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格娜丝更名首日 “新生之喜”难过业务险关

林辰/文

今日虽是维格娜丝以“锦泓集团”作为新证券简称的第一天,但诉讼缠身、债务高企、运营不力的重担,却很难盖过此等“新生之喜”。

这家在2016年末以近49亿元对价收购韩国服装品牌Teenie Weenie(以下简称TW)的本土女装公司,原本希望借此搭建奢侈、高端和中高端层级完备的女装金字塔。但到如今,却连续受到因疑似拖欠卖方衣念集团4.5亿元收购尾款引发诉讼、长期借款余额高达24亿元、公司整体业绩在今年一季度陷入低迷等问题的影响。

一片愁云惨雾之间,即便更名“重启”,缺少一根坚实且潜力旺盛的业绩支柱,依然是维格娜丝在刚刚突破年营收30亿喜讯之下的最大隐忧。对此,维格娜丝向财经网透露:“今年一季度出现的业绩下降的趋势已经明显收窄,目前二季度业绩正趋于稳定。”

豪门并购内外交困

两周前,维格娜丝发布公告,称旗下甜维你(上海)商贸有限公司收到衣念(上海)时装贸易有限公司的起诉,衣念方面宣称,在2016年的收购案中,原本49.32亿元的收购总对价,目前仍有4.54亿元未支付。

根据公告显示,衣念方面认为,在双方原先拟定的“两步走”收购计划中,要求在卖方完成第二次交付后的十三日内,且实际交付比例达到97%之时,买方应向卖方支付剩余的转让价款。

但争议关键即在交资产交付的比例之上。衣念方面认为交付比例已达到98.1%,买方应支付剩余转让价款4.54亿元以及相应的逾期付款违约金。而维格娜丝方面却认为实际交付比例未达到《转让协议》约定的97%。

财经网向衣念(上海)时装贸易有限公司发送采访提纲,询问资产争议具体事项,截至发稿,未能获得回复。而维格娜丝方面,则在回应中向财经网表示,双方在前90%的股权收购中,关于全额支付尾款方面产生了分歧,并且协商未果。与剩余10%股权收购无关。

维格娜丝认为,应根据协议约定,以衣念实际交付的比例支付尾款。并特别表示,上述分歧与公司支付能力完全无关。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向财经网分析道,交易中作为标的资产的销售网点,因数量变化可能会导致双方认识不同。但标的资产的业绩及盈利预期下滑,往往是导致资产价值分歧的借口。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应用经济学博士后盘和林也直言,争议源头与维格娜丝花费近49亿却没有获得预期效果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据财经网了解,维格娜丝操盘下的“TW”品牌表现的确不尽如人意。按照光大证券的统计,2018Q1-2019Q1五个季度以来,“TW”品牌单季营收同比增速分别为315.49%、-4.31%、2.32%、6.35%、-7.49%。(“TW”品牌自2017年3月并表,此对比建立在缺失2017年1-2月数据基础上。)

0

图片来源:维格娜丝2019Q1财报截图

且由于单季营收4.98亿的“TW”品牌,占维格娜丝总6.87亿营收7成以上,加上主品牌VGRASS和云锦也出现下滑,维格娜丝在今年一季度遭遇了自收购“TW”品牌以来的首次单季营收负增长(-8.71%)。同时,公司整体归属净利同比下滑79.59%、环比下滑90.22%均创近9个季度以来最大跌幅。67.33%的毛利率和2.9%的净利率同为近9个季度以来最低,后者仅为2018Q4财季的2成。

“‘TW’品牌或许并不是一个好标的,甚至拖累了维格娜丝。”盘和林向财经网感叹道。

维格娜丝则向财经网披露,公司二季度已在产品设计、定价、门店拓展、营销推广、促销活动以及费用控制方面做出相应调整,上述措施已初步达到公司预期。从目前情况看,一季度出现的业绩下降的趋势明显收窄,二季度业绩已趋于稳定。

渠道变革迫在眉睫

从既有数据观察,渠道不振是漂浮在维格娜丝惨淡营收上的第一层遮蔽物。

据其2019Q1财报披露,其线上线下收入均下滑近9%。而线上成本却在此时高涨24%,致使线上毛利率骤降10个百分点至60.53%,甚至低于线下毛利率近8个百分点。

1

图片来源:维格娜丝2019Q1财报截图

细分看,线下门店中,直营加盟店收入均出现不同程度下滑,加盟店收入甚至缩水四分之一。但事实上,该季度店面仅净减少0.36%。单店效益的严重下降,恐为此次线下业绩跳水的实质原因。对比2017-2018年度的数据,维格娜丝店面数量的大幅波动,或许已经暗示了当下单店效益的下滑。

据其2017-2018财报披露,2017年,“TW”品牌直营店净减少28家,加盟店净增加7家;VGRASS直营店净减少21家,加盟店净减少6家。2018年,“TW”品牌直营店净减少36家,加盟店净减少18家。VGRASS直营店净减少7家,加盟店净减少2家。两年下来,VGRASS总店数缩水20%,“TW”品牌店面数缩水6%。联系前述沈萌与盘和林的观点,维格娜丝与衣念双方在交接资产比例上的分歧,或许有迹可循。

线下增长乏力,线上电商则享受着高投入带来的增长红利。

根据东方金诚作出的“维格转债”信用评级报告,2015年-2018年,“TW”品牌线上销售占比分别为 6.84%、12.42%、17.89%和20%左右,线上占比逐年攀升。维格娜丝也在近两年财报中披露,“TW”品牌在2017和2018年的电商收入分别增长48%和24%。其女装分别位列当年双十一天猫女装销售额第10和第9位。但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TW”品牌总体营收增速仅为4.99%。

然而,在2018年财报中,维格娜丝整体电商手续费已由6204万高涨至8519万,涨幅37.31%,位列销售费用名目第三。仅次于线下大涨5成的店铺费用和店铺装修费摊销。今年一季度增加的3197.8万销售费用中,1147万的电商费用增加额占据35.8%,比重位列第二。

2

图片来源:维格娜丝2019Q1财报截图

对于未来的电商发展路线,维格娜丝在对财经网的答复中透露,2019年之前,TEENIE WEENIE品牌的电商业务委托衣念电商部门进行。2019年之后,TEENIE WEENIE品牌的电商业务转由TEENIE WEENIE 自己独立运营,同时开设品牌独立的男装、女装和童装天猫旗舰店,销售收入独立核算。由此线上成本费用将有所上升。

沈萌与盘和林则向财经网指出,入驻电商门槛低,所以竞品竞争激烈。同时,线上获客成本高涨是无可改变的趋势。与其在渠道上进行“烧钱”竞赛,不如将资源集中到品牌吸引力本身。

维格娜丝也在对财经网的回复中承认,控制渠道成本费用的关键在于提升销售。主要措施包括贴近客户需求改善产品的设计、提升产品的性价比、有针对性的促销和推广活动、根据大数据进行渠道的商品铺货、严格控制渠道和终端不合理的费用等。

品类增长青黄不接

事实上,以女装起家的“TW”品牌,也正在经历一段品类增长权重转移之时的青黄不接。

根据维格娜丝2018财报披露,“TW”品牌女装年营收16.31亿,占“TW”品牌年21.93亿营收74%,占维格娜丝总体30亿营收超一半。但这项业务却在当年出现0.06%的小幅下滑,生产量和销售量均双双缩回10%以上。

3

图片来源:维格娜丝2018年报截图

同期,男装和童装营收却大涨13.86%和33.13%,。不过,男装和童装销售量增速远不及生产量,致使二者的库存大幅攀升,其中童装库存量涨幅在2018年甚至达到80.71%。沈萌直言,当主力品类开始出现明显下滑时,才开始发力投入其他品类,时间上的明显滞后,无法弥补交接时的业绩缺口。

4

图片来源:维格娜丝2018年报截图

根据东方金诚发布的“维格转债”信用评级报告,2016-2018年,“TW”品牌产销率在三年连续下滑,并在2018年跌破100%。同时,“TW”品牌女装在3年内出现价升量跌的现象,合计女装在2018年比2016年少卖138.36万件。而男装和童装的销售件数,在三年内仅仅增加35.63万件,远远满足不了女装疲软所带来的缺口。

维格娜丝向财经网坦言,“TW”品牌男装和童装均处于起步阶段。目前,男装和童装合计的销售额只有女装的2-3成,公司认为其未来有着较多的成长空间。根据维格娜丝2018财报显示,男装、童装年营收5.61亿元左右,占同期女装收入34%。

5

图片来源:东方金诚“维格转债”信用评级报告截图

盘和林则向财经网表示,“TW”品牌本身体量大,存在设计老化的问题。而从风格较为统一的衣念品牌矩阵脱离,进入辨识度不高的维格娜丝后,也缺少了以往的协同效应。对于维格娜丝而言,并购“TW”品牌后,公司年营收从10亿元以下迅速飞跃至25亿以上,业绩获得立竿见影的提升。但“TW”品牌自身增长动能的颓势和维格娜丝整合能力的欠缺,让这起“蛇吞象”式的收购,陷入消化不良的境地。

木已成舟,骑虎难下。维格娜丝豪掷49亿元背后,其流动性压力显而易见。根据东方金诚出具的“维格转债”信用评级报告,维格娜丝长期借款全部用于收购TW品牌业务资产。截至2019年3月末,长期借款余额仍旧高达24.36亿元。而2019 年,公司应偿还 1.58 亿元短期借款,2020 年公司应偿还 10.95 亿元长期借款。东方金诚认为,“公司在 2020 年存在一定集中兑付压力。”

6

图片来源:东方金诚“维格转债”信用评级报告截图

更需警惕的是,合计持有公司股权47.67%的实际控制人王致勤、宋艳俊夫妇,已将自身持有的绝大部分股权进行质押: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二者所质押的股份,占公司总股份比例为47.637%。对此,沈萌认为,实际控制人高比例质押后,公司可能会因股价波动发生实控人变更,由此带来的经营不稳定等潜在风险值得重视。

但维格娜丝在对财经网的回复函中表示,大股东的股票质押,其实质是为公司并购贷款而做出的无偿增信担保措施,大股东本人不通过股票质押获取任何资金,所以也不存在平仓线和预警线。未来股权解押的相关义务由公司承担。

结语

“提升企业形象、彰显公司实力、整合资源,进一步扩大公司规模以增强集团整体竞争能力。”在之前的公告中,维格娜丝如此解释更名原因。但买买买带来的板块累积,并不理所当然的等于经验积累。

过去两年,美国两大轻奢公司COACH和Michael Kors在分别吞并Kate Spade、Stuart Weitzman和Jimmy Choo、Versace后,先后改名Tapestry与Capri的举措,同样是为朝奢侈品集团的远期扩张目标靠拢。但客观回顾,无论是单个品牌的低潮还是集团整体实力,都与期望相去甚远。

的确,维格娜丝因并购TW所遭遇的内外交困,并非个案。想要在更名、增加股权投资等经营范围后获得一段前程似锦的未来,还有更漫长的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