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他的第一个角色到他的最后一次好莱坞之旅

道格拉斯于1916年12月9日出生在俄罗斯-犹太移民家庭,他打过零工,直到获得美国戏剧艺术学院的奖学金,在那里他遇到了劳伦·白考尔和后来的第一任妻子戴安娜·迪尔。

“在我的生活中,有一件事我一直都知道,那就是我想成为一名演员,”他说。在海军服役之后,道格拉斯在1946年的电影《奇怪的爱》中首次与芭芭拉·斯坦威克和范·赫夫林演对手戏。

道格拉斯拥抱了4岁的儿子迈克尔,这是他和妻子戴安娜·迪尔的第一个孩子,他们于1943年结婚。这对夫妇在1951年离婚前,又有了一个儿子乔尔。迈克尔后来告诉《卫报》:“柯克的事业始终如一,势不可挡——他没有停下来。”当时他们一年拍五部电影。我父亲拍了90多部电影……他也因为远离家人而感到内疚。

他拿走了蛋糕!1959年,道格拉斯在第二任妻子安妮的生日派对上给了她一个惊喜——他们于1954年结婚。这位演员说安妮“恶毒的幽默感”吸引了他。

他最具标志性的角色之一是他在1960年的《斯巴达克斯》中扮演的明星角色。道格拉斯帮助打破了好莱坞的黑名单——由于所谓的共产主义关系而被“禁止”工作的娱乐界专业人士的名单——当他坚持黑名单上的编剧道尔顿·特拉姆博因他在这部电影中的工作而获得荣誉时。

1988年,道格拉斯(中)和他的儿子们(左起,乔尔和彼得,都是制片人,迈克尔和已故的埃里克)合影。“我认为他对发生在我身上的很多事情都自责,”埃里克在2004年死于服药过量之前这样评价他的父亲。

道格拉斯在1971年的硬汉西部片《枪战》中与约翰尼·卡什对决。道格拉斯曾经说过:“我的职业就是扮演b- es的儿子。”

1981年,美国总统吉米·卡特授予道格拉斯最高平民奖——自由勋章。他赞扬道格拉斯“在海外担任亲善大使”,并“热爱电影和国家”。

道格拉斯是一位多产作家,1986年出版了他的第一本书《长者的智慧》。他的自传《拉格曼之子》于1988年首次出版,并迅速成为畅销书。

1991年,他在一次直升机失事中幸存下来,后来又患上了一次严重的中风。1996年,他出席了奥斯卡颁奖典礼,并获得了奥斯卡终身成就奖。“他在电影里几乎什么都演过。他是导演,他是制片人,在这个过程中,他帮助粉碎了黑名单,”史蒂芬·斯皮尔伯格赞扬道。“勇气仍然是柯克·道格拉斯个人和职业的标志。”观众起立为他鼓掌,他说:“这是送给我妻子安妮的。我爱你。”——镜头转向他喜极而泣的妻子。

1997年,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左)和拉比·卡佐授予道格拉斯著名的大卫王奖,以表彰他对以色列的贡献。这位演员后来在他2001年出版的《爬山:我对意义的追寻》一书中详细阐述了他对犹太信仰的回归。

在2003年奥斯卡颁奖典礼上,迈克尔拿他父亲开玩笑说他有两个奥斯卡奖,而老道格拉斯只有一个。“我还年轻,”柯克打趣道,他打开信封时不小心把信封撕成了两半。获胜者?《芝加哥》,由道格拉斯的儿媳凯瑟琳·泽塔-琼斯主演。

道格拉斯和他的孙子卡梅隆(左)、前妻戴安娜·迪尔和儿子迈克尔一起出席了他们2003年的电影《家族经营》的首映式。

结婚50年后,道格拉斯和妻子安妮于2004年在一个传统的犹太仪式上重温了他们的誓言。南希·里根、劳伦·白考尔和托尼·柯蒂斯等著名嘉宾也参加了这对夫妇在贝弗利山庄举行的婚礼。道格拉斯在婚礼上演唱了他为妻子写的一首歌《请永远爱我》。

2011年,道格拉斯授予梅丽莎·里奥奥斯卡最佳女配角奖。他取笑被提名者,与安妮·海瑟薇调情(他开玩笑说:“我拍电影的时候你在哪里?”),还戏谑地嘲笑休·杰克曼。

在2020年2月5日,迈克尔告诉人们,他的父亲去世了,享年103岁。

他说:“对世界来说,他是一个传奇人物,他是电影黄金时代的演员,一直活到他的黄金时代。他是一个人道主义者,他对正义的承诺和他所信仰的事业为我们所有人树立了一个渴望的标准。”

迈克尔继续说:“但对我和我的兄弟乔尔和彼得来说,他只是个父亲,对凯瑟琳来说,他是个了不起的岳父,对他的孙子和曾孙来说,他是个慈爱的祖父,对他的妻子安妮来说,他是个了不起的丈夫。”

迈克尔补充说:“柯克的一生过得很好,他在电影中留下的遗产将延续几代人,他还是一位著名的慈善家,致力于帮助公众,为地球带来和平。”让我用我在他最后一次生日时对他说过的话来结束今天的演讲,这句话永远不会变。爸爸,我太爱您了,我为自己是您的儿子而感到骄傲。”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