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化工电商平台宋佳佳:大型企业平台互联网化的目标在于提升效率

7月29-30日,由托比网、AMT企源、上海市中小企业研发外包服务中心联合主办的"2019中国产业互联网领袖峰会"在上海成功举行。本次会议由上海市科学技术委员会、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政府、上海市杨浦区科委、上海市杨浦区商务委提供战略指导,由上海市科技创业中心、国家技术转移东部中心、杨浦创业中心、浙江清华长三角研究院产业互联网研究中心提供业务指导,慧聪集团、上上签、联动优势、维金、粮达网、海智在线等知名企业协办。来自全国各地产业产业互联网的头部平台企业、品牌商、服务商、投资机构代表,以及专家学者、行业大咖,近千人参与了此次会议。

image.png

会议上中国化工电商平台CEO宋佳佳就中国化工信息中心在产业互联网上的探索与实践做了分享。宋佳佳表示,“数字化工主要由四方面组成,第一部分是数字化销售(Digital Sales);第二部分是数字化采购(Digital Procurement);第三部分是数字化运营(Digital Operation),最重要的底座是智能工厂(Smart Factory)。我们认为数字化工的采购、销售、运营和生产,涵盖了一个巨型企业的各方面,数字化工要在这四个领域方面不断取得突破。我们的电商平台实际上在这方面已经做了一些尝试,从电子商务本身,我觉得它毫无疑问就是数字化销售的重要组成部分,或者是说数字化销售一个重要的支撑的基石。”

以下为宋佳佳的演讲实录:

image.png

宋佳佳:各位领导、各位嘉宾下午好!我来自中国化工电商平台,我叫宋佳佳,我今天讲的内容就是中国化工信息中心在电商平台上做的一些探索和有益的实践,向各位嘉宾做一个分享和汇报。

前期我们是二方平台,我们做自己的数字化销售平台,2017年-2019年逐渐向第三方进行转移。现在也有一个新词,就是我们今天的主题叫产业互联网。说句实话,我觉得“产业互联网”这个词现在很热,但是其实不是特别好做。

我个人觉得其实还是在探索,不像我们To C端消费互联网比较定型,产业互联网的玩法是怎么样的,应该怎么样是正确的,我觉得大家还在摸索,有些做得可能不错,有些比较靠前,我相信哪些比较正确,这个问题不断在寻找答案。

我今天汇报内容分了三个方面:

第一个化工行业基本的特点。说起化工行业的产业互联网,我举个例子,我觉得特别有意思的现象,去年和今年我也参加了不少会议,有这种互联网会议,也有产业会议,比如说2018年我参加了阿里网商大会,云栖大会;京东金融的领袖峰会;今年三月份还参加了阿里云的10年再出发的峰会;这一类是我们觉得典型的互联网的峰会。3月25日还在南京参加了化工行业叫环氧乙烷的协会大会。6月20日左右我在贵阳参加了磷化工的高端技术交流会。就这两类会议,从我个人感觉是两个世界,你去参加阿里、京东这些会,满座基本我感觉不超过30岁的人,一个个特别年轻,一双双渴望知识的眼睛。参加环氧乙烷大会还有磷化工大会,满眼望去大多是白发苍苍的院士和老专家,你会感觉到一个产业,一个互联网会议的典型差别。

你说产业互联网怎么做?你去跟互联网的小年轻去讲环氧乙烷,你去跟这些老专家讲我们的供应链金融,至少此时此刻不是那么好理解,所以我觉得产业互联网还有很多路要走,这件事是不容易。

当前化工行业有几个特点,第一是环保压力现在越来越大,第二就是消费升级,第三是行业不断整合并购。咱们以前老百姓有这么一个习惯谈“化”色变,今天为止我们化工是非常安全的产业,10年前还不是这个状态。

举个例子来说,我们山东地区,中国有一种原料叫溴,溴素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原料,咱们中国也是生产大国。2011年,山东占了全国溴素产量的70%,山东的产量一年能达到多少呢?15.6万吨。2011年15.6万吨。但是2018年产量5万吨,降了10万吨,为什么降了10万吨呢?因为环保的压力关停了很多中小厂,这些产能去哪了?这些产能不断被整合,被升级,被其他所替代。再说整合这个趋势。实际上我们看到化工行业,包括很多其他行业,实际上巨头越来越多,更多垄断在这几家比较大型的国有企业,各种央企,行业的排头兵,这种国计民生的趋势越来越明显。

但是中国企业确实有一个问题,咱们大家都知道7月19日2018年财富500强刚发布,这次有一个算是特别振奋人心的消息发布,中国企业500强里面有多少家?129家,不含台湾含香港,美国企业121家,是财富500强发布以来,历史上第一次中国企业超过了美国企业,这是背后经济总量这些做得很好,但是详细看一些数据。因为我们是做化工的,所以我比较关注化工的数据。我们看利润比,不是息费前利润,是纯利润比。巴斯夫纯利润比7%,陶氏杜邦4.3%,这是国际上化工巨头的数据。咱们中国中石化1.4%,中石油0.6%,延长石油0.7%,中国中化0.78%。可以看出来实际上我们的企业很大,也一直在整合。但是在所有有关生产销售的每一个环节,实际上还有很多可以提升的地方。所以这个是我们中国做企业必须要看到的,我们提升的空间非常大。

怎么提升呢?我个人认为,数字化可能是我们中国企业弯道超车的唯一的机会,很可能是我们能够超过西方企业的机会,机遇就在数字化。现在各个巨头,包括杨总介绍的这些内容,其实数字化已经是不可逆转的趋势,不管化工行业其他各行业都不断在进行数字化转型。中国化工自己本身,我们2018年提出了集团战略叫数字化工,但是我们集团没有对数字化工进行进一步的解释,我个人对数字化工进行了进一步的阐释。

什么叫数字化工呢?我觉得它由四部分组成:第一部分是数字化销售(Digital Sales);第二部分是数字化采购(Digital Procurement);第三部分是数字化运营(Digital Operation),最重要的底座是智能工厂(Smart Factory)。我们认为数字化工的采购、销售、运营和生产,涵盖了一个巨型企业的各方面,数字化工要在这四个领域方面不断取得突破。我们的电商平台实际上在这方面已经做了一些尝试,从电子商务本身,我觉得它毫无疑问就是数字化销售的重要组成部分,或者是说数字化销售一个重要的支撑的基石。

电商我想从20多年最早的信息时代到撮合,到线上的交易,那个时候过去都是一些门户网站发布一些信息可以到线上交易,到打通供应链到最终整合一个生态,我想一直是沿着这个脉络在发展,实际上我们中国做数字化电商也是沿着这个脉络在传承。

1997年有中国化工信息网,后来有撮合为主的万维化工城,到了2015年我们建设了中国化工的电商平台,包括我们现在正在打造的万化通的三方平台。这都是我们在电商方面做得比较有益的尝试,这个都是我们集团在电商方面的探索。

整个化工行业在产业互联网一些发展路径是什么样的?首先我觉得毋庸置疑的,中国的体制下或者是我们的特色下,央企确实是处于非常重要和特殊的地位。我们在To C或者是消费互联网领域,涌现了很多阿里BAT这样的企业,但是企业端、行业端,大的企业必然影响国计民生的大部分都是中央企业和国有企业,所以在产业互联网的中央企业的动作或者是它的一举一动,或者是它的做法,我想必然都会对每个行业产生深远和重要的影响。

比如说上午发言的欧冶,欧冶为什么到现在为止能够做得比较好,做得比较成功。上午朱军红朱总说欧冶是富家子弟,为什么呢?因为欧冶背后有宝武集团,他必然是有这么一个非常大的企业来给自己托盘,他是宝武集团拿出20%自己的现货量给欧冶来进行交易,再加上宝武集团的影响力等等。所以像欧冶这样的企业,他天生就会站在一个相对比较有利的地位。我们做产业互联网的思维,跟我们中国风风火火的互联网发展,或者说我们个人端思维,其实可以说是完全不同或者是大相迥异状态。我们产业互联网发展千万不能用2C端思路来理解或者来发展,如果这样肯定出一些问题。

为什么呢?咱们中国2C端能发展到今天有一个特别大的因素,就是非常好的利用自然人口的红利。你看我们每个人生活的方方面面跟互联网离不开了,订票用携程,打车用滴滴,订外卖不是美团就是饿了么,包括订酒店,每个人都离不开的,为什么发展特别快、特别好,是因为我们有非常大的自然人口红利,它能不断地产生非常大的增长。

我再举个例子,每个人每天回家都要做饭,你要跟你太太或者老公每天吃饭,你一个礼拜在家吃五天,在外面改善生活吃两天,每天算做饭50块钱,在外面吃顿饭100块钱,一个礼拜花多少?700块钱,可能一周正常伙食700块钱,今天来盒马生鲜或者每日优鲜把以前吃不到的。上海大闸蟹比较方便,像我们北京吃大闸蟹比较费劲,像西北吃不到。它把大闸蟹、北海生鱼送到你家门口,而且给你代券优惠20块钱两只非常好,你很可能花上几十块钱吃一个原来吃不到的,对于我们个人来讲非常正常。一天多花几块钱,一个礼拜多花三四次200块钱,从700涨到900,什么概念,将近30%增量,这是增长的红利。

同样的故事,在B端不可能发生,你不管怎么发展,你这个B端的产业这个盘子就那么大。我们化工,煤化工一年就是八千万吨,有机硅一年3500万吨,你怎么变,它不可能今年3500、明年5000、后年8000,没有这个事,我们做产业都是这个目的。实际上盘子就是这么大,怎么把不属于你的份额吃到你的嘴里,就是生产要素更合理、更有效的搭配,这是我们做产业互联网必须要思考的问题,所以我们要带着这样一种思路做事情,我觉得很多事情看得更清楚一点,不要企图去复制消费互联网才能出现的神话或者发展路径,这个是完全不一样的。

我们中国化工电商平台是典型提升效率平台,我们现在入驻34家企业,绝大部分是集团内部企业,4家是集团外企业,我们4.8万企业注册用户,累计交易额1889亿,。中国化工电商平台的出发点是数字化销售,我们并没有企图通过这个平台,使我们客户或者流量几翻增长,我们也做不到。我们主要提升效率,把企业原来和客户打交道的前台,到管理的中台、运营交付的后台,把它整个整合在一起,这是我们平台功能蓝图,做得是功能比较全面、比较强大,不把图展开了。

举一个例子,我们平台做什么事情。上午欧冶金总讲了一下欧冶,讲东北某钢厂和华北某钢厂没有平台之前销售状态和有了平台之后销售状态,我们中国化工平台在这个上面做得一样。我们下属油气企业,没有平台之前我们都是零售工矿企业,开大卡车门口排队,一排排两个小时,进场开始过磅,多放几个胖子或者弄点水,有这些手段。下车到销售大厅去买油交钱,到后面去量油,量油再回来过磅,然后再出厂抬杆,就一趟下来两个小时到三个小时,那时候我们油气企业一天出货量最多一万吨。我们现在电商平台是跟它整个企业的ERP企业、定磅系统、装车系统,还有门禁系统全部打通,每天早上起来客户通过手机或者PC自助下单,下单以后系统自动提示你什么时间到那个厂去排队,从他进厂开始所有都是自动化,取消销售大厅,这一趟下来快则20分钟、慢则30分钟。我们一个企业的出油量一天从一万吨涨到了三万吨,这种产业互联网最大的好处,它是提升了效率,其实提升效率就是金钱,而且增加了客户的满意度,这个角度是我们做得比较好的,包括跟我们生产这些打通。

包括销售管理精细化,这些是我们做得比较好地方。我们再往前发展,我们今天想在三方转型,至于怎么转,不容易。我们对内做得是不错,我们企业状态,我颠覆销售过程,一旦用了电商平台下不去,整个不可能退回,高粘性。对于三方来讲这个事真不好办,人家凭什么来你这儿,这个事不好解决,别说你大、你强,关键是你能够给别人提供什么,这点我们一直在思索和探索。到现在为止基本上算摸出一个小小的总结,中国化工电商平台想走出去要两点。

第一个,比较好的SaaS系统。很多种小化工企业,中国化工企业还是非常多的,很多中小化工企业还是喜欢平台的背书,连金蝶、ERP都不上。一个企业一年卖10亿算小企业,它一年销售费用2000万,老板这2000万怎么花的不清楚,到我平台上,我至少给你管得清清楚楚,每笔订单怎么花出去,给谁多少钱都比较清楚,这是比较受这些老板欢迎,而且请他们到中国化工电商平台交易,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背书。

第二个,我们想做上游和中下游连接器。咱们为什么这么说?化工行业,咱们现在都知道,以前我不搞化工不知道,化工和我们人生活最紧密,牌子、矿泉水瓶这些东西都是化工出来的。化工特点是什么,全世界有100多万化工品,每天还要出几十种新的化学品,一年出1000多种新的化学品。化工是一个特别明显的技术主导型行业,也就是说谁占领了化工行业的上游,谁是这个行业比较有影响力的。中国化工集团是一个典型上游企业,我们就是三桶油,我们上面是石油,石油下面是我们。像钢铁一样,钢厂从基因上来说对这个就是有控制力,我们化工集团也是这样,现在有一部分,现在货到付款,将来很有可能改成款到付货,上游控制力越来越强,我们恰好占有上游资源。我们希望作为上游平台方,把我们会员能拿到好的货特点发挥到极致,跟很多中下游服务好的中小企业平台做好链接,这是我们想发展的路,这条路也是在不断地探索。

刚才讲大部分故事,这个平台所创造数字,也是为向三方发展,我们又打造了三方平台叫万化通,也注册两个领域名,www.chem.com.cn;www.chemz.com,也是希望我们能够把同样在左侧相对成功故事在右侧也能够复制,虽然产业互联网难做,但是我个人还是对这个事情和对这个前途充满信心,也希望未来能够在其他场合和领域多向各位嘉宾和专家请教,希望有更多合作机会,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