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大开发下一个十年 贵州驶向何方

中新经纬客户端9月8日西部大开发的号角鸣响近廿载,给贵州带来了千载难逢的机遇。正是这样一个传统的贫困省,在西部大开发带来的新经济浪潮中悄然崛起,连续数年经济增长速度名列全国前列,增长率更是独领风骚。展望下一个西部大开发十年,贵州又将驶向何方?

打好五张产业王牌

当前,西部大开发战略步入“十三五”时期,正是西部地区产业转型升级的关键阶段。在贵州各界人士看来,贵州应打好先进制造业、大数据电子信息产业、大健康医养产业、现代山地特色高效农业、山地旅游业等五张产业王牌。

贵州省产业大招商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省投资促进局局长马雷指出,2018年年初,贵州省投促局组建5大产业招商攻坚专班,各地组建了59个产业招商专班,紧紧围绕先进制造业、大数据电子信息产业、大健康医养产业、现代山地特色高效农业、山地旅游业狠抓产业链招商。

9月8日,在贵阳举行的2018贵州省产业大招商重大项目开工仪式上,贵州面向全球发布了年度第7批300个重点产业招商引资项目,招商金额1726.8亿元人民币。其中,先进制造业项目47个,招商金额586.6亿元;大数据电子信息产业项目48个,招商金额184.9亿元;大健康医养产业项目59个,招商金额359.2亿元;现代山地特色高效农业项目 112个,招商金额342.8亿元;山地旅游业项目25个,招商金额51.7亿元;其它产业项目9个,招商金额201.6亿元。

中新社记者瞿宏伦摄

贵州大学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洪名勇在接受中新经纬客户端(微信公众号:jwview)采访时指出,贵州应着力发展大数据等重点产业。“贵州的大数据产业已经具备一定基础,今后还是要重点发展该产业,以大数据为平台和抓手,将其融合到第一产业和第二产业中,使第一产业、第二产业的经营方式、生产理念有一个实质性变化。”

“如果大家错过了三十年前广东、浙江的投资机遇,今天一定不能错过贵州!”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2015年在贵阳数博会上预言说,而眼下,马云的预言正在照进现实,贵州大数据产业的兴起,已经成为了吸引人才、资本、商业巨头的巨大引力场。

探索优化营商环境

只有为企业创造宽松的营商环境,才能充分释放企业的创造性,为经济发展注入新的活力。

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西部开发司巡视员肖渭明指出,西部地区要主动作为,向改革要红利,通过深化改革吸引多元主体投资。深化“放管服”改革,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主动对标先进,破除各种壁垒,吸引各类资本,特别是民间资本踊跃到西部来投资。

据贵州省投资促进局有关负责人介绍,贵州大力开展营商环境整治,定期发布公告对营商环境突出问题进行集中整治,开通0851—963555投资投诉热线,面向社会选聘238名营商环境义务监督员,真正发挥好群众与政府间的桥梁纽带作用,共同助力贵州打造法治化、国际化、便利化营商环境。

除此之外,贵州也为投资贵州的企业准备了政策大礼包,涵盖物流成本、土地政策、电力价格、金融服务、税收政策多方面,诚意十足。

以金融服务为例,贵州充分发挥财政资金的撬动作用,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引入各类社会资本,推动PPP项目融资,并鼓励银行探索能效信贷、排污权抵押贷款等绿色信贷业务。

中新经纬客户端(微信公众号:jwview)从央行了解到, 近日人民银行贵阳中心支行、贵州省人社厅、省财政厅对创业担保贷款相关政策进行了较大调整,扩大了贷款对象范围,降低了贷款申请条件,放宽了担保和贴息要求,放宽了反担保要求和优化了贷款流程。

2017年7月起,贵州省投资促进局委托厦门大学中国营商环境研究中心,对标世界银行的全球营商环境指标体系,对贵州省营商环境开展专项评估。经过评估,贵州省整体营商环境排名相当于全球190个经济体的第94位,处于世界中等水平。

突破人才和资金瓶颈

尽管近二十年来贵州取得了不少举世瞩目的成绩,但客观而言,仍存在一些瓶颈亟待突破。洪名勇坦言,近年来制约贵州发展的因素主要还是人才和资金及体制机制上的问题。

“尽管贵州省有丰富的资源,但却苦于没有足够的资金来开发。”洪名勇建议,要解决资金困难的局面,一方面要扩大开放,通过市场渠道来吸引资金;另一方面则要加大中央财政转移支付的力度。

“以"西电东送"为例,贵州将电力输送至广州,降低了广州的生产成本,但是相应的转移支付却没有加大。对于贵州这类相对落后的省份来说,取得较好发展的一个重要前提便是要加大中央转移支付的力度。”洪名勇表示。

而在人才方面,洪名勇向中新经纬客户端(微信公众号:jwview)介绍,贵州省教育资源比较落后,在人才培养方面有所欠缺,与此同时,省内原有人才却在大量流失,“不仅是高端人才,很多农民也都选择外出打工。”在这样一种情况下,贵州省人力资源严重匮乏,尤其是高端人力资源。“在引进高水平的企业时,却很难找到与之配套的人才。人才缺乏是制约贵州发展的一个大问题。”洪名勇表示。

至于如何解决这一问题,洪名勇建议,在引进外来人才困难的情况下,贵州省应以培养本土人才为主,搭建良好的人才培养通道。

“比如在高等教育方面,贵州省目前还没有非常好的大学,这就需要中央和教育部给与一定支持,可以率先将贵州大学打造成一所具有影响力和竞争力的大学。此外,贵州省也要重视这件事,培养本土人才并留住人才。”洪名勇接受中新经纬客户端(微信公众号:jwview)采访时如是说。

事实上,近几年来,贵州省在人才培养及人才引进方面已经做出了一些尝试。据了解,自2013年以来,贵州省已连续五年成功举办中国贵州人才博览会,累计组织省内7200余家用人单位提供近12万个岗位需求,现场接待人才累计21.9万人次,现场引进海内外各类人才累计达2.28万,现场签约人才引进合作项目300余个。此外,2014年至2017年,贵州省还通过实施“百千万人才引进计划”,评选出百余名“百人领军人才”“千人创新创业人才”,并对这些人才实施奖励。

随着贵州省越来越重视人才工作,人才政策红利持续释放,人才整体素质持续提升,人才体制机制持续创新,越来越多的海内外高层次人才落户贵州,贵州正成为各类人才的筑梦之地,“贵漂”现象也渐成一种新常态。(中新经纬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