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半年贡献24%营收 上市券商业绩好坏还得看自营

去年一度成为上市券商第一大营收来源的自营业务,今年上半年收入虽然出现明显下滑,但仍是第二大营收来源。

据证券时报记者统计,上半年32家上市券商自营收入297.71亿元,同比下滑21.11%,但对总营业收入的贡献度仍然高达24.41%。

一些中小型上市券商自营收入贡献度甚至超过五成。

自营业务做得如何直接成为中小券商业绩分化关键,而一些大券商受自营收入变化的影响也较为明显。例如,银河证券因参与定增浮亏较多,决定暂停定增投资;国信证券持股仓位浮亏较大,上半年净利润下滑42.5%;长江证券受市场低迷影响,自营收入下降77.45%。与此同时,中信证券自营业务凭借衍生品金融工具发力,上半年自营收入49.49亿元、同比增长16.05%,自营收入占公司营业收入的24.75%。

一位中型券商非银分析师表示,自营收入对上市券商业绩影响会越来越大,考虑到新会计准则的施行,相信券商更难通过自营来隐藏利润,这意味着“自营业绩会更大程度增加对券商利润的波动系数。”

自营收入占比仍维持高位

统计数据显示,证券行业上半年整体业绩不佳,32家上市券商实现营业收入1219.44亿元,同比下滑7.73%;实现净利润340.23亿元,同比下滑23.1%。其中,上市券商自营收入预计达297.71亿元,占全行业营收的24.41%,为券商第二大收入来源,经纪业务收入占比夺回第一的位置。东方证券此前统计,券商自营业务在2016年和2017年分别贡献了证券业营收的17.3%和27.7%,营收贡献度分别位列第三和第一。

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有10家券商自营收入占营收比例超过30%,有7家自营占比超40%。其中,东兴证券、国海证券和西部证券的自营收入占比超过50%——分别达到65.15%、62.36%和53.77%。

超一半的上市券商自营业绩下滑。具体而言,上半年有18家上市券商自营收入同比下滑,占比56.25%;有14家券商自营收入同比增加。其中,太平洋证券自营收入扭亏为盈,从2017年的-0.43亿元,增长为今年上半年的2.37亿元。

不过,业绩下滑或许还不能代表自营业务的真实状况。一位前券商自营业务负责人、现私募人士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大部分券商的真实自营收入应该都是下降的,主要原因是股市低迷,许多券商仍持有大量权益资产。同时,场外业务受到限制,也降低了业绩贡献。“即便有一些公司保持正增长,也可能是将过往的留存收益,通过可供出售金融资产账户在今年变现,平滑了业绩。”

对于证券行业依靠自营收入来稳定业绩,华东一家中型券商总裁表示,“事实上,如果今年上半年券商的业绩扣除掉投资收益,其实没几家是挣钱的,这其实反映行业景气度很差。”

南方一家券商自营部门总经理表示,券商自营部门风险偏好较低,整体追求绝对收益、会尽量控制回撤,投资收益不如基金机构。“核心原因是,自营部门是拿自有资金去投资,亏掉的每一分钱都要反映在报表上,大领导、风控部门等都在盯着。自营部门的领导,赚钱的时候没分到太多,亏钱的话就要拍屁股走人的。”

新会计准则下

自营将增加券商业绩波动

东方证券认为,自营与信用业务将成为券商2018年业绩弹性所在。自营一直以来都是券商的业绩弹性所在,2018年股市下跌与利率下行的环境下,权益投资敞口低、债券投资能力强的券商显著受益。大券商近年来纷纷调整战略布局,降低自营投资的方向性,也因此受市场影响小。

东方证券做了2018年证券行业业绩预测:在悲观情境下,预计全行业净利润同比下滑24.4%,届时自营业务将占2018年证券行业营收的22.8%,成为行业的第二大营收来源、仅次于经纪业务的26.8%;不过,在中性与乐观情境下,预计全行业净利润将分别同比下滑10.3%与增长6.9%,届时自营业务将拥有25.6%和27.6%的营收占比,在这两种情况下,自营均将成为行业第一大营收来源。

国信证券日前发布的专题报告也认为,证券行业或呈现差异化发展格局,重资产业务模式将崛起,证券行业酝酿转型与分化。

国信证券判断,行业整体趋势体现为:依靠券商牌照来实现利润的“轻资产业务”占比下滑,主要依靠资产负债表扩张获取利润的“重资产业务”占比上升。截至2017年,全行业的经纪、投行、自营、资本中介、资管收入占比分别为26%、16%、28%、11%、10%。

一位中型券商的非银分析师也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业绩自营对券商业绩的影响程度还将上升。在过往的会计准则下,券商可以较容易地通过“可供出售金融资产”账户来调节利润,将已经浮盈的头寸保留、等待业绩不好的年份再卖出兑现利润。

该分析师称,随着今年A+H上市券商开始实行新会计准则、明年全体A股上市公司执行新准则,自营的所有波动都会反映在损益表中,“投资对业绩的弹性会比之前更大,同时券商想要平滑利润的难度也随之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