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行情 > 正文 行情

部分银行资本“补血”压力凸显

发布时间:2021-09-05 10:06:49来源:

导读 部分银行资本“补血”的压力凸显。最近发布的《关于完善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监管的指导意见》(简称《意见》)对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提出了追加

部分银行资本“补血”的压力凸显。

最近发布的《关于完善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监管的指导意见》(简称《意见》)对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提出了追加资本的要求。专家认为,这意味着部分银行的资本补充压力可能会加大。同时,对于设有金融子公司的银行,金融子公司的注册资本会直接消耗银行资本。从行业来看,在表外业务回归表内、行业盈利能力分化的趋势下,商业银行资本补充需求依然迫切。

系统重要性银行的资本要求很高。

在参与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评估的范围方面,《意见》提出了两个方案,即“根据监管部门统计,参与机构资产负债表内外总资产不低于上年末同口径行业总资产的75%”或“银行业参与机构数量不低于30家”。业内人士预计,除四大国有银行外,政策性银行、股份制银行和大型城市商业银行将被纳入参与的银行机构。

中银国际证券分析师李亚民表示,根据《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全球各级系统重要性银行资本充足率监管要求较非系统重要性银行提高1个百分点。如果将系统重要性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监管要求设定为8.5%,考虑到核心一级资本补充渠道的局限性,部分上市中小银行面临达标压力。

中信银行首席分析师肖飞飞表示,《意见》采用的是分类合规法,各家银行的合规要求都是基于其分组的差异化设计。此外,配套实施细则将设置过渡期,预计银行资金缺口将逐步填补,短期影响有限。

肖飞飞表示,目前五大行各级资本充足率安全垫均在3%以上,很容易达标。中长期来看,作为一家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更大的资本约束来自金融稳定委员会的总损失吸收能力(TLAC)要求。

万宏源证券首席银行业分析师马鲲鹏表示,在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的框架下,TLAC对四大行的监管要求是,简而言之,从2025年1月1日起,总资本充足率必须达到20%(工行和中行)和19.5%(建行和农行)。“虽然距离现在还有6年时间,但截至2018年三季度,四家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分布在14.16%至16.23%之间,距离上述监管目标还有相当大的差距。”

理财子公司耗费巨额资金。

最近发布的《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规定,金融子公司注册资本最低限额为10亿元。专家表示,这意味着设立理财子公司将直接消耗商业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介绍,以2017年末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净额为基础,测算核心净资本减少10亿元后,有多少银行能够保持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在8.5%以上。计算结果显示,除中信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低于8.5%外,其他多家中小银行在投资10亿元后,核心资本充足率均降至8.5%以下。

“外资将直接消耗商业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对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影响较大,同时也会削弱商业银行其他业务的扩张能力。”曾刚表示,虽然大型商业银行可以通过发行优先股和二级资本债券来提高资本充足率,但缺乏资本补充渠道的中小银行面临净资本不足、支持金融子公司困难的问题。

此外,一些救助私营企业的政策已经出台

从内生补充来看,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武文认为,商业银行盈利能力分化,部分银行利润增速低于规模增速,银行资本内生补充能力减弱,导致资本补充压力加大。

补充资本需要内外兼修。

根据2013年1月生效的《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非系统重要性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到2018年底应分别不低于7.5%、8.5%和10.5%。

随着评估时间的临近,银行正在尝试各种方式筹集资金。四季度以来,中国银行宣布拟发行境内外优先股,总额不超过1200亿元人民币;华夏银行定增25.64亿元获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批准;宁波银行宣布完成100亿元优先股发行;招商银行完成二级资本债券发行,发行总额200亿元。此外,青岛农村商业银行IPO近日成功举行。

东方金城数据显示,截至9月末,上市银行平均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3.57%和10.12%,较6月末分别提升0.23和0.03个百分点。其中,除华夏银行外,所有国有银行和所有股份制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均有不同程度的上升,而城商行和农村商业银行整体呈下降趋势。

马鲲鹏表示,在TLAC的压力下,一方面,未来6年,四大行需要继续做好以下几件事:控制总资产过快增长,保持利润快速增长,降低整体组合的资金消耗;另一方面,在TLAC不过度融资的情况下,估计年均8%左右的利润增长率是必要的。

对于未来的资本管理,武文建议银行应进一步提升盈利能力,提高运营效率,增强补充内生资本的能力。进一步转型发展,向轻资产模式转变,拓展资金消耗少、盈利能力强的中间业务和投资业务;平衡资产规模增长与资本消耗的关系,增强主动管理能力。

此外,资本工具的创新也值得期待。熊启岳表示,与国外相比,一些资本创新工具。

值得试点,例如永续债。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