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在8月份对数家大行进行了定向正回购

来源:中国债券公众号综合自天风固收、天天说钱、前沿观察

9月5日中午,一个“出口转内销”的大消息突然袭来:

在刚刚过去的8月份,央行曾对“数家大型银行”实施了“正回购操作”,回收流动性总规模约为3000亿元人民币。

最新的传言是,央行在8月份对数家大行进行了定向正回购,回收了3000亿资金。这个3000亿可不是小数目,因为在7月份央行进行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单MLF操作,投放的是5000亿,那相当于正回购一下又收回了一大半(期限不明)。

下午4点多,辟谣的消息来了:“财联社”发布了记者求证的结果——“央行明确回应:该消息不实。”(注:央行过去辟yao或发声,都会在官网发,但这次至本文推送时,央行官网仍未更新,所以财联社辟yao报道也不能全信)

正回购像个隐士,他最后的公开行踪在2014年11月25日。央妈此后就让它隐身起来,江湖没有他的身影,但却总有他的传言。

这轮正回购的传言并非是今天才有,而是在差不多一个月前左右,当时因为“降准+5020亿MLF”组合拳之下,度过7月末后,货币市场洪水泛滥,瞬间,货币市场的交易员由上半年的跪求资金,变成了大甩卖。

于是市场出现了呼声,希望央妈赶紧回收资金,搞搞正回购吧。这大概是八月上旬,银行间DR007打到了1.5%。

这种大水漫灌引起了市场广泛的讨论:怎么办,资金在货币市场形成了堰塞湖,但是就是流不到实体经济。

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月,央行真的已经悄悄地回收了3000亿吗?

传言的合理性

2015年央行正式推出利率走廊管理机制。

“中央银行通过向商业银行提供一个贷款便利工具和存款便利工具,将货币市场的利率控制在目标利率附近。这样,以央行目标利率为中心,在两个短期融资工具即央行贷款利率与存款利率之间形成了一条“走廊”,存贷款便利利率分别构成了这条走廊的下限与上限。”

——央行工作论文《利率走廊、利率稳定性和调控成本》

央行借助利率走廊对目标利率进行调控,在实际操作中,又以隔夜SLF利率(常备借贷便利,外号酸辣粉)为上限、7天期OMO利率为下限构筑了一个隐性利率走廊。基准利率在2016年三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明确为DR007。

6月以来,流动性持续充裕,资金利率DR007和R007数次跌破OMO7天逆回购利率,而OMO7天逆回购是实际利率走廊下限。

市场两度对于央行正回购的传言,恰好发生在市场利率跌破走廊下限的时期。如果传言属实,这表明央行确实在维护利率走廊,特别是下限。

1、什么是正回购

在美联储可能“9月加息”以及央行“通过国库现金定期存款引导利率上行”的背景下,传出“正回购重出江湖”,显然不是空穴来风。

所谓正回购,是央行向商业银行等“一级交易商”卖出(抵押)有价证券、获取资金,“并约定在未来特定日期买回有价证券的交易行为”。当正回购发起的时候,是给市场“有价证券”,拿走“现金”的过程,相当于收回流动性。

当银行回收流动性的时候,往往会带来市场利率上升。

关心财经新闻的读者会发现,近年来央行很少搞“正回购”,而是经常搞“逆回购”。所谓“逆回购”就是反过来,在市场缺乏资金的时候,让商业银行拿“有价证券(比如地方债、企业债)”,抵押给央行,获得资金。

逆回购、正回购,其交易过程说起来比较拗口、繁杂。其实普通人记住一点就行:“发起正回购”是央行回收市场的流动性,“发起逆回购”是央行向市场释放流动性。

但有一点是相同的,逆回购和正回购,都是有期限的,释放和回收的都是短期资金。如果想长期回收资金,可以“提高银行存款准备金率”;反之,则“降低银行存款准备金率”。

过去两三年,我们之所以满耳朵听到的都是“逆回购”,是央行改变了“印钞方式”,不希望“降准”(相当于开闸放水),所以“逆回购”、MLF和PSL(相当于拿着各种型号的水桶放水)常常出现。

此前我在专栏里告诉过大家,7月23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7月31日的政治局会议后,宏观政策倾向放松货币。那为什么在8月份,央行反而开始引导利率上行?

比较靠谱的解释是:市场里的钱的确增加了,利率在走低。但“宽货币”并没有带来“宽信用”,钱没有充分流入实体经济,仍然在市场里转圈。导致了货币市场利率走低,不利于维护人民币的汇率稳定。

你要知道,中美后来重启了副部级磋商,人民币在贬值了一段时间之后,随着磋商开启停止了贬值。

在需要停止人民币贬值的时候,当然要稳住市场利率,所以适当回收流动性就成为必须。

2、那些年,央妈的小动作

重启正回购央行一定会公告?图样图乃义务!你一定不知道棚改PSL创立初期央行秘而不发的往事!

央行的公开市场操作每天都要出公告,即使不操作,因为市场资金充裕,逆回购停了很多天。但是如果重启正回购,应该也是要公告。

PSL,这是2014年专门针对棚改而推出的工具,初期只有市场传言,说开行获得了央行万亿的再贷款支持,用于棚改。

但是,央行却迟迟不回应市场的传言,即使诸多迹象表明这个传言不虚,比如银监会批复开行成立住宅金融事业部,国开行的信息显示,自当年4月2日国务院常务会议以来,国开行发放棚改贷款1949亿元,同比增长433%。

直到次年,央行公布的2014年央行大事记里面才有一句:4月25日,为贯彻落实国务院第43次常务会议精神,中国人民银行创设抵押补充贷款(PSL)为开发性金融支持棚改提供长期稳定、成本适当的资金来源。

到当年5月份,PSL也已扩大到三大政策行共享,央行才开始按月公布PSL数据。

堂堂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央行,万亿资金的货币政策操作,竟然如此偷偷摸摸,确实为外人所不齿。央行的透明度需要大幅提升。

央行可能不止一次偷偷动用正回购!

但无论是货币政策,还是金融监管,中国的窗口指导似乎都还较为普遍。政策的“清洁浮动”还是有很远的路要走。所以让隐士再度悄悄现身江湖也并不奇怪。

历史上似乎就有这样的例子。比如2015年5月,当时的市场利率打到很低的时候,很“碰巧”地,关于正回购的传闻也出来了,只不过这次是彭博,那次是路透。

同样,传闻之后,市场的利率也出现上行。但同样,这仍是一个无头案。

同样,传闻之后,市场的利率也出现上行。但同样,这仍是一个无头案。

但问题是,上次和这次传闻,央行都没有承认,在wind里也查不到踪迹。如果真的做了这次操作,央行如何平衡资产负债表呢?也有人认为,这些正回购期限都很短,所以月内就平掉了,不会影响月度的资产负债表。

这样的说法不无道理。

那么,到底有没有启动过正回购,这位隐士有没有重现江湖?也许只有央妈知道。

3、央行会在年底前加息吗?

本次正回购重启的背景与2015年比较类似:宽货币尚未转化成宽信用,资金淤积在银行间市场,导致资本市场流动性过于充裕,央行通过正回购引导流动性有节奏投放。

除此之外,市场还担心有第三点含义,这就是对中美利差的呼应。

9月25日到26日,美联储有议息会议。如果宣布加息,是在北京时间9月27日凌晨。

8月27日,中国央行已经通过“国库现金定期存款”的方式,加息了10个基点,向市场透露了不希望利率继续走低的信息。现在传来正回购的“传言”。总之,这都透露了央行的想法:不希望人民币进一步贬值。

不贬值,就要保持跟美国的利差。如果9月27日凌晨美联储继续加息,中国央行会加息吗?我的看法是,应该会跟随。方式有两种:第一种影响巨大,是调高存贷款基准利率,也就是正式加息;第二种影响较小,非正式加息,把逆回购、MLF的利率提高几十个基点。

但在美联储持续加息情况下,中国又要保护外储规模(3万亿美元以上)、又要维持汇率(不破7),只能放弃货币政策的独立性,违心加息了。

在稳就业、稳增长压力仍存的当下,货币政策和其他政策的托底作用仍不可或缺,虽然流动性本身已然充裕,但货币政策仍需推动“宽货币”到“宽信用”的传导,在“宽信用”实现之前,“宽货币”难以转向。

展望下半年,“加息+降准”的矛盾政策组合,可能会再次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