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要闻 > 正文 要闻

跳出二次元领域A站可能还对快手有更深远的战略意义

发布时间:2020-07-20 08:44:00来源:博客园

A 站被快手买下,已经过去整整两年了。

时间倒回到 2018 年 2 月 2 日,随着一句“我想再活五百年!”的呐喊,A站正深陷倒闭风波。短短两年后,AcFun 这个名副其实的“小破站”,已经能在和B站的争夺战中偶尔抓人眼球。

例如在 7 月的新番季,《租借女友》存在感颇强,此番改编自在B站漫画榜单上长期排名前三、最近更是一度霸榜的同名漫画(B站已将漫画改名为《理想女友》)。

但买下这部作品动画版权的,不是 Bilibili,而是 AcFun。7 月 11 号,《租借女友》第一集在A站正式上线。到 7 月 12 号下午 7 点,已经有约 20 万的追番和超过 560 万的播放量,截至 7 月 15 号下午 3 点,播放量已经达到 760 万。

能够和B站一战,离不开快手在背后的扶持。2018 年 6 月,倒闭边缘的A站迎来了自己的新主人快手,并逐渐稳定下来。快手为A站接入了自己的技术中台,强化了A站的产品迭代和算法逻辑,还引入了 4K 等“黑科技”。2019 年 8 月,快手还为A站提供了 5.7 亿的资金支持,用于 UP 主的奖励和发展。

两年过去了,今年 6 月 13 日,A站拥有了第一个百万粉丝 UP 主“交通事故 video”。另外,随着购入《佐贺偶像是传奇》《瑞克和莫蒂第四季》《达尔文游戏》等番剧,A站被认为买番眼光毒辣,量小质精。

UP 主“交通事故 video”

UP 主“交通事故 video”

这一切,是《租借女友》能被A站抢下的基石。

除了A站自身的发育,毒眸(ID:youhaoxifilm)发现,快手当初买下A站,也是有着和自有二次元、游戏内容形成联动、扩大自身的业务延长线的盘算。

25 个月过去了,快手和A站有没有形成真正的融合?快手和A站调性粘合的部分,未来的发展前景又是如何?这一起当年被戏称为“老大爷和美少女同桌而坐”的收购,又能为如今的商业世界带来怎样的想象力?

A站补课这两年

2018 年一季度,斗鱼的日活有 2020 万人。而斗鱼的前身母站、中国第一家弹幕视频网站、二次元文化发源地之一 AcFun,却在 2 月初再一次打不开网页了。

彼时的A站,是一只没有营利,还在不断烧钱的“吞金兽”,一年至少要亏掉一个亿。对当时的掌权者蔡东青来说,要不要续费服务器、能不能按时发放员工工资,都成为了横亘在他面前的难题。作为一个精明的玩具商人,蔡东青决定离开这潭泥沼。

和蔡东青一样,A站来来走走了很多投资者,他们放弃A站有很多理由——混乱的管理、较低的日活、糟糕的用户体验和产品设计,以及不休的派系内斗。十年之内,A站的高管就迎来了四次变动,不稳定性极高。

2018 年 6 月,随着快手收购A站的消息放出,A站的命运终于尘埃落定。

乍看之下,彼时风头正劲的快手此举有些惊人,但放到更大的竞争格局之中就不难理解了:面对老对手字节跳动,快手急需补充自己的产品矩阵,尤其是在错失 Musical.ly 之后。考虑视频领域的长短相接,具有独特二次元气质的A站可以为快手带来长视频和垂直赛道的基因。

此外,一路在下沉市场狂飙突进的快手,或许可以通过A站打开高线城市的一个窗口。根据极光大数据,2018 年 5 月, A 站在一线城市的用户占比达到了 20.04%,而快手在三线城市及以下地区的用户占比超过 60%。快手用户中,只有 0.3% 的用户也同时安装了 AcFun。

事实上,在两年前的A站争夺战中,字节跳动也有意加入,彼时他们正在紧锣密鼓地布局二次元赛道,但张一鸣在A站面前态度稍显犹豫,外界有分析猜测,在有西瓜视频作为长视频产品之后,字节跳动对A站的价值多有思忖。

和字节跳动酣战的快手很快“捡漏”。有了巨头“接盘”,动荡的A站迎来了两年平稳的修复期。对于已经在互联网世界飘零很久的A站来说,这种修复几乎是全方位的:从产品到内容,从技术到社区氛围。

在快手加持之下,A站迎来的第一个改变是技术和产品上的优化。

在长达十年的时间里,A站经常出现服务器崩溃、域名反复修改、产品体验糟糕等问题,不少 UP 主和用户因此出走。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2018 年快手接管A站时,A站竟然没有产品文档的存档。而且在快手之前,曾有约 10 个技术团队对A站做过系统优化,但都只做到一半就离开了。A站的技术负责人李伟博在刚刚接手A站的时候发现,A站的底层只能支撑 1000 万的用户。

在这样“先天不足”的情况下,快手为A站派去了不少技术团队,产品保持约一周一个版本的迭代更新,目前A站版本已经从最开始接手时的 5.0 更新到 6.26。

据界面报道,快手团队给A站带去了注重效率、注重数据的方法论。“会通过一些重结果的数据或者 AB test 去评估每个功能对某一批用户群体的影响,从小范围测试到灰度再到大范围放量,让产品迭代更加科学。”

一个鲜明的例子是,A站本身的产品运营不愿意放弃原来评论区的盖楼模式,于是技术团队做了两套评论系统,用户可以自由切换。

除了产品迭代,技术升级也不可或缺。在快手技术团队的帮助下,A站也逐渐从编辑推荐变成了算法推荐,更换了首页的内容推荐逻辑。A站的播放器也在不断升级,创作者上传的原画质可以最大限度的保留、用户可观看的帧数也越来越高——

A 站面向所有 UP 主免费开放了 1080P&60 帧等“黑科技”,还能在《阿基拉:4K 修复版》等作品体验 4K 技术(网页版最高支持 2160P 的画质)。互联网自媒体人“吴怼怼”近来写道:“(A站)使用体验的变化是沉默而剧烈的,从播放响应速度实现秒播到实现免费 4K 播放体验,A站流畅的令人意外。”

《阿基拉:4K 修复版》

《阿基拉:4K 修复版》

产品和技术之外,最现实的输血要属资金支持,2019 年 8 月,快手拿出 5.7 亿资源扶持A站 UP 主。

在这一政策下的帮扶下,用户对 UP 主的打赏扣除运营成本以后,100% 返还给 up 主;UP 主在“熋榜”连续上榜最高半年可得 30 万元;A站还降低了流量激励门槛,原创内容只要有效播放超过 500,即可参与流量分成;此外,还有阶段性的上新活动,比如“爆蕉计划”,即每周投稿 2 个以上,可触发2-5 翻倍金香蕉数量。

这一资源扶持,对小 UP 主的倾斜也比较明显。

对于账号注册时长少于半年、粉丝数少于 1 万的新人 UP 主来说,他们单次最多可以拿到 5000 元的奖金。小 UP 主如果选择签约A站,还有可能拿到高额的签约金。而今年 13 周年庆相关的“616 出道”活动,也只允许粉丝数少于 1 万的 UP 主参加,6 个 UP 主通过此次活动和A站进行了签约。

现任 AcFun 负责人文旻则身体力行地用打赏证明了自己对 UP 主扶持的态度。

“我每月会拿出 5000 元来打赏 UP 主”,文旻说。在 2019 年年底被媒体问及任职的半年时间里,为A站做出了哪些调整和转变时,他提到的第一点,还是重视与 UP 主的关系。“就是这些和你一起成长起来的 up 主,为什么不能对他们好一点呢?哪怕(A站)给 1000 块钱也是表达了平台的态度。”文旻提到。

总的来说,A站如今的 UP 主战略,关键词是普惠,让尽可能多的账号都有被曝光的机会,这和快手去中心化的思路是一脉相承的。IT 老友记报道过,A站美食 UP 主“长安一条柴”觉得A站的运营几乎是有求必应,运营们还会主动向创作者提供详细的运营指导。

除了靠“钞能力”尽心收拢 UP 主,在维持社区氛围上,想要赢得老 Acer (AcFun 用户)的心,快手也在为A站保持原来内容运营的思路。

和大家想象中 ACG 年轻的画像不同,一路追随了A站数年的 ACer 大多不再年轻了,用户年龄普遍超过了 25 岁。从盖楼式的古早评论模式,到文章区的家长里短,再到军事、历史板块受到欢迎,都能嗅出一丝丝“中年人”的气息。

A 站文章区

A站文章区

从“2018AcFun 老婆总选”、2019 年沙雕气息的“土味 101”活动、到今年 4 月份欢迎大批 UP 主和用户回归A站的“AC 在,爱一直在”的口号,再到 6 月 16 日,A站 13 周年生日那天官方推出的 10 年穿越活动。

A 站的一系列运营动作,让不少 ACer 在文章区发文“A站好像越来越好了!”

用户氛围的进步,也进一步鼓励了更多创作者的涌入。在真金白银的奖励和社区氛围重建下,A站的 UP 主越来越多了。

“5.7 亿计划”开始后,2019 年 10 月,A站的累计 UP 主数量相比同年 5 月增长了 45%,累计稿件数量增长了 32%。快手进驻A站后,截止到 2019 年 7 月,A站的视频 up 主数量增加了 45%,日弹幕总数增加 55%,日视频投蕉(用户给 UP 主打赏)总数增长 88%,UP 主粉丝数增长了 128%。

目前,A站已经自己发掘出“老绅”、“未南”、“长安一条柴”、“胖胖的山头”、“何止电影”、“交通事故 video”等一批比较有影响力的 UP 主。

其中“胖胖的山头”在粉丝只有几万的时候就被A站签约、提供流量倾斜和资源扶持,如今粉丝已经接近百万。此外,“辰音奈奈”这样 2009 年就进入A站的古早 UP 主,也在 5 月回归,开始进行直播。对于社区来说,这也是一个 UP 主恢复信心的积极信号。

A站 Up 主“胖胖的山头”

A站 Up 主“胖胖的山头”

快手加持之下,原本囊中羞涩的A站在买番上也有了起色。

2018 年秋季,A 站独家购买了 5 部番剧,其中《佐贺偶像是传奇》总播放量达到约 2500 万,几乎是当时全站其余番剧播放量的总和。靠《佐贺偶像是传奇》,AcFun 在二次元爱好者心中重拾了一点声量。

而A站被不少非 ACG 向的用户想起,则是因为 2019 年买下了《瑞克和莫蒂》第四季的版权。2019 年, A 站还买下了经典老番《EVA》、潜力番剧《女仆咖啡厅》《强风吹拂》《咱们裸熊》等,并与军事类 UP 主“军武次位面”合作自制了军事节目《苏 27 出击》。

A站邀请电波字幕组做了注释版

到了 2020 年,A站买番的动作更加频繁。今年 1 月,国内各大视频平台引入的 33 部新番中,A站占得 7 席,而且都是独播。

《别对映像研出手》《摇曳露营》《白箱》《隐瞒之事》《达尔文游戏》《租借女友》《富豪刑警》、《日本沉没 2020》等一长串名字,都是A站今年购入的有热度的新番旧番。其中,热门番《别对映像研出手》在豆瓣有超过 1.6 万人打出 9.5 的高分,《达尔文游戏》斩获 1.1 亿播放量。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极少数的付费番,在A站独播的番剧都是免费的。而反观B站,大多数的新番是会员专享、会员优先。在二次元这块核心阵地上,两家的打法已然显现出不同。

开头有这样的字样意味着A站独播。

一年前,快手曾说要给A站四大生态方面都带来加成:版权内容,OGC (专业垂直内容)、PGC (专业生产内容)和 UGC (用户生产内容),如今看来,的确是有所成绩。

除了吃下《租借女友》这样明显带有竞争意味的动作,A站也一直在加快自己的多元布局——

2019 年年底的 ACG 光合创作者大会上,AcFun 发布了首支广告宣传片《人生主次元》,还推出了 AC 娘虚拟偶像、上线了直播业务、在游戏业务上也有了新动向:《命运神界:梦境链接》。今年,A站还成为了偶像综艺《炙热的我们》的官方弹幕应援合作平台。

快手之下,A站的想象力

尽管对于快手来说,入主A站更多的是战略考量,不急一时,但无论是A站自己还是外界,都在期待它有更多的想象空间。

最直接的想象可能是A站羽翼渐丰后,为快手带来新的垂类流量。众人皆知,收购A站发生在快手立下 K3 战役(2020 春节前 DAU 峰值突破 3 亿)小目标期间内,除了通过快手极速版带量,各个垂类赛道的流量也是必争之地。

二次元作为快手 10w+ 作者增速第二快的垂类,自然也被他们期待在细分赛道里获得更多流量。去年至今,快手上线了“追吖”“青春记”“喜翻”等 App,布局内容、社交等领域,并通过微剧、教育和宠物经济等垂直内容,拓展自己的边界,A站正是未来的业务延长线之一。

更长远的一些想象是,A站与快手的二次元板块打通,双方互相成就。

快手高级副总裁马宏彬在去年的 ChinaJoy 大会上提到,快手目前的核心二次元活跃用户超 4000 万人,已有近 400 个动漫 IP 入驻,单个动漫作品最高播放量超 2000 万。截至 2019 年年底,快手的二次元内容已经有 1000w 条内容,累计播放 208 亿次。快手上“狗哥杰克苏”这样“霸道总裁狗”的漫画形象,快手粉丝已经超过 1000 万。

快手高级副总裁马宏彬

快手高级副总裁马宏彬

文旻之前说道:“在快手的土壤当中有很多不同的业态和不同的可能性。带有二次元属性的真人偶像,像汉服、CV,都在泛二次元当中收割了很多忠实的粉丝。”

但就像其他的一些二次元产品需要破圈一样,快手也需要入圈——

在获得硬核二次元用户的认可上,像快手这一类泛娱乐产品远不如A站有分量。艾媒曾提到,以A站、B站为代表的垂直二次元视频平台仍是二次元用户观看视频的主要占地,占比超过五成。而成立已有 13 年的A站,虽然几经波折,但品牌与用户感知仍有遗留,无疑可给快手注入更强的社区基因。

在采访中,也有分析师告诉毒眸,基于动漫的广泛受众,未来快手可能会将二次元板块单独剥离运营,而到了那时,A站与快手的壁垒可能就会更快被打通。据艾媒咨询 2018 年数据显示,中国核心二次元用户约 2.76 亿,其中 24 岁以下用户占比 67.5%,而泛二次元用户有近 3.5 亿。

除此之外,在 UP 主资源上,快手与A站也在整合互通。A站 UP 主“未南o_o”活跃在舞蹈区,并在 2019 年 8 月与A站正式签约,自此也在快手开始更新,如今,她在A站有超过 100 万粉丝,而在快手的关注已经接近 200 万。

而跳出二次元领域,A站可能还对快手有更深远的战略意义。

正如字节跳动有西瓜视频,各类流媒体也纷纷推出短视频、中视频产品,如今的视频领域都讲究打通由长至短的闭环,A站作为快手旗下唯一一款长视频产品,在快手未来的排兵布阵中,或许还能起到意想不到的配合作用。目前来看,至少在版权层面,如果A站和快手实现共通,内容流动效率就会大大提高。

更长远的一些商业意义上,对于A站的创作者来说,快手可能也是解决变现的一种途径。

文旻曾表示,快手的优势在于可以帮助二次元创作者实现内容生产公域流量曝光、私域流量沉淀、建立品牌、获得收益的价值闭环,解决二次元内容变现难的问题。就像B站正在全力布局直播赛道,尚未真正商业化的A站搭上了快手直播这趟顺风车,想赚钱或许并不是难事。

想象总归是想象。随着 2020 年年初 DAU 突破 3 亿,快手顺利完成了去年 6 月提出的 K3 战役目标。但是,很难说这其中有多少是A站带来的。毒眸在接触熟悉快手的分析师时,他们提到,在梳理快手的业务大盘布局时,几乎察觉不到A站的存在。

根据七麦数据,A站近一年在 ios 端免费榜单上的排名在六七百名左右。易观数据显示,2020 年 3 月A站的月活用户仅为 287.2 万,环比下降 5.9%。而 QuestMobile 数据透露,B站今年 3 月月活用户超过 1.21 亿,同比增长 32%。A站的日活,仅占到B站的 2.37%。这样的日活,很难对快手的发展有实质性的推动。

不过,部分互联网用户有自己的理解。知乎网友“真理屠夫”指出,A站整体月活其实一直在上升,只不过 AcFun 不同于绝大部分的产品,PC 端的使用率是比移动端的使用率高的。因此在易观这类只统计 APP 数据的第三方看来,日活会呈现下降趋势,而实际上日活可能是在不断增长的。

另外,毒眸发现,曾经A站和快手打通过账号体系,快手老铁可以直接登陆A站,但毒眸尝试了最新的版本,发现已经没有了快手账号登陆的选项。

除了泛二次元,在快手刚刚收购A站的时候,有多家媒体认为,A站游戏部分未来的商业价值很高,快手的游戏直播能和A站完成紧密地合作。但目前看来,A站在游戏上能提供给快手的助力也比较有限。

2018 年 6 月以来,AcFun 游戏中心只发布了 6 条视频。A站之前的游戏《纯白魔女》现已停服;今年,被寄予厚望的《命运神界》上线近 20 天突然宣布下架,官方解释是“由于游戏中部分内容不合规,版本需要进行紧急整改”。

对比A站游戏研发的贫瘠,目前市面上的游戏研发已经一片红海,重度游戏有腾讯网易,休闲小游戏有头条系,B站也有 FGO 这样的养老保险和《公主连接》这类新游戏的探索。

而不同于B站有以 FGO 为代表的手游文化,A站并没有鲜明的游戏社区痕迹。虽然A站移动端的短视频板块有不少游戏解说的内容,但导流效果存疑。

虽然快手自身的游戏直播成绩不错,根据去年 8 月科技媒体 DoNews 的报道,直播日活跃用户数已经达到了 3500 万,超过斗鱼、虎牙等游戏直播平台。但是快手的一大硬伤是没有成熟的自研产品,直播之所以能发展起来,也是腾讯在和字节跳动的游戏竞争中,给快手倾斜了不少资源。

总体来说,现阶段的A站,想象有余,但落地不足。如同B站是A站当年的后花园,小而美的A站此刻更像快手幽静的另一座后花园。在互联网倾轧的缝隙间,能有这样的空间,对A站来说,未必不是一种幸运。

今年 4 月份,A站用户数明显增长,有人就认为是因部分B站用户不满明星粉丝大规模刷票,而选择转战A站。如前文提到,A站也适时打出了“AC 一直在,爱一直在”的情怀牌。

公司成长时遇到的一个典型的三角悖论是增长、老用户和新用户的感受不可能同时满足,B站已经来到了这个十字路口,迎来它的大考。A站因为自己曾经的动荡,距离这个路口还有些远,这是它的幸运,但毕业考只是早晚的问题。这遑论高低,只是不同产品处在不同的发展阶段。

A 站必须继续成长,而一切还尚未揭晓。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