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流“10亿个包裹时代”得益于“网络效应”

盘和林

一天10亿个包裹,平静如水地出现了。出现在刚刚过去的天猫双十一这一天。预料之中,但没想到来得这么快。从2009年双十一单日的26万订单“爆仓”,到如今的单日10亿包裹平稳度过,4000倍的包裹增长并没有让物流崩溃,反倒是激发了质的蜕变。(浙江日报,11月29日)

笔者认为,我国物流进入“10亿个包裹时代”,这得益于发挥物流的“网络效应”,即“国家智能物流骨干网”的功劳。

网络效应是以色列经济学家奥兹·夏伊(Oz Shy)提出的,是指随着用户数量的增加,所有用户都可能从网络规模的扩大中获得了更大的价值。此时,网络的价值呈几何级数增长。这种情况,即某种产品对一名用户的价值取决于使用该产品的其他用户的数量,在经济学中称为网络外部性,或称网络效应。

真正使得物流呈现“网络效应”的是“国家智能物流骨干网”,是指新物流的物理网络和数据要素的智能协同,包括人、货、仓、场、车、关、港等的联络与升级,既有无人仓、无人车、智能柜等新物种,也包括对现有物流要素的数字化转型升级。可以说,“国家智能物流骨干网”是数字时代的新基础设施,是连接新零售、新制造的关键体系,将会重塑未来人与资源的关系,让便捷真正融入到企业生产经营和人民生活的每个环节。

不得不承认,阿里在五年前成立菜鸟网络,布局智能物流骨干网极具前瞻性,准备好了1天10亿包裹的到来,并让这一基础设施成为未来10亿常态的解决方案。如果说阿里改变了零售业,让网上购物超越了传统的购物方式,那么物流骨干网就是改变了物流业。

实际上,当网上购物出现的时候,它的弊端也非常明显,购物所带来的等待快递的时滞、退货换货的时间成本和沟通成本等等,这些也都成为了他们相比较于传统购物的劣势。而阿里敏锐的发现了这一点,如果想要让网上购物真正风靡起来,缩短商品到消费者手中的时间是必须要解决的事情,所以,马云早在2013年就联手通达等快递公司,共同成立了智慧物流平台菜鸟网络,借用阿里巴巴在科技、协同、数据方面的优势,推动快递物流行业向前发展。在菜鸟成立的五年以来,先后完成了包裹数字化、行业自动化、智能化的关键步骤,成为中国快递业的基础设施平台。

更重要的,通过利用高新技术,物流骨干网将一个个单打独斗的快递公司和物流网点捏合成了一个庞大密集的网络。

物流行业就是典型的具有网络效应的行业,如果没有人使用物流这一工具,那么它就会没有价值,于是也就更没有人愿意使用它,而如果有足够多的使用者,那么其网络就会具有价值,越多的使用者就会越有价值,就如同物流网点一样,单个的物流网点和物流公司会受到地域、规模、人力的限制影响其配送范围和速度,而越多的物流网点和物流公司紧密联系在一起,将会突破地域和规模的限制,在充分整合各自资源的情况下,利用网络效应的正反馈,提升物流效率。

这个巨大的网络,让消费者与产品的距离由“天涯”变成“咫尺”。

曾几何时,网上购物等待一周才能收到货是多么的寻常,当日达、次日达几乎是痴人说梦,而在不久之后的今天,当日达、次日达已经覆盖了1600多个区县,就连进口产品也借由秒级响应的迅速通关方式,实现了3-5天的速度提升。消费者距离自己理想商品的距离,也从地图上的成百上千公里转变成了48小时、甚至24小时。

同时,从经济学角度来说,建立物流骨干网也是提升资源配置效率的要求。

资源充分流动是资源优化配置的要求之一,而充分流动的隐含条件就是对资源流动速度的要求。建立物流骨干网加快了资源配置的速度和效率,缩短了资源从攻击方到需求方的时间,更好满足了市场需求。对于企业来说,原材料入库的速度,决定了自己企业的生产开始时间,而产品销售的速度,则决定了企业资金回笼的速度,所以,在物流骨干网的帮助下,企业的生产经营效率将会加快,资金回笼速度也会提升,自然经济效益也会上升。

窃以为,随着“国家智能物流骨干网”的逐步完善,相信不久的将来,运输所带来的时间成本将会越来越小,网上购物的时滞效应也会越来越低。物流行业的“网络效应”愈发强大,“10亿包裹时代”也将真的每天平静如水地发生。(作者系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应用经济学博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