猥亵女童案震动市场,新城系市值蒸发超300亿,紧急换帅有用吗?

中新经纬客户端7月4日电(罗琨 薛宇飞)7月3日,千亿级房企新城控股董事长王振华被曝因涉嫌猥亵女童遭刑拘,引发舆论强烈谴责,王振华旗下三家上市公司股价也迅速跳水,在不到两个交易日的时间内,香港和内地两地上市公司的市值已经蒸发超300亿元人民币。

分析人士指出,该事件将给公司带来极大的负面影响,严重影响到公司未来几年在市场上的再融资,公司的资金链也将接受极大考验。在未来的两三年内,新城控股很难再延续此前的高歌猛进,而只能力求“活下去”。

资料图 来源:新城控股官微

地产“黑马”一朝黑化

7月3日下午,王振华被媒体曝出涉嫌猥亵女童,这一报道迅速在社交媒体上发酵。仍处在交易时段内的港股市场立马做出反应,新城发展控股尾盘迅速跳水,最大跌幅达23.86%。

7月4日,新城发展控股继续暴跌,截至收盘,跌11.19%,据此计算,新城发展控股在短短两个交易日时间内市值已经蒸发200亿港元。新城控股开盘即跌停,市值跌去95.9亿人民币。新城悦服务收盘跌13.4%,累计两日蒸发市值近30亿港元。两地市场总计蒸发市值超过300亿人民币。截至A股收盘,新城控股仍锁死跌停板,而今日地产板块房地产(中信)指数上涨0.92%,荣安地产(000517)大涨超8%,天房发展(600322)、华侨城A均现明显涨幅。

7月4日,新城控股、新城发展控股、新城悦服务三家上市公司的股价表现。来源:Wind

7月3日下午,在消息曝出后,有多名基金经理称,目前所在机构已经将新城控股列入禁投池,今后一段时间内都不会配置该公司的股票或者债券。不过也有机构人士向中新经纬客户端指出,其所在机构暂没有对新城控股进行“拉黑”,除非后续事态发展导致风险进一步暴露,影响到公司的基本面才会做出新的判断和决策。

国开证券首席投资顾问李世彤对中新经纬客户端指出,从新城控股的前十大股东来看,有众多基金持仓,一旦实际控制人被坐实重大违法违规问题,大部分基金经理都会选择清仓式卖出。“对于机构来说是不管跌到多少该卖都要卖的。”

从2019年一季报来看,新城控股的前十大股东中包括既包括东证资管-招行-东方红内需增长集合资产管理计划、农行-交银施罗德精选(519688)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中行-华夏回报证券投资基金和东证资管-工行-东方红8号双向策略集合资产管理计划等基金,也包括瑞士联合银行等外资机构,以及“国家队”中国证金等。

截图来源:wind

据中新经纬客户端统计,当前新城控股在国内市场共计发债423.11亿人民币,当前余额为309.87亿元。海外市场新城发展控股共计发债57.96亿美元,当前余额为11.5亿美元。以当前汇率计算,新城控股和新城发展控股的债券余额约为390亿元。今年年内需要偿还的是一笔规模6亿元的超短融“19新城控股SCP001”,兑付日期为2019年10月11日。

2019年一季报显示,新城控股负债总额为3133.48亿人民币,流动负债为2470.08亿元,流动负债占比高达78.83%。流动负债是指在1年或者1年以内的一个营业周期内偿还的债务,这也就意味着新城控股在未来一年内偿债压力较大。

李世彤指出,股价大幅下跌后,股权质押也会受到影响,银行等金融机构也会重新评估其信用体系,在当前公司负债率已经达到80%的情况下,银行对其的放款意愿将大幅削弱,这样一来负债率也会进一步攀升,发债评级也会下降,发债成本大幅提高甚至发不出债,形成一个恶性循环。

“一些海外债的条款中还包括公司一旦出现这样的事情,债券会提前到期,公司短期偿债压力也会进一步加大。”李世彤称。

从年报来看,新城控股的银行授信额度为1085.6亿人民币,未使用信贷额度为836.17亿元。业内人士指出,未使用信贷额度并不意味着新城控股还能从银行借到这么多钱,银行也会根据具体项目和公司的最新情况来决定是否批贷。

李世彤认为,在目前公开报道来看,王振华接受警方调查是7月1日的事情,公司没有在第一时间停牌公告,甚至还在7月2日有大宗交易,这些都是存在疑点的,也有可能在后续引发投资者集体诉讼。而对机构投资者来说,此前持仓新城控股多半和公司是有良好关系的,而目前公司的这种做法无疑将机构投资者的利益置于不顾。“换句话说,这家公司在机构市场的信用已经崩溃了,以后没人敢买他们发的债,也没人敢帮他们发债。”

紧急换帅,公司还有救吗?

7月3日晚,新城控股发布公告称,7月3日接到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通知,公司实控人、董事长王振华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公司紧急召开临时董事会议,会上全票通过选举公司董事兼总裁王晓松任公司第二届董事会董事长。公司目前生产经营活动正常。

公开资料显示,1987年出生的王晓松为加拿大籍居民;此前任新城控股总裁兼董事,同时担任新城发展非执行董事。王晓松2009年8月加入江苏新城,曾任江苏新城常州公司工程部土建工程师,上海公司工程部助理经理,江苏新城总裁助理、董事兼总裁。

李世彤认为,目前公司的临时换将并不能从根本上救公司于水火之中,唯一有希望的可能是引入战略投资者。

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指出,在出事之前,无论从拿地节奏、融资负债率还是从大股东的控股比例来看,新城控股的基本面是一个“很正常的标杆房企”,不存在倒闭风险。

“除非所有金融机构都给它拒贷,否则它不会出现资金链断裂的风险。”张大伟说,短期来看,新城控股后续肯定会做出一些引入战投的动作,或者是卖掉一些项目,这两件事在未来三个月内是极有可能发生的。

他认为,如果按照目前的案情定案的话,接下来的几年内公司肯定会变更法人和股东投票权等,再加上和投资人好好协商,应该不会对公司构成颠覆性的变化。

“但是接下来两三年内肯定是以活命为主了,如果它舍得做减法,还是能活下去的,但是想轻松活下去未来三年可能性很小的,因为这样的案件太恶劣了,已经触及到了人类道德的底线。”张大伟说。

2016年1月,王振华就曾因“个人原因”接受常州市武进区纪委调查,新城控股股价亦出现暴跌,不过之后王振华“火线复出”,新城有惊无险。但是,这次劫数王振华或再难逃脱。(中新经纬APP)

(文中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