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请“门外汉”掌舵 光明乳业新帅需要迈过几道坎

近日,光明乳业(600597.SH)对外宣布新的高管任命,濮韶华接替张崇建成为光明乳业新任董事长,但是并没有公布总经理的人选。

新帅上任,引发的关注度并不亚于此前该公司董事长张崇建和总经理朱航明的同时离职。业内人士表示,张崇建和朱航明的离开与业绩表现不佳不无关系,而新上任的濮韶华此前主要从事水产行业,并无从事乳业的职业背景,能否解决光明乳业不断萎缩的市场和逐步下滑的业绩难题,值得期待。

“门外汉”的挑战

9月5日晚间,上海开创国际海洋资源股份有限公司(600097.SH,以下简称“开创国际”)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董事长濮韶华的书面辞职报告,濮韶华因工作调动原因向公司董事会辞去公司及子公司董事长、董事、公司董事会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以及ALBO公司董事长等职务。

紧接着,9月7日晚间,光明乳业在公告中对外宣布,选举濮韶华为公司第六届董事会董事长,任期至本届董事会任期届满止。同时增补濮韶华为董事会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董事会提名委员会委员。

公开资料显示,濮韶华出生于1970年4月,赴任光明乳业董事长前任上海水产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总裁。曾任开创国际董事长、上海市商业委员会外经处处长、上海市经济委员会外经处处长、上海市商务委员会商贸行业管理处处长、外贸发展处处长,上海水产(集团)总公司党委副书记、董事、总裁等职务。

此前的8月21日,光明乳业突然宣布该公司董事长张崇建和董事、总经理朱航明双双辞职的消息,二人离开的原因均为“工作原因”。而此二人上任相关职务只有3年左右的时间。

蓝鲸产经记者发现,濮韶华此前所有的从业背景都与乳业无关,其最得心应手的应该是水产行业,此次工作调动跨界到乳业,能否带领光明乳业扭转颓势将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

此前,光明集团新闻发言人曾向蓝鲸产经记者透露,光明食品集团党委已经决定濮韶华任光明乳业党委书记,并推荐其为光明乳业的董事长人选,而总经理人选尚未敲定,目前由现任光明乳业党委委员、副总裁罗海主持行政工作。

乳业专家宋亮向蓝鲸产经记者表示,目前濮韶华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如何构建一个新单品,并把该单品的市场做起来,这样就会保障公司的营收和利润。同时,他还要重新组合市场营销团队,重点是拓展三四线城市。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则认为,一般来说董事长主要任务是制定整个公司的中长期战略,濮韶华虽然没有乳业经验,会有一些影响但是不会太大。

不过,濮韶华本人倒是表现出充足的信心,在9月7日的股东大会上,他对外表示:“我于1991年毕业之后,在政府做了11年的经贸工作,在企业从事了16年的农产品加工,我认为这些工作经历,同光明乳业的‘全产业链’都有契合之处。”同时,他还表示将通过调研学习,尽快进入工作角色。

即便如此,他是否能够带领光明乳业走向“光明”,市场仍是留有疑虑,因为光明乳业的高管近年来波动频繁。

此前,光明乳业原总经理郭本恒宣布因个人原因辞职后,上海市闵行区检察院对其提起公诉。经法院审理查明,1999年至2014年,郭本恒在担任光明乳业公司生产技术总监、副总经理及总裁等职务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多家公司、个人在承接业务、安排工作等方面提供帮助,多次收受或伙同他人收受贿赂,共计价值330万余元,被判处其有期徒刑6年。

而值得一提的是,不仅仅是光明乳业高层变动频繁,其控股公司光明集团也是如此。2013年11月接任光明食品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的吕永杰,在2015年12月2日被是明芳接替。2018年8月24日,中共上海市纪律检查委员会、上海市监察委员会官网发布公告称,经市委批准,市纪委监委对吕永杰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立案审查调查。

经查,吕永杰严重违反政治纪律,与他人串供,对抗组织审查;违反廉洁纪律,收受业务合作对象、下属的礼金、消费卡;违反生活纪律。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多次挪用公款归个人使用,进行营利活动,涉嫌挪用公款犯罪;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涉嫌受贿犯罪;滥用职权,致使国家利益遭受重大损失,涉嫌国有公司、企业人员滥用职权犯罪。

无独有偶,原光明集团董事长王宗南于2006年8月上任,2013年7月因病退休。随后于2014年7月因涉嫌在友谊(集团)有限公司、联华超市股份有限公司任职期间挪用公款、受贿被立案侦察。同年10月8日,由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依法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只不过,王宗南违法行为并没有发生在其担任光明食品集团董事长期间。

对此,有业内人士指出,光明食品集团和光明乳业的前几任掌门人都未能善终,或因经济问题晚节不保,或因业绩原因黯然退场。所以,濮韶华的上任备受业内关注,首先摆在其面前的就是如何改善光明乳业的业绩问题,来自这个方面的挑战,压力不小。

业绩困局待解

尽管光明集团对外宣称,张崇建和朱航明的辞职是工作原因,与业绩无关,但是业内对此解释并不认可。

光明乳业此前披露2018年上半年业绩,数据显示,报告期内光明乳业实现营业收入105.71亿元,同比下降3.2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35亿元,同比下降8.58%,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同比下滑10.53%。

中信建投研报指出,光明乳业的业绩下滑,是由于最大业务板块液态乳近两年遇到增长瓶颈,尤其是部分低温酸奶和明星产品莫斯利安增速放缓甚至出现下滑,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液态奶的业绩表现。同时,受世界杯等因素影响,2018年上半年乳品龙头公司整体投入的销售费用较大,特别是在上海等光明乳业的传统强势地区也增强了投入力度。相比而言,光明的投入较小,一定程度上影响销售业绩。

这一点,也得到了企业方面的确认。光明乳业相关工作人员向蓝鲸产经记者表示,光明乳业2018年上半年业绩下滑是由于乳制品行业竞争异常激烈,各竞品促销措施层出不穷,特别是在华东、上海等公司传统强势区域也加强了投入力度。一些竞品也继续加大在广告和渠道的投放,充分利用其在传统渠道的优势提升市场占有率。受到竞争压力,公司的莫斯利安酸奶和部分低温酸奶出现下滑。

朱丹蓬认为,光明乳业目前存在竞争优势有限、区位优势不明显、渠道优势欠缺的问题。目前伊利、蒙牛加大低温布局,光明乳业以前以低温产品取胜,但是当前所有乳制品企业都在做低温高端产品,光明乳业的产品优势以及技术优势就会不复存在。

蓝鲸产经记者查阅光明乳业往年年报发现,只有在2013年、2014年2015年年报中发现莫斯利安的销售情况。数据显示,2013年和2014年,莫斯利安分别实现营业收入为32.2亿元和59.6亿元,分别同比增长106.5%和85%。

但是在2015年,这一明星产品实现销售收入58.74亿元,同比下降1.44%。更为蹊跷的是,此后光明乳业的年报中再无关于莫斯利安的销售情况。蓝鲸产经记者向光明乳业工作人员询问2018年上半年莫斯利安销售情况,对方表示:“数据如果年报没有,我们也不能公开。”

据了解,在光明乳业推出莫斯利安一举成功之后,伊利与蒙牛分别推出同类产品品牌安慕希和纯甄与之抗衡。业内人士表示,安慕希和纯甄通过大手笔冠名综艺节目进行宣传,迅速提高知名度,以抢占光明乳业液态奶市场。数据显示,2017年光明乳业的液态奶收入为137.59亿元,同比下滑3.74%;酸奶的生产量下滑6%,销售量下滑5%。记者查阅伊利2017年年报发现,伊利液体乳产品该期实现主营业务收入557.66亿元,较上期增加62.44亿元,同比增长12.61%。

此外,有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8月22日,伊利股份的总市值为1610.8亿元,蒙牛乳业总市值约为768.5亿元,而光明乳业仅为116.3亿元,可见后者与业内头部公司的差距越拉越大。在此背景下,毫无乳业从业经历的濮韶华成为新任掌舵者,能否带领光明乳业实现逆转,令人期待。

当然,光明乳业也并非在一味的“消沉”。记者在光明乳业2018年半年报中发现,光明乳业的海外业务新西兰新莱特2018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20.19亿元,同比增长0.8%;实现净利润1.82亿元,同比增长81%。

业内人士向蓝鲸产经记者表示,面对国内市场竞争激烈,光明乳业将加强海外业务的发展,来弥补国内业务的缺失。据了解,光明乳业以银行贷款与自有资金组合的形式筹集资金1.25亿新西兰元,将在现有新西兰邓桑德尔(Dunsandel)生产基地建设液态乳品生产线及相关包装生产线,进一步扩大新西兰地区产业产能。

“只不过,海外市场的发展能否真正弥补光明乳业与巨头间的差距还很难讲。”该业内人士指出,濮韶华入主后是否会有新的举措仍未可知,如何点燃上任后的三把火,令人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