本财年实现营业收入62.94亿元,同比增长44.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05亿元,同比增长35.9%。自上市以来,其股价一路在跑,带领中科院学部的中科曙光就像中科院科技孵化和R&D布局的“前哨”。正是利用资本的力量,从市场需求出发,加速中科院创新技术的产业化进程,使中科院的技术资源能够有效地连接市场、资本和技术。

中国科学院孵化高性能计算。

很多极寒科技公司都是在大学的基础上诞生的,而中科曙光则诞生于中科院之外。从某种角度来说,这是中科院借助中科曙光将高性能计算的研发成果推向市场。

1993年,依托国家“863”计划,中国工程院院士、现任曙光分公司董事长李国杰带领研发团队,研制出国内第一台SMP(对称多处理器)结构计算机——曙光一号。

随后,由美国、英国、日本等发达国家组成的巴黎协调委员会宣布,将解除10亿次对高性能计算机的禁运。国外巨头长达数十年的技术封锁变得“没有必要”,从而开启了中国高性能计算自主研发之路。

“在20世纪80年代,超级计算机作为一个国家的战略装备,几乎可以与同一个舞台上的两颗炸弹、一颗星星相提并论。”中科曙光总裁李俊说。

很多中科曙光的老人在谈及这段经历时,常常觉得“努力”背负着时代的烙印。据说曙光一号问世的全过程只投入了200万元,与发达国家企业数亿、数十亿美元的研发投入相比,堪称传奇。

如果把“打破封锁”定为我们努力的目标,就不会有今天中科的曙光。李国杰院士希望中国的自主技术能够产业化,希望IBM、惠普等国际计算机产业巨头出现在中国。遗憾的是,曙光高性能计算机(HPC)在市场上“叫好”,国内用户对国产设备缺乏信心。1995年到1997年,曙光一号和曙光1000分别只卖出了3个。

显然,如何经营公司对李国杰院士来说是一个挑战:“一个企业家应该具有很强的冒险能力,他应该具备的素质与学者完全不同。”

2001年,33岁的李俊被李国杰院士任命为曙光集团总裁。在时任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所长李国杰院士的支持下,李俊带领团队在“垂死挣扎”的压力下,经历了重组、搬迁、市场竞争等诸多困境。

做中科院科技成果转化的桥梁。

2017年4月18日,中国科学院副院长、党组成员向利斌一行赴中科曙光工作。向立彬称赞曙光在协同创新、产学研一体化方面的“第一行动”。

向利斌表示,中科院在技术资源方面有很强的优势,其中蕴藏着丰富的各种技术产业的矿山。他希望中科曙光在产学研协同创新的基础上,以加快科技成果的技术转移和产业化为己任,深入实施中科院《“率先行动”计划》,为最终形成“中科”品牌优势,共同实现市场价值做出应有的贡献。

作为第一届创新与产业化联盟——“中国科学院先进计算技术创新与产业化联盟”的理事单位,中科曙光在中国科学院创新链、产业链“两链嫁接”行动中一马当先。

(法)波形的

此外,中科曙光还高举中科院“先进计算”和“智慧城市”的旗帜,在贵阳、兰州、太原、徐州、福建等城市落地首批“先进计算中心”,与昆山、青岛在智能计算和智能制造领域签署战略合作,在全国40多个城市建设城市级云计算中心,为政务民生提供近千个应用。同时,曙光大数据“百校工程”业务发展迅速,“百城百行”数据神经网络布局初具规模。我国大数据挖掘分析能力弱、综合能力不足的问题已逐步得到解决。

在谈及中科院的孵化布局时,中科院计算技术研究所所长孙宁辉认为,明星创业公司寒武纪与中科同道兄弟曙光的合作,为中科院未来创新技术产业化提供了借鉴。

去年11月6日,中科曙光发布了名为“Phaneron”的服务器,这是全球首款搭载寒武纪高性能机器学习处理器芯片(MLU系列)的推理服务器。主要面向深度学习在线推理业务环境,并指向智能驾驶、安防监控、语音识别等领域。据业内人士介绍,这款芯片几乎是为中科曙光的服务器量身定制的,中科曙光的全系列深度学习XMachine服务器也支持寒武纪智能处理器。

兄弟团结,利润断绝,目的只有一个,加快中科院创新技术或研究成果的产业化进程。

从一个学术小镇到一个更广阔的领域。

量子计算、类脑计算、基因工程、C919国产大飞机、世界最大射电望远镜FAST等一批国家级科技创新和重大项目,均得到中科曙光先进计算技术的支撑。

李俊说:“曙光公司的初衷是实现科技成果产业化,把科学技术转化为生产力,促进国家各项产业的发展。通过曙光的努力,让高性能计算更贴近我们的生活,让HPC应用更普及、更普及,是我们的责任和使命。”

在20多年的发展中,中科曙光强调应用匹配研发相结合,就像中科曙光副总裁沙一样。

超群所强调的:“中科曙光的产品跟应用结合,由场景决定。”在这个过程中,中科院很多院所的研发成果在与中科曙光的合作中得以落地,中科曙光借此获得更强大的市场拓展能力,而中科曙光也为中科院的研究提供了市场风向标,并反哺了中科院的研发。

不仅如此,中科曙光已蹦跳出中科院的围墙,从“地球数值模拟装置”原型系统到支撑FAST天文数据解析,再到E级高性能计算机预研项目,为我国众多领域的科学研究提供了支撑,并走向了更多的行业深度应用,将高性能计算的应用场景从科学大数据拓展到更多大数据领域。

据历军介绍,中科曙光正有序开展E级超算原型系统的研究。2015年中科曙光与中科院大气所等单位共同研发的地球数值模拟装置原型系统便是对E级超算技术的有效验证,该装置的建设对提高我国地球系统模拟整体能力有重要意义,填补了我国地球科学大数据实践平台的空白。

天文学作为最先经历信息爆炸的科学领域之一,历来以数据量大、数据类型复杂见称。2016年9月25日,“超级天眼”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FAST在贵州省平塘县大窝凼喀斯特洼坑中落成启用。“许多天文学家或多或少都曾因数据处理‘无机可用’而叫苦不迭。FAST项目则不存在这个问题。”历军说,“FAST在设计之中便将配套的超算中心规划在内,曙光就是共建单位之一。超算中心的接入就像给‘天眼’连接上了计算‘大脑’,将FAST探测到的未知信息处理成人类可解读的内容。”

虽然至今中科院计算所还是中科曙光的实际控制人,但它孵化的中科曙光已从学院派重镇走向了更广泛的科研计算支撑和前沿应用领域。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