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覆盖上百个城市的在线教育平台,如今被曝拖欠物业费,发不出工资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收到爆料称,在线教育机构“理优1对1”出现问题,其运营主体上海理优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理优教育”)银行账户资金被冻结近1000万元,由此引发大面积拖欠员工、教师工资以及停课停业等问题。

为了解真相,11月1日上午,记者前往“理优1对1”所在公司地址,发现公司大门已经落锁,物业正在清场。

被曝拖欠房租物业费,员工、教师工资还没着落

“理优1对1”位于上海市徐汇区虹梅路2007号上海远中产业园1号楼6层。11月1日,记者来到这里时,公司大门已经落锁。透过玻璃门,记者看到内部垃圾遍地,办公桌椅散乱的扔在过道上,里面有一名物业人员正在打扫。

11月1日上午,记者发现理优教育公司大门落锁(图片来源:每经实习记者黄鑫磊摄)

上述物业人员告诉记者,10月25号,由于“理优1对1”拖欠房租、物业费和水电费,出租办公房屋已被收回,目前正在清场,预计几天后将会被清理干净。

一位曾参与维护现场秩序的物业人士告诉记者,“理优1对1”租下的办公房屋大约1000多平方米,房租约200万元,物业费用每月8000多元。截至公司离场,仍拖欠着六七万元的水电费用和20多万元房租未曾支付,“我们已经把发票开给他们了,但目前还未收到欠款”。

11月1日上午,记者发现理优教育公司内部杂乱不堪(图片来源:每经实习记者黄鑫磊摄)

记者当天采访了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理优1对1”公司员工,他告诉记者,公司已有将近2个月的工资未发放,最多的是全职教师队伍,有教师已有3个多月工资未发放。

在被问到是否提前了解公司出现财务问题时,该员工表示,“理优1对1”是每月15日发放上个月工资,此前从未拖欠,直到这次延期到10月24日,也并未出现怀疑。而在10月24日上班时,他们发现公司所有电脑、教学设备等均已被供应商收回,大批家长来到公司“维权”,这才意识到公司可能出现了严重问题。

针对上述事项,近日,记者按照“理优1对1”原CEO兼创始人叶茜茜名片上的电话,向她求证相关事宜,但一直无人接听。此外,记者还试图通过公司员工了解叶茜茜及其他高层最近动向,也未获得有效信息。

覆盖上百个城市,曾受家长与资本青睐

工商资料显示,“理优1对1”成立于2014年9月24日,当时注册资本为100万元,创始人叶茜茜任CEO。据介绍,在此次出现问题前,“理优1对1”在上海有员工200多人,在武汉也有数十人的团队。

公开资料称,“理优1对1”是一家专注于初高中学生在线1对1辅导的教学机构,已积累了数万套优质教案,师资储备已超过6000名。根据多位家长表述,目前“理优1对1”平台上学员超过4000人,覆盖全国上百个城市。

不过,记者注意到,理优教育的工商经营范围包括从事教育科技、计算机科技领域内的技术开发、技术咨询、技术服务、技术转让,计算机软硬件(除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专用产品)的销售,电子商务(不得从事增值电信、金融业务)等,并未包括教育培训相关资质。

但是,一位家长代表向记者表示,不少家长与“理优1对1”签订了2到3年的在线教育合同,甚至部分家长一次性预付了9万多元的学费。

“老师是真的不错,在‘理优1对1’经营已出现问题后,部分家长仍然对其师资力量表示肯定”,上述家长代表称。记者了解到,即使“理优1对1”还拖欠着数月工资,少数老师还在坚持免费为学生上课。

天眼查数据显示,“理优1对1”曾在2015年12月获得GGV纪源资本旗下的源星资本的Pre-A轮数百万美元融资,在2017年4月获得包括中金资本、晨晖创投在内的数千万美元融资。

近日,记者致电中金资本、晨晖创投以及GGV纪源资本旗下的源星资本,试图采访投资方是否会撤资及其他事项,但电话均未接通,未能获得置评。

导火索或是一起诉讼

“理优1对1”出现经营问题的导火索或是一起诉讼。

有家长代表称,因为此前“理优1对1”在与上海淘米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淘米)的诉讼中,被冻结将近1000万元资金,引发现金流紧张。

值得注意的是,上海淘米是一家典型的腾讯系外出创业成功的案例,它的三位创始人汪海兵、程云鹏、魏震,在创立淘米之前,均就职于腾讯。而它的最大股东,也是天使投资人曾李青更是腾讯的五位创始人之一。

这次诉讼案件中,“理优1对1”和公司的原投资人汪海兵一同被列为被告。

天眼查数据显示,2015年12月21日,汪海兵成为“理优1对1”的股权投资人之一,同时也成为公司董事。彼时,“理优1对1”注册资本从110万元增加到423.52万元。

2017年8月11日,“理优1对1”投资人再度发生变更,汪海兵退出投资人序列,同月16日,汪海兵在公司董事备案名单上消失。此后直到“理优1对1”出现问题,仅从工商资料上,汪海兵和“理优1对1”已经看不出任何关联。

但根据一份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的资料说明,汪海兵仍与“理优1对1”存有牵连。2017年11月23日,上海淘米以“损害公司利益责任纠纷”为由状告汪海兵与“理优1对1”,截至目前已经开庭多次。

一位在“理优1对1”工作过近两年的员工告诉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据他了解,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上海淘米就已经和“理优1对1”发生纠纷。

11月5日和6日下午,记者数次致电上海淘米,希望了解上海淘米与“理优1对1”发生纠纷的原因以及上海淘米与股东汪海兵的关系,但电话一直未能接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