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模仿走红的众泰汽车还能东山再起吗

关于业绩修正原因,众泰归结为“资产减值”和“信用减值”。众泰方面表示,因为新冠疫情等因素,其现金流受到影响。受资金所限,管理层根据实际情况调整了部分复产车型并调减了复产产量。由此计算,生产线可收回金额低于其账面价值,从而造成部分资产减值。

6月18日晚,众泰汽车发布2019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称,公司此前预计2019年度归母净利润为亏损60亿-90亿元。修正后,众泰预计2019年度亏损扩大至108亿-115亿元,同比暴跌1450%-1538%。

若亏损高达115亿元,相当于众泰每天的亏损金额为3150万元,将超过“2019年最惨”的蔚来汽车(全年亏损112.96亿元),成为车企中的“亏损大户”。目前,众泰的市值仅为37.11亿元,这意味着其2019年的亏损额或高达市值的3倍。

关于业绩修正原因,众泰归结为“资产减值”和“信用减值”。众泰方面表示,因为新冠疫情等因素,其现金流受到影响。受资金所限,管理层根据实际情况调整了部分复产车型并调减了复产产量。由此计算,生产线可收回金额低于其账面价值,从而造成部分资产减值。根据会计准则,对差额部分补提了资产减值损失约 13.3 亿元。

此外,由于市场环境原因,部分客户报告期出现信用恶化,众泰对该部分信用较差的客户未来回款能力进行了重新估计,并相应补提了坏账准备,导致信用减值增加了约 3.27 亿元。

目前,众泰汽车股价为1.83元,相比一年前已跌去90%。似乎已“病入膏肓”的众泰,还能绝处逢生吗?

靠山寨走红,被戏称“保时泰”

如今落寞的众泰也曾有过高光时刻。

2003年,为北汽、昌河、江淮等车企提供零配件的供应商聚集在一起,共同投资成立了众泰汽车。一年后,众泰从台湾引入丰田特锐生产线,正式进军汽车制造领域。

三年后,众泰首款产品小型SUV众泰2008下线,这款车从外观到内饰均与丰田特锐极为相似,但售价仅为特锐的约三分之一(特锐售价约14万元,众泰2008起售价仅5万元)。价格优势使得众泰2008迅速走红,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数据,众泰2008在2006年卖出1.1万辆,而一汽丰田特锐的同年销量不足300辆。

2007年,众泰收购江南汽车,拿到轿车生产资质,同时走上扩张之路。2009年,众泰位于浙江、湖南的两大生产基地产能规模达20万辆;2016年,众泰的产能扩张至68万辆。

众泰不断扩张的底气,来自其“备受追捧”的“模仿秀”造车模式,被网友戏称为“豪车皮尺部”的众泰令不少豪华车企“闻风丧胆”。

2013年12月,众泰推出T600,该车外形酷似大众途锐。2015年12月,众泰芝麻E30上市,这款车定位为纯电动微型车,依稀可见smart fortwo的影子。真正令众泰声名鹊起的还是其2016年12月推出的众泰SR9,这款车外观酷似保时捷Macan,众泰由此得名“保时泰”。彼时,很多众泰4S店甚至提供改装保时捷车标的服务,让众泰一举红出圈。

由于抓住国内SUV市场的蓬勃发展期,外加高仿车型热销,众泰销量节节攀升。官方数据显示,在自主品牌销量遭遇“12连降”的2014年,众泰全年销量达16.6万辆,逆市大涨23.8%。2016年,众泰销量达到33万辆的历史高峰,同比增幅高达50%。

然而,众泰学到了“面子”,却未曾学到“里子”。到了比拼技术实力的时候,众泰便后继无力了。

以模仿保时捷Macan的众泰SR9为例,这款车搭载的是三菱2.0T发动机,最大功率190马力,峰值扭矩为250牛·米,匹配5速手动和6速双离合变速箱,百公里加速8.4秒。

而保时捷Macan提供2.0T、3.0T和3.6T等丰富的动力配置供消费者选择,入门级Macan搭载了最大功率252马力的2.0T发动机,匹配7速双离合变速箱,百公里加速6.7秒,顶配车型最快仅需4.8秒。

如果说两者之间巨大的价差令这些数据差距变得可以理解,那频频曝出的质量问题便无法忽视了。

在各大论坛,众泰SR9被车主抱怨出现种种严重质量问题,包括发动机漏油、刹车失灵、车身漏水、底盘异响、变速箱异响等。众泰SR9销量也从2016年12月的6700辆不断下滑,直至2019年年销量归零。

技术实力匮乏导致众泰迟迟无法推出国六车型,新能源车型也推出缓慢,自2017年开始,众泰开始走下坡路。2017-2019年,众泰销量逐年下滑到31万辆、23万辆和15.3万辆。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数据显示,2020年前5个月,众泰销量仅为3573辆,同比暴跌96%。

“众泰的成功更多可以用‘侥幸’二字来总结”,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常务理事贾新光曾评价。“过去一款新车的生命周期是三至五年,别人推出新车后,众泰花一年推出模仿版,还可以有一两年的流行期。但现在不同了,整个汽车产业加速向互联网、IT产业靠拢,研发节奏加快,等不及模仿,流行就过去了。”

超60亿商誉减值导致巨额亏损

今年4月,众泰披露2019年主要经营业绩时表示,因62.59亿元的商誉减值导致其2019年巨额亏损。

商誉减值源自众泰借壳金马股份重组上市。2017年4月,金马股份宣布,通过全部发行股份的方式收购永康众泰100%股权,交易对价116亿元,由于购买企业支付的买价超过被购买企业净资产公允价值,形成合并商誉65.52亿元。

对此,众泰第一大股东铁牛集团与资本方签订了对赌协议,众泰2016年至2019年三年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2.1亿元、14.1亿元、16.1亿元和16.1亿元。如果业绩承诺无法兑现,上市公司将以1元总价定向回购铁牛集团的4.68亿股股份并予以注销,众泰也面临着商誉减值的风险。

然而,除2016年外,众泰的业绩从未完成对赌承诺。此前,众泰已计提了商誉减值3.2亿元,2019年计提减值的62.59亿的巨额商誉将大约占其资产总额308.52亿元的五分之一。截至今年5月,铁牛集团所持有的众泰股份中,有超过8成、6.48亿股都已经作出质押,另有369.5万股处于冻结之中。众泰承受的资金压力自然不小。

商誉问题如悬顶之剑,信用危机也接踵而至。

天眼查数据显示,2019年底以来,众泰汽车董事长金浙勇有8条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人员的信息,众泰也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企业,有23条法律诉讼信息,均为合同纠纷、出资纠纷等。

供应商催债、经销商退网

“2019年下半年以来,公司大部分车型处于停产或者不连续生产状态”,今年3月,众泰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表示。

生产陷入停滞,引发一级与二级供应商连环爆雷。2019年10月,比克动力称被众泰拖欠价值高达6.21亿元的货款,其中4000万元已被法院冻结资产、强制执行。

此外,二级供应商杭可科技、中国电研等也都与比克动力有业务往来,这两家公司因为在IPO过程中隐瞒比克动力的应收账款风险,被证监会处以一年内不得公开发行证券的处罚。

上游供应商催债,下游经销商退网,众泰可谓腹背受敌。

2019年8月,100多位君马汽车经销商集结于浙江永康的众泰汽车总部维权。同月,17位众泰经销商的投资人前往众泰位于山东临沂的生产基地维权。有经销商在接受财经国家周刊采访时爆料:“由于众泰产品质量问题导致经销商大面积亏损,最多的亏损超过千万元,没有一家经销商赚钱。”

官方信息显示,众泰经销商数量从2017年的600多家收缩至2019年的400多家,未来将主打下沉市场,瞄准西南、中原以及华东根据地,针对四五线城市及一二线城郊的消费者,制定市场策略以及铺设经销商网络。

众泰员工的日子也不好过。近日,有消息称,众泰给员工放假一年,并且鼓励员工主动离职。众泰湖南基地于5月29日发布的《关于公司员工顺延放假通知》,称由于汽车行业下行压力及疫情严重影响,该基地全体在职员工放假时间延期到2021年6月30日。

车市下行背景之下,疫情令车企淘汰赛进程加速,东风雷诺率先离场、纳智捷被曝即将退市,靠模仿走红的众泰汽车,还能东山再起吗?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