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上半年尚无一家银行实现IPO

证监会官网披露,6月17日,广州银行已提交《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材料。同一天,距广州银行千里之外的重庆三峡银行IPO也获当地银保监局批准。至此,A股IPO排队的银行数量增加到19家,并且全部是中小银行。

不过,与中小银行高涨的上市热情相比,今年上半年尚无一家银行实现IPO。而2019年,有8家银行实现上市。

上半年中小银行A股上市颗粒无收在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主任曾刚看来,主要是受到需求端的影响。曾刚认为,目前资本市场对银行股的估值不是太好,这会对中小银行IPO的股票需求产生影响。

公开信息显示,2019年,银行板块的整体市净率在0.72倍左右,大面积破净。2020年这一情况并没有得到改善,截至今年一季度末,36家A股上市银行中,仅有4只银行股尚未跌破每股净资产值。

此外,华南地区一家正在排队IPO的银行高管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上半年受疫情影响,未来中小银行的资产质量不确定性较大,或许一定程度上使得监管部门在银行IPO时持谨慎态度。”

一天两家银行加入IPO大军

在办理辅导备案登记三年后,重庆三峡银行终于收到监管部门同意其IPO的批复。6月17日,“重庆银保监局关于重庆三峡银行公开首次发行A股股票并上市的批复”显示,重庆银保监局原则同意重庆三峡银行首次公开发行A股股票,发行规模不超过18.58亿股,本次发行所募集资金扣除发行费用后,应全部用于补充该行核心一级资本。

官网显示,重庆三峡银行成立于2008年,是重庆市市属国有重点企业。截至2019年末,重庆三峡银行注册资本55.74亿元,资产总额2083.85亿元、各项存款余额1444.01亿元、各项贷款余额1011.30亿元;实现营业收入44.92亿元,实现净利润16.05亿元,分别较上年同期增长18.91%和25.42%;重庆三峡银行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及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13.47%、9.84%和9.84%;该行不良贷款率为1.31%,拨备覆盖率为169.25%。

公开信息显示,早在2016年11月22日,重庆三峡银行便在重庆证监局办理了辅导备案登记,拟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当时,该行的保荐机构为招商证券,但在2018年12月,重庆三峡银行与招商证券协商解除上市辅导协议,银河证券成为其新的保荐机构。一年后的2019年12月,银河证券公布上市辅导工作总结,认为重庆三峡银行具备发行上市的基本条件。

记者注意到,重庆农商行对上市的热情较高,在2019年报中,12次提及“上市”。该行表示,“2020年,本行面临重要的上市机遇期,本行将落实上市银行的各项标准,力争实现上市。”

无独有偶,在重庆农商行获得监管部门批复同意其IPO的同一天,广州银行向证监会提交了《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材料。

广州银行表示,启动上市工作起来,加快资本市场登陆步伐,有效化解上市过程中的关键问题和难点,推动股权确权、历史沿革梳理、资产规范以及公司治理完善等各项主要工作全部达到上市要求。

不仅如此,广州银行目前将全力推进2020年上市作为“1号工程”写进了年度报告中。该行在年报中提到,要把上市“1 号工程”放在全行战略的更加突出位置,提升思想认识和行动效率, 强化协调沟通,完善工作机制,按照上市标准全方位、多渠道提升全行经营管理水平,练好内功, 力争早日登陆资本市场。

广州银行的前身是组建于1996年的广州城市合作银行,2009年更名为广州银行。截至2019年末,资产规模5612.31亿元,比上年增长9.27%;存款总额(本金)3565.43亿元,比上年增长11.13%;发放贷款和垫款总额2945.3亿元,比上年增长22.80%;实现营业收入 133.79亿元,比上年增长22.35%;净利润43.24亿元,比上年增长14.73%。资本充足率 12.42%,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10.14%,不良贷款率1.19%。

上半年无一家银行上市

随着广州银行和重庆农商行的加入,A股IPO 排队的银行数量增加到19家。具体为重庆三峡银行、广州银行、湖州银行、兰州银行、大丰农商行、重庆银行、昆山农商行、上海农商行、马鞍山农商行、东莞银行、广州农商行、南海农商行、顺德农商行、齐鲁银行、瑞丰银行、厦门银行、厦门农商行、药都农商行、海安农商行。

上述华南地区一家正在排队IPO的银行高管对本报记者说:“今年排队IPO的银行较多一方面是银行自身补充资本的需要,另一方面由于去年上市的银行较多,也激发了非上市银行的热情。”

的确如此,2019年银行A股IPO呈现“井喷”之势,年内共有8家银行成功登陆A股市场,与2016年并列成为银行IPO家数最多的年份。其中,中小银行占了6家,分别为渝农商行、苏州银行、青农银行、西安银行、青岛银行和紫金银行。此外,贵州银行和晋商银行实现港股上市。

不过,今年以来,虽然中小银行争先恐后进行A股IPO,但目前尚无一家银行实现过会上市。对此,相关业内人士表示,除了受疫情影响,使中小银行资产质量产生不确定性外,银行股估值不断走低,或是今年中小银行上市“暂停”的重要原因。

公开信息显示,2019年,银行板块的整体市净率在0.72倍左右,大面积破净。2020年这一情况并没有得到改善。截至今年一季度末,36家A股上市银行中,仅有4只银行股尚未跌破每股净资产值。记者查询最新数据显示,目前A股上市的36家银行中共有32家破净。

“银行股价跌破每股净资产金额,是估值低迷的表现。”这已经成为业内普遍的共识。

此外,5月底,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课题组曾撰文指出,随着实体经济困难向金融领域传导的滞后效应逐渐显现,以及一些政策因素的影响,银行后期不良贷款处置和资本消耗压力明显加大,银行利润增速可能下滑,不排除年内出现零增长或负增长的可能,并伴随资产质量下行。多位银行业人士认为,部分中小银行经营存在风险隐患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IPO进程。

其实,对于中小银行来说,补充资本并非只有上市一条路可以走。

6月4日,银保监会网站发布了《中国银保监会新闻发言人答记者问》,提出鼓励采取市场化方式引进投资者,包括外资和民营企业,鼓励依法合规的兼并、重组和股权投资。同时也积极推动增强银行内源性资本补充能力,提升资本使用效率;支持银行通过发行普通股、优先股、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二级资本债等方式,拓宽资本补充渠道;鼓励地方政府通过多种方式筹集资金帮助中小银行补充资本。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