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志强:中国实行不了空置税,因为中国是非装修交房

2018年07月,某知名房地产专业网站对任志强进行了专访。昔日“大炮”正慢慢往普通老人的生活靠近,所以整个采访过程他语气平和,神情平静。但他的观点依旧与众不同,充满着独立思考精神。您可能不认同他的部分观点,但不可否认,任志强是一个真实的敢于说真话的思考者。

当主持人问到,中国什么时候可以实行空置税?任志强表示:中国实行不了空置税,因为中国是非装修交房。支持人不解地问:现在不是大量要精装交房吗?任志强解释说:没有用,美国人、德国人、日本人在卖房子的时候,这个房子装修得非常好,二手房要装修完了才能卖。香港规定得很清楚,什么叫空置?实际上现在也有相当于空置税的税,法律上规定是一个人同时拥有两套可以居住的房屋,超过半年以上,卖这个房子的时候要交税。如果低于半年,卖这个房子的时候不交税,因为你是在换房子。

有半年的时间是很正常的,所以还是一套房子,因此这房子就不交税。但是要半年以上还没有卖,就要交税,所以已经有一定限制性条件了。中国没有办法,因为交的是毛坯房。有的人愿意买毛坯房,因为每个月还贷压力减低了,还得差不多了,再贷一笔钱装修,或者有钱再去装修,所以空置一定很长。也就是说,你租房子也好,卖房子也好,二手房交易也好,先得查你是不是符合条件,不符合条件不能卖,你能做到吗?做不到。

以上是任志强今年7月对空置税的看法。实际上,早在8年前,2010年任志强就表达过类似的观点。当时,有关“国内6000余万套空置房”的报道被炒得沸沸扬扬,引起社会广泛关注。任志强称经过他的“专业”计算得出结论:所谓全国6500万套空置房的说法根本不靠谱。同时他表示,征收闲置税不能解决空置率问题,只会减少租赁市场房源进而推动房租提升。

任志强首先对媒体有关空置房的报道进行了批评,他认为非专业的媒体记者用不专业的方法得出的结论不可信,随后又列举了国际上对“空置”和“合理空置率”的定义。同时,他借助四套表格数据,通过“专业”计算得出“所谓6500万套空置的说法根本不靠谱”。他举例说,“假定以香港的城市空置率为标准计算,以北京同样住宅总量为基数,北京的空置房屋约为3.5亿平方米乘以6.8%为2380万平方米左右。如把各种驻京办事处、驻外流动人员的住房因素计算在内,大约应有3500万平方米空置。同样按记者们调查的情况计算,那么至少要有约35万套以上的住房空置,至少要有8750万平方米以上的新建小区保持40%以上的空置率。大约等于北京6年的住宅竣工小区都保持着40%左右的空置,或者说约有2年以上的全部住宅竣工量没有人居住。”而任志强认为“这是不可能的”。

对于空置房应否征收闲置税的问题,任志强认为,用减税提高空置房的出租率许多国家都曾有过先例,特别是二战之后的欧洲、美国等;而用加税方式将空置房挤向市场却几乎找不到成功的案例。他肯定的指出,征收闲置税的结果只会减少租赁市场的房源、加大税收向消费者转移,最终表现为房租的进一步提升。

2018年,关于空置税的声音再起。中国城市有多少房源空置?是否应该开征空置税?这一楼市话题近日引起业界广泛议论。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2014年6月发布 “城镇住房空置率及住房市场发展趋势”报告: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数据显示,2013年,我国城镇住宅市场的整体空置率达到22.4%,比2011年上升1.8个百分点。据此估算,城镇地区空置住房约为4898万套。2000年至今,美国的空置率介于1%至3%。中国香港地区的住房空置率低于5%。欧盟在2004年的住房空置调查显示各国平均空置率为9.5%。日本2008年的空置率为13.1%。中国台湾地区2001年的住房空置率为17.6%。

据媒体报道,国务院参事、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原副部长仇保兴近日在《参事讲堂》上表示,为了理性遏制、逐步烫平房地产泡沫,房地产税应该分解为四个税:率先出台能够精准遏制投机的消费税、流转税、空置税,然后再从容考虑物业税。

何为空置房源?这个目前并没有官方定义和标准,也就没有所谓的官方统计数据。此前曾有民间研究机构发布过相关数据,但尚不足以引发官方对于开征空置税的动议。所谓空置税并未出现在上述立法规划中。换言之,如无意外情况,自2018年至2023年,空置税不会进入人大的立法议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