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所剩无几的2018年 中国经济该何去何从

2018年已悄然进入“下半场”,面对错综复杂的国内外形势,加之中美贸易摩擦预期上升,市场似乎陷入了一种低迷不安的氛围。在所剩无几的2018年,中国经济该何去何从?9月12日,清华大学文化经济研究院“杏坛书院”系列讲坛走进杭州,由著名经济学家、清华大学文化经济研究院院长魏杰教授亲自担纲主讲,分析了中国宏观经济2018年下半年的走势。来自产学研相关领域的众多专家学者、企业高层等近百人参与了本次讲坛。

魏杰教授,清华大学文化经济研究院院长,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创新创业与战略系教授,清华同方讲席教授,著名学者、经济学家。著有《宏观经济分析》、《市场经济研究》、《强起来的时代:战略与路径》、《十三五与中国经济新常态》等书,曾获得国务院人事部国家级有特殊贡献的中青年奖、孙冶方经济科学等重要奖项。

魏杰教授的讲座内容直指目前中国经济面临的最关键的两大问题:中国宏观经济在中美贸易强压下如何保稳求变?下半年的金融风险防范攻坚战怎么打?

这是一场话语权的争夺战

对于中美贸易不平衡的问题,中方的态度一直是积极的,试图通过加大对美国的进口来解决这一争端。但面对特朗普政府步步紧逼的关税政策,中国也要做好自己的应对措施。魏杰教授认为,中美贸易之间的摩擦持续升温,很大的原因在于美国担心自己的金融话语权被争夺,美元的霸主地位会受到威胁。今年3月我们在上海成立石油期货交易所,打破了美元与石油之间的铁链,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加速,国内外的金融环境将发生深刻的变化。其次,现代化强国还有一个重要指标是在世界上要拥有科学与技术话语权。党的十九大也明确提出要加强颠覆性技术创新,而要拥有原创性技术和颠覆性技术就必须实现科学的创新,所以才提出了《中国制造2025》。

国际环境对中国的影响有多大

在这场中美博弈中,中国将大致受到三个层面的影响:经济影响,情绪影响和产业链影响。

对于经济的影响,魏杰教授也给出了一个定心丸:大家不要对中美贸易战的影响太过担心,毕竟中国已经不是十年前的中国了。自08年的世界金融危机后,中国开始提出来要调整发展战略,从出口导向型的经济增长方式要转向内需拉动型的,经过十年的发展,国家对出口经济的依赖度从70%降到了10%。换句话说,中美贸易战最坏的结果,对中国GDP增长的影响也只有0.2到0.5个百分点。

反而要提醒大家注意的是贸易战带来的情绪影响和产业链影响。情绪的失控势必会波及股市、文化交流等方面,最终或将涉及台海问题,这是大家要提前防范和注意的。同时,经济全球化也让中国早已融入了世界产业链的各个环节,要防止“杀敌一千自损百八”的情况出现。

中国要做的四件事

全方位开放。用全方位开放来制衡美国的孤立主义和反全球化。具体来说就是开放物质产品市场,具体来说就是降低市场准入条件,降低关税(汽车关税、日用品关税等),大力发展海南岛自贸港,在上海成立永久性的进口贸易博览会。全方位开放物质产品市场会带来两个结果,一是刺激消费,一是推动中国供给能力提升;开放服务业市场,金融、教育、医疗等等全方位开放。控制好人流问题,成立新的移民局;开放投资市场,近日,国家发改委和商务部修改了外资在中国的负面清单,一、二、三产业全面放宽市场准入,涉及金融、交通运输、商贸流通、专业服务、制造、基础设施、能源、资源、农业等各领域,共22项开放措施。。

加速推进“一带一路”战略。寻找新的出口目的地,寻找新的资本投资场地。国家要对“一带一路”做好金融服务,要构造一个新的“一带一路”金融服务体系;要做好基础设施建设,产品要出去,资本要出去,基础设施不搞是不行的,比如泛亚高铁;为“一带一路”战略提供好法律服务。国家最高人民法院已经正式成立了中国特殊化院,中国产品、中国资本走出去发生纠纷怎么办,中国有“一带一路”法院来帮你协调。

控制好外汇。土耳其事件再一次警告了中国,十几年来就靠房地产发展的,没工业,也没什么出口,大量的进口就靠美元,所以很容易崩盘。中国控制外汇的两个目标,一个人民币不能持续贬值,不能破7;一是外汇储备量不能持续减少,必须保住三万亿底线。怎么控制外汇呢?无非是三条办法:第一条就是放开项目继续坚持,第二条海外不动产投资、海外证券市场、海外投资类保险全面叫停,继续支持海外技术类并购;第三条就是“一带一路”全面使用人民币投资

稳定国内经济。目前国内经济形势并不乐观,首先是为了防范金融风险而制定的去杠杆措施给一批实体企业带来了压力;其次是结构调整还没到位,新产业出不来,迟迟没法释放信号,导致一部分企业没法运转;生态文明的建设压力,发展要为环境让路,这也对一些企业的运行造成影响。所以更应该制定积极的财政政策引导国内经济向良性发展,扭转国进民退的局面。

防范金融风险的四大对策

今年的三大战役,防范金融风险、扶贫和环境治理。现在对整个经济上最大的影响还是这场所谓的防范金融风险引发的问题。

年初我们说防范金融风险的时候提出几个对策:第一个对策就是去杠杆,因为担心负债继续增加会引爆这次金融风险。这个政策没错,防止负债演化金融风险也没错,但是从上半年的经验和教训来看,后半年要做两项调整,一是要控制好去杠杆的力度,避免收紧债务之后导致企业的资金链断裂。二是结构性去杠杆,国企和地方政府潜在债务才是这次去杠杆的重点。第二个对策就是治理金融秩序,对互联网金融加大监管力度。第三个政策是控制好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货币政策要转向中性稳健,宏观审慎政策就是要防止市场得传染病。第四个对策就是抑制资产泡沫,主要是房地产泡沫。房地产市场的稳定对此次金融风险的影响最大。

清华大学文化经济研究院是由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美术学院、新闻传播学院、人文社科学院于2017年共同发起成立的校级跨学科交叉研究机构。文化经济院旨在服务于“坚定文化自信,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的国家战略,借助清华大学跨学科学术优势,建设中国文化经济领域优秀智库,助力中国经济整体升级。“杏坛书院”作为文化经济院的学术交流平台,将陆续邀请国内外文化经济领域的知名专家学者和业界人士,定期举办公开讲座,为企业在文化经济新时代的发展提供战略指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