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亿赌约,董明珠单方面宣布获胜,格力多元化之路“撞墙”不断!

近日,董明珠称与雷军的“十亿赌约”已基本胜出,并且表示格力2018年全年的收入要比去年多出500亿,将要达到2000亿元。

据格力2017年年年报显示,格力电器2017年实现营收1482.86亿元,归母净利润224.02亿元。但意料之外的是,格力电器在17年一反常态地宣布没有分红。要知道,格力 2016年年报中,可是豪掷超过108亿元进行分红。这一切都是因为格力的多元化之路。

业绩新高背后的单一产品

格力电器是空调行业当之无愧的霸主。产业在线数据显示,2016年格力空调内销出口共计超3600万台,稳稳占据行业首席。2017年上半年格力中央空调以18.1%的占有率再次排名第一。

2017年空调销售收入虽然降至营收的83%(实际上这个比例仍然很高),但21亿“智能装备”收入九成来自关联交易,另有161亿“非主营其它业务”,占总营收的10.86%。

剔除非主营业务,空调销售收入在2017年主营业务中的比重高达83%。

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2017年美的营收达2407亿,比格力电器高62.4%,其中空调销售收入占比不到40%。

但是,过度依赖空调这一单品,对格力电器非常不利:

一是成长空间有限,只能在“空调”这间房的天花板下生长;

二是空调销售与房地产销售、气候等因素密切相关,有“靠天吃饭”的意味。2015年、2016年格力空调收入向下波动,就是最好的例证。

所以,格力电器一直被批评主营业务单一,近年来格力开始多元化尝试。

格力的多元化时代

说实话,在商界江湖,专业化企业做到一定的规模后,就会触碰到行业的天花板,再继续做上去的难度很大,而多元化被认为是企业突破规模限制的重要途径。由于空调行业的发展空间空间已经不大,因此在董明珠的带领下,格力搞起了声势浩大的多元化发展,并试图形成包括手机、智能家居以及新能源汽车在内三大产业布局。

2016年7月23日,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在第二届中国制造高峰论坛上说道:“在这里向大家宣布,格力电器从专业化的空调企业进入了一个多元化的时代。”显然,这家年赚200亿的公司目标已经不仅仅局限于起家业务空调。从2013年成立大松生活电器,主推小家电产品,到2014年格力电器明确提出“将格力电器从一个专业生产空调的企业发展成一个多元化的集团性企业”,发展热水器、净水器等产品,再到后来格力入局手机以及新能源汽车行业。显然,生命不息、折腾不止的格力在多元化的道路上玩的乐此不疲。

从董明珠与小米集团总裁雷军打赌卖手机开始,格力电器就走上了一条多元化的“不归路”。走上这条路的背后,与格力电器自身业务短板以及不断“升”的竞争者,有直接联系。但到目前为止,这条多元化之路并不顺畅。

做手机受阻、造车碰上官司

从2015年初开始,董明珠正式宣布格力电器进军智能手机,2015年、2016年、2017年相继推出了格力一代手机、格力二代手机、格力三代手机,并亲自为格力手机代言、站台,将手机写进格力电器财报,作为实现产品多元化的重要一环。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吹牛很快乐,结果很悲催。尽管董明珠一直不承认格力手机失败,事实上,三年下来,格力手机在公开渠道销售过,但买者寥寥无几,实在不得已,擅长营销的董明珠不得不通过格力电器内部员工和格力空调销售渠道商员工内部消化的方式销售格力手机,终于卖出了几十万部——这种作法成为格力电器生态链员工的手机消费梦魇,他们采取的应对措施是一边不得不掏钱买下格力手机,以应对内部打卡用,一边另买一部其他品牌的手机,以满足其他智能手机用途;据格力电器内部员工透露,格力电器为格力手机前后投入了数十亿,这些钱都没能在手机江湖搅起多大风浪。

尽管在董明珠看来,格力做手机,就是要让智能手机成为核心实现对所有智能家居的控制。但奈何在目前的形势下,智能家居才刚刚处于起步阶段,而如何打通不同品牌产品之间的智能家居生态系统才是当务之急。在业内人士看来,软件的问题,格力偏要靠硬件来解决,格力手机的失败似乎从一开始就注定了。

如果说,格力跨界做手机是一次理想主义的大胆尝试,那么高调进军新能源汽车就是一次华丽冒险。

2016年8月23日,格力电器宣布拟130亿收购珠海银隆新能源有限公司100%股权,收购完成后,珠海银隆将成为格力电器的全资子公司。其实,早在十年前就有美的等家电企业造车失败的案例,所以此次格力涉足造车领域,外界褒贬不一,但董大姐依然表示早已经“成竹在胸”。“钛酸锂电池和银隆(新能源)是被埋在沙子里的金子,我们是要做把金子从沙子里刨出来的人。”董明珠说。

2016年底,董明珠以个人身份出资10亿元,联合万达、京东、中集集团、北京燕赵汇金等四家单位共同对银隆新能源增资30亿,获得了22.39%的股权。在此之后董明珠也曾多次对银隆新能源进行了增持,根据资料可知,在2016年中格力电器与银隆新能源的关联交易金额一度达到了49.82亿元,最终持股17.46%成为第二大股东。

然而一封致银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全体股东的公开信在网络不胫而走,致使董明珠和银隆集团的实际控制人魏银仓之间的关系势同水火。11月13日,银隆新能源通过公众号发布《致银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各股东的函》,称公司新一任董事会、监事会及公司管理层在履职过程中,发现原董事长魏银仓、原总裁孙国华涉嫌通过不法手段,侵占公司利益金额超过 10 亿元。公司已经向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珠海市公安局经侦支队进行报案,相关机构已经正式受理。

随后,事件迅速发酵,魏银仓也作出回应,指责个别股东及实际控制人董明珠为个人私利,利用公司对大股东发难,并表示已经反诉董明珠。

本应因投资将双方利益关联到一起的格力与银隆,没曾想却因为双方造车的理念不合,而陷入了频繁的摩擦之中。董明珠和魏银仓的内斗,也引发了外界对于银隆运营现状的担忧。

暂且不提董明珠与银隆的纠纷,就单纯考虑家电企业跨界造车,相对投资周期长,回收期慢,不确定性也较多,这就意味着产品想要有竞争力,就需要给予大量的资金支持。

格力的“造芯梦”

前面提到格力 曾在2016年豪掷超过108亿元进行分红,2017年净利润224.02亿元,同比增长44.87%却一反常态地宣布没有分红。

格力副总裁兼董秘望靖东曾回复说:“未来会在制造基地、智能装备、集成电路(IGBC)空调内机主芯片这些方面会有支出。这次不分红并不代表不重视投资者利益”。

董明珠在今年5月曾表示:“哪怕花500亿,格力也要把芯片研究成功。”8月14日,格力电器成立珠海零边界集成电路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本10亿元,至此,董明珠的“芯片梦”终于提上日程。

12月2日晚间,格力电器发布公告称,公司拟参与闻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闻泰科技”)收购安世集团项目的议案已获董事会通过,将出资30亿元参与竞购国际芯片巨头。

据了解,这是格力电器迄今为止最大的一笔对外投资。闻泰科技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以252亿元的总交易对价收购安世集团上层财产份额,为实现对其控股75.86%。在此项目完成后,格力电器将成为闻泰科技的重要股东及投资人。格力将直接及间接持有闻泰科技9.85%股权,并间接持有安世集团7.88%股权。在此收购案的推动下,格力造芯计划终于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董事长董明珠让格力空调明年用上自家芯片梦想,已经看到曙光。

江湖对手

家电江湖历来有“白电双雄”一说,将美的集团与格力电器比较一番就会发现,格力电器或多或少带着一些遗憾。在总收入上,美的集团领先格力电器。在2017年年报中,格力电器营业收入已落后美的集团超过900亿元。

同样是多元化布局, 格力电器一直梦想却未能做到,与格力同台竞技多年的巨头美的集团却做到了。

根据2017年年报披露的收入组成,格力电器1500亿元的总收入中,来自空调的业务收入达到了1234亿元,占了总收入的83%;生活电器的收入为23亿元,占比1.55%。

相比之下,美的集团的收入更为多元化。

数据显示,2016年美的集团大家电收入达到978亿元,与格力电器该项业务的收入差距并不大。但同时,美的小家电业务的收入达到了432亿元,远超格力电器该项业务收入。此外,还有电机以及物流等分板块的业务收入。

2016年,美的集团先后拿下了东芝白色家电,收购意大利中央空调企业Clivet ,收购全球机器人龙头库卡集团,总金额超过300亿元。其中,收购机器人龙头公司库卡,美的产业链条延伸至机器人业务。机器人及自动化系统为美的集团在智能制造的发展之路上赢得了先机。

怪不得东莞市金鸿盛电器有限公司董事长高跃平曾表示:“格力做什么都做不好,就是空调做得好”。

前车之鉴,后车之师

昔日中国空调也领导品牌春兰。在上世纪90年代后期,春兰稳居中国空调市场的一把手,做大做强的春兰也曾先后将触角延伸至摩托车、洗衣机、冰箱、汽车底盘和压缩机等项目,意图打造一个“春兰帝国”,十五年折腾最终成就了一场“竹篮打水”,等到幡然悔悟再想回归主业的时候,却早已“物是人非”。

我们很难说格力有今天的成就不是其坚持专业化战略的结果。或许从这点上来看,格力的多元化一定不能丢掉“专注”的精神。对此,业内人士认为,格力多元化正在急速启动,在多元化上格力既无经验,业务之间少了些协同性,面临的风险较大。

那如今格力电器应该做些什么?

首先必须要坚守空调优势主业不动摇,在空调领域纵向扩张。

其次,家电行业还有很多新兴高毛利率产品,这些领域仍未诞生国产行业巨头。

长期来看,格力电器最大的问题在于如何抗衡美的集团,以及自身更长远的发展。无论如何,格力电器都需要一个全新的盈利点。希望“铁娘子”董明珠能越挫越强,带领格力走向下一个高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