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私募合伙人:"离婚率"最高的群体之一

每当看到巴菲特和芒格

亲密无间地坐在一起,

总有私募合伙人心里默念:

别人家的合伙人。

若将中国私募基金合伙

比作婚姻,

他们恐怕是离婚率

最高的群体之一。

当初以豪情相拥,

最终却向现实妥协。

1

蔡屋围地王大厦不远处,是深圳的地标——邓小平画像。画像前摆满了各式小盆花朵组成的喜庆图案,还有十余捧市民或观光客带来的鲜花。每天在这里留影的游客成千上万。烈日下,深情凝视完慈祥的邓公之后,环眺深圳金融中心高层建筑群,让人有种眩晕之感。

从地王大厦出来,老杜正准备前往唐宫。脚步轻快的他,正为业界盛传的一则传闻所激动:一家私募运作的操盘手,因运作某只庄股赚了两亿,分得2000万。

证券从业人员杜烽今年33岁,从名校硕士毕业之后,在安徽老家的某个大型银行待了几年,被火热的南下炒股热浪裹挟,进入深圳一家证券公司。凭借当年角逐大学学生会主席的底子,从财务部门小职员转岗证券投资部,晋升为交易小主管,仅花了四年时间。

1999年的中国股市,继开市迎来第二个波澜壮阔的牛市。“5.19”,此后每年被不断提起和期盼的日子,让所有市场参与方体内的多巴胺“报复式”分泌。

那一年,老杜所在证券投资部几乎承包公司所有的关注度。资产额节节攀升,相关人士都沉浸在年底发大财的美梦中。

半年过去,自营盈利超过两亿。年终奖发放当天,存折打印显示:进账12.7万。老杜狠命攥紧了存折。转身在银行椅子坐上,拨通了牛世军的手机。

牛世军——日后与老杜携手奋斗第一桶金的合作伙伴,经由一位朋友介绍,来自一家投行。

2000年2月17日,中科创业收盘价停在72.88元。这一现象被传言为吕梁的操盘手对其新婚送出的特别彩头。牛世军在电话里对老杜大喊:“看到了吗?中国股市是个神奇的地方。”

三个月后,二人纷纷辞职,将各处筹来的一个多亿,一股脑地投入了这个“神奇的地方”。

第一只破百元的牛股——亿安科技在2月17日走出了历史性的高价:126.31元。中科创业在“妻儿发发”后两天达到最高点84元。此后两只股票一路走低,在最高点买入的股民苦守15年才得以解套(期间早已多次更换名称)。

吕梁出走,庄股们陆续现出原形。并未打击牛世军的掘金信心:“老杜,抓住一只大票就成功了。”

二人组建的私募公司中,老杜负责分析,牛世军负责消息和交易,股权五五分。2000年下半年,牛世军打听了几只“庄股”。几个月间,委托人账户收益率迅速冲破80%。2001年1月,牛世军在团年饭上宣布,委托账户收益率53%。

“按照15%分成,能分800万左右。”牛世军打了个饱嗝后说道。老杜猛下了口白酒,把藏了好久的话说出来:“世军,要不咱们把钱分了吧,别做了。”

“不行,说好怎么也得赚个2000万。”牛世军大手一挥。“大气些!”

5个月后,上证指数达到最高点2245.44点,随后,大盘向下。7月26日,国有股减持在新股发行中正式开始,上证指数跌32.55点。

老杜每天收盘后都会询问资产余额。看着不足30%的收益率,他再次对牛世军提出减仓,牛世军以等待反弹为由拒绝。8月10日,指数小幅上涨1.58%,收盘1955点。

老杜对着牛世军咆哮,这一次必须清仓!否则连渣也没了。看着平日温和的伙伴如此失常,牛世军有点怕,全部卖出。

10月19日,上证指数已一路跌至1514点,当天50多只股票跌停。当年超过八成投资者被套,基金净值缩水40%;次年1月更是探底至1339点。

老杜这一吼,保住近3000万收益,团队分成接近500万。2000万美梦破碎,所幸还有点安慰。今年买个50万的车开开,老杜心想。

牛世军负责和委托方结算。一周后,牛世军说,委托方在走流程。半个月过去,牛世军回复,委托方赖账正在斡旋。几天后,牛世军手机关机。

小区保安说已经一段时间没见牛世军和家人,熟人都说联系不上。失联第三天,老杜不得不承认,牛世军在躲他。

老杜家境普通,父亲去世得早,母亲独自带他兄妹二人实不容易。他生性平和保守,对上司承颜候色,此次辞职更是顶着妻子强烈反对。怼天、怼地、怼伙伴后,回家如何交代成了个大麻烦。

牛世军带着老杜的200多万彻底消失了。半年之后,杜烽去了另一家券商上班。

2

这是一个草根投资精英的日常聚会。万华作为公募基金界的唯一代表被邀,受到了与会者的热烈追捧。

席间,万华回答了诸位关于如何调研公司,价值评估体系搭建等严肃的投资问题。酒过三巡,话题转向年终奖、明星基金经理癖好、销售妹子颜值度等八卦问题。

接下来的话题让万华有点尬:在座投资人今年上半年的平均收益率是他的两倍。如果以2006年初为起点,差距更大。

对面那位黄波,重仓某只医药股,翻了近三倍,在圈中一战成名;旁边话少的胡哥,重仓两只潜心研究的股票,收益率超过300%。

最后,与会人士达成共识:长期看好中国经济,招商证券提出的“黄金十年“不能更同意。他们看不上追涨杀跌的短线高手,对其传闻中数十倍的回报却面露羡慕之色。

几天后,万华接到黄波邀请。黄波连同办公室主任、财务三人亲自到电梯门前迎接,还亲自准备上好的茶。

东拉西扯一通,黄波开门见山:兄弟,加入我们公司如何?原来黄波虽然牛市业绩不错,规模近亿,但仍有不少潜在客户质疑其投资专业性。他迫切需要正规军合伙人。

万华大学毕业后在证券公司、基金公司均从事投资,2007年中因领导变动,他正寻找下家。

赤子之心、东方港湾等明星私募效应撩拨着万华的心弦。更重要的是,他所在公募“家长文化”严重:投资总监话语权过大,基金经理独当一面的机会有限。他早想出来一试身手。

客户是万华的短板。多年循规蹈矩的体制内投资生活,并未积累相熟的客户资源。

黄波拍拍胸脯,兄弟,客户你不用愁。加盟后你分管投资,我管销售,股份我六你四。你有酒,我有菜,就差你点头。

2007年9月,上证指数在高歌猛进中站稳5500点。冲着大型公募基金经理头衔涌来的客户,纷纷将资金账号送上门来,等待见证奇迹的时刻。他们身后,还有上亿元追加资金等候。证券市场正以前所未见的状态,拥抱各路奔来的人们。

漫长的国庆假期之后,万华从黄波手上接过60%账户,开始建仓和调仓。上证指数一路向6000点冲刺。“2008年一万点不是梦”的论调,获得散户们一片点赞。

万华没那么乐观。五年公募生涯,他懂得回撤的重要性。股指短期下行调整的预期明显,需要等待时机。

2007年10月16日,上证指数在全民狂潮中冲了6124点。三天之后,6000点都是梦。

股指短期回调对万华并无影响,黄波则不一样。黄波仓位偏重,回撤明显。他相信中国力量崛起,坚持近满仓运作。

2007年12月,上证指数跌至5000点,万华持仓加至两成。他的心理价位是4000-4500点。黄波依然满仓,等待重回6000点。2008年1月,上证指数小幅反弹到5500点。

黄波心生不满:万华建仓迟缓,未抓住反弹行情,错失几个客户的追加委托资金。万华觉得不受尊重:黄波无视他的减仓建议,投资总监头衔名不符实。

两月后,股指跌破4000点。超过60%的客户从慌乱变成焦躁,他们从各方涌进黄波办公室。从最开始的冷静讲理到暴怒嘶吼。

黄波不为所动,坚定看好后市反弹,这次两人不谋同辞。选股品种再生分歧——黄波坚持出口货运,万华看好内需消费。

持股集中度上分歧更大。黄波的逻辑是私募就要集中火力,重仓股票不超过三只。胜算够大,重仓单只股票是明智之举。

“科班”出身的万华无法苟同。资金量虽无法与昔日公募数十亿规模相提并论,但股票配置少于十只股票不能妥协。

万华在4000点左右持仓至八成,期望股指反弹后,以实际业绩与黄波一比高下,捍卫科班派的尊严。

市场没给机会。一路股指倾泻至3000点,没有半点迟疑,不在大家的设想边界内。

黄波账户亏损超过35%,疲于应付客户的责问和撤资,;万华亏损超20%,客户压力增大,减仓到五成。一天,黄波对办公室主任抱怨:公募经理也不好使。

市场需要安慰。北京奥运会概念没有奏效;经济学家“牛市的基础依然健康;牛市转入下半场“论调无人理会;调整印花税、降准、IPO暂停后,最终等来了四万亿投资计划。

股指于10月28日下探至1664点后,稳住回升。黄波和万华成了这场喧嚣盛宴后的落寞者。黄波2007年初换了大房子,但客户资金损失惨重,从高点买入的账户亏损50%;万华亏损超过33%。

2009年,万华很少去公司。他和黄波保持了一种默契:双方不讨论投资,各自维持手上的客户。尽管相互无法认同投资理念,也要保留合作关系的体面。

2009年7月,股指重上3000点,万华分管的客户接近解套,他提出散伙并婉拒黄波的散伙饭邀请。

同一个月,老杜接到了牛世军的电话:老杜啊,以前的事没办好,没脸见你。现在我到某机构做高管,你来帮我吧?

老杜按捺住胸中澎湃,深吸口气说:老牛啊,什么时候见见?挂上电话,回头对老婆说:他怎么还有勇气拉我入伙?

3

万事俱备,只等辞职。

经过8年的调整,2014年12月,股指重回3000点,大牛市的能量即将喷薄而发。成熟投资人很清楚,此等机会在投资生涯中,没有几次。

更重要的是,私募行业今非昔比。单家公司数十亿、上百亿的规模,在十年前完全不可想象。超大规模催生巨额收入:一年收益率超过30%,18亿规模便可赢得近亿的投资回报。

经过两轮牛熊更迭,赵佳飞自认投资趋于成熟:10余年券商公募从业经历,投资体系构建完成;所管基金五年平均收益排名行业前列,持续业绩被市场验证;管理规模处于行业前列,渠道认可;已过不惑之年,心态稳定不少。

递上辞呈之前,他特意找了几位行业前辈取经。一位奔私五年的前辈告诉他,不要忽视公司内部治理。股权结构、激励机制、基金经理投资理念,合伙人退出预案等需要仔细考量。

临走之际,前辈交代了一句,凡事多想几步,退一步海阔天空。

赵佳飞并不担心基金经理之间冲突,投资无需假手于他人。找个能干的总经理倒是很有必要——几乎所有投资出身的人都不擅长内部管理和对外经营,更遑论投资这项技术活,本来分身无暇。

一位公募挚友建议,长远来看,销售和投资不分伯仲,最好找个懂销售的总经理。

赵佳飞心存疑虑,无论公募私募,业绩是第一生产力。业绩过硬才能撬动雪球的支点,越滚越大。

最终,销售出身的潘绍宇、主管研究的陈健加盟,新公司正式运作。

分析行业数个案例后,赵佳飞制定的股权分配留出三年考察期,加大当期的激励力度。如销售团队业绩超过一定额度,当年管理费五五分成;研究团队则依据投资回报进行分成。三年考核完成,潘绍宇和陈健将按照协商获得5%-15%的股权。

赵佳飞建仓后一周,牛市走到顶点。6月12日上证指数创出5178点新高,此后一路狂跌。赵佳飞调仓至两成。

2016年一季末,公司仓位提至三成,赵佳飞持续观望,9月底接近六成。

2015年6月-2016年底,股指从5100点跌到3000点,下跌幅度40%。赵佳飞主管的几只产品累计收益率在-15%-3%之间。

大多数证券私募收益都不理想。格上理财数据显示,2016年股票策略私募产品的平均收益为-6.72%;股票型私募产品收益率为-7.36%。

客户赎回压力持续增大。2016年年终会上,赵佳飞提出,主动放弃提取业绩报酬。会场沉默了10秒钟,陈健接过话头:形势尚不明朗,留待明年吧。转头回望潘绍宇,后者动了动嘴唇,已到嘴边的话硬咽下去,轻声答了句,行。

赵佳飞期望重拾辉煌。2017年初团队增加了一个研究员。他和陈健商量,调整研究思路和方向;督促潘绍宇将重点拓展至其他渠道。

好消息纷至沓来:其他渠道打通、所有产品实现正收益。截至2017年中,公司三只产品平均收益率超过10%。办公室内气氛轻松了不少。办公室主任安排几次小龙虾外卖,同事们甚为满意。

下半年收益率持续向上。截至2017年末,公司三只产品平均收益率为34%。按照规模计算,团队收入可得6000万。

分钱的日子快到了。深圳冬日暖阳下,潘、陈二人喜不自胜,赵佳飞却心烦意乱。若按此前约定,潘绍宇和陈健团队会拿走不少奖金。

三年来担惊受怕、日夜操劳的情形还历历在目。一位挚友的话近来总在耳畔回响:客户基本因他的名声和业绩慕名而来,销售不过顺水推舟,付出心血比不得其他普通私募。

研究团队同样不胜其任。若非年初他强力推动研究转换思路,今年研究团队对投资结果的贡献不过尔尔。

赵佳飞心如芒刺。按照此前约定分钱,他做不到。

主意已定,开始摊牌。潘绍宇当场拍桌子,老赵你不能过河拆桥。陈健不知所措,愣愣地看着两人。

利益联盟一旦瓦解,撕破脸可能只在一瞬间。几次动之以情、大发雷霆后,赵佳飞退让了一小步,潘陈二人负气离去。

收盘后,赵佳飞独自来到莲花山公园。一个小男孩捡起一团沙子丢进湖中,湖面映起的金线瞬间化作星星点点四散开去。

不远处的CBD的一栋楼里,万华远眺莲花山。几天前,朋友告诉他,黄波现在管理规模近10亿。回想起来,最近一次他见黄波,还是在2015年的一个策略会上,当时黄波咧着嘴说:哥们,我旗下规模接近40亿了。

4

私募基金以各种形式在中华大地上诞生20余年。这条路上,有人步履维艰,有人和气致祥。

截至2018截至8月底,在中国基金业协会备案的私募基金总规模达到了12.8万亿;私募管理人数量为2.42万家,基金总数为7.47万只;私募基金管理人员工总人数24.6万人。其中,私募证券投资基金规模为2.4万亿,数量为36086只。

截至2018年6月底,管理规模达到百亿以上的私募证券管理人共有29家。

常年在电脑前独自操作,便可获得收益的状态,让不少投资人产生开办私募不过是换个地方的错觉。

门槛低,成功却不易。曾昭雄曾分享从业感悟:成熟以后再来创业做私募。

有人说私募最重要是权责明晰;有人说私募考验得是胸怀和格局,最终都指向自知和人性。

私募界有个有趣的现象,不少私募散伙时点都在成立三年后,似乎不难理解:每一波私募成立大潮无不伴随牛市中后期的喧嚣热浪,新私募在资金盛宴中呈现星火燎原之势,却又在断崖式下跌后苦苦支撑。

一部分修炼不精的私募被扑面来的大浪打翻在地,熬不过三年便清盘解散;剩下熬过冬夜盼来春日的私募,则面临智商和人性的大考。

共苦不能同甘,不要成为私募走不出的怪圈。

(应被访人物要求,文中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