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参保进入“攻坚期” 专家建议费率全国“一刀切”

图片来源:全景网图片来源:全景网

全民参保计划有了最新成绩。

1月24日,人社部新闻发言人卢爱红表示,2018年通过全面实施全民参保计划,参保扩面效果明显。具体来看,截至2018年底,基本养老、失业、工伤保险参保人数分别达到9.42亿人、1.96亿人、2.39亿人;全年三项基金总收入为5.6万亿元,同比增长15.28%,总支出为4.87万亿元,同比增长16.08%。

卢爱红表示,下一步人社部仍将做好社会保险扩面和经办服务工作,全面实施全民参保计划。

不过,部分业内专家认为,随着全民参保计划持续推进,一些“硬骨头”也正在逐渐浮出水面。以社保费率为例,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研究员孙永勇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目前国内社保名义费率高,且全国各地不统一,若要实现全民参保计划,应该以降低社保费率为前提,同时制定全国统一的社保费率。”

基础性登记工作已完成

中国推进全民参保计划始于2014年。当年5月,人社部下发的《关于实施“全民参保登记计划”的通知》明确提出,“全民参保登记计划”的总体目标是基本养老保险覆盖全体职工和适龄城乡居民,参保率达90%以上;基本医疗保险覆盖全民;失业保险、工伤保险、生育保险基本覆盖所有法定群体。

按照上述通知提出的具体目标,“全民参保登记计划”在2014年启动,2017年基本完成。

随后,中国便展开了声势浩大的社保扩面行动,这项行动涉及计参保人员信息比对、动态数据更新、未参保人入户调查、全民参保登记信息系统建设、政策宣传培训等等诸多方面。

到了2017年3月,人社部进一步发文明确,2017年所有省份全面启动全民参保登记工作。人社部还要求,各地要及时清理不合理的地方性政策壁垒,引导中小微企业就业者、灵活就业人员、城乡流动就业居住农民等群体及时参保,确保参保扩面不留死角。

现在,距离全民参保登记计划推出已有5年,其实施效果如何呢?

据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科学研究院研究员费平分析,从2014年至2017年,各省的组织保障机制、部门协调机制、工作推动机制、经费投入机制、信息比对机制、入户调查机制、宣传培训机制已经全部建立。

他指出,截止2017年底,全国有27个省份与社保业务系统建立接口,有23个省份与公安部门的业务系统建立接口,有12个省份与社保业务系统实现实时更新,有11个省份与公安部门业务系统实现实时更新,所有省份均向国家基础库上传了数据。同时,国家库已有13.56亿人的基础信息,占全国人口库的比例超过96%。

由此来看,全民参保计划的基础性登记工作已经完成。

仍面临多项挑战

虽然全民参保登记计划已经取得一定成绩,但业内认为,要实现“十三五”期间实施全民参保计划、实现法定人员全覆盖的政策目标,目前还面临着诸多挑战。

第一个挑战是跨部门信息动态更新尚未完成。费平撰文指出,目前,大多数地区仍以拷盘的方式与公安等部门实现数据交互,而在缺乏强有力行政手段的情况下,各地公安等部门何时提供基础数据、提供多少基础数据等这些问题上,社保部门非常被动。

第二个挑战是企业社保费率居高不下。海通证券(600837)研报指出,截止2017年,全国各省社保费率均值高达38.8%。而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梁红援引世界银行的一份数据指出,中国企业综合税率排名12/189,其中社保税负排名2/189。

这导致的结果是企业用人成本攀升。据互联网社保服务商51社保发布的《中国企业社保白皮书2018》显示,在所有受访企业中,有53%的企业人力成本占总成本比重超过30%;其中,有16.27%的受访企业人力成本占总成本比重高达50%以上。

在成本压力下,企业缴纳社保时普遍存在“偷工减料”的现象,很难实现应保尽保。这从人社部每年发布的统计公报中也可以得到证实。

时代财经梳理发现,2015年人社部督促3.9万户用人单位办理社会保险登记,督促4.6万户用人单位为100.3万名劳动者补缴社会保险费21.3亿元;2016年,人社部督促3万户用人单位办理社保登记,督促3.8万户用人单位为63.3万名劳动者补缴社会保险费17.3亿元;到了2017年,人社部督促1.7万户用人单位办理社保登记,督促2.8万户用人单位为60.3万名劳动者补缴社会保险费12.9亿元。

挑战之三是社保征收的强制性不够。以养老保险为例,社会保险法对其表述是“职工应当参加基本养老保险”;而那些无雇工的个体工商户、未在用人单位参加基本养老保险的非全日制从业人员以及其他灵活就业人员,社会保险法规定“可以参加基本养老保险”,可见强制性更弱;此外,对城乡居民,则直接是自愿参保。

尽管业内普遍认为,随着税务部门接管社保征收工作,社保的强制性将逐渐加强,但孙永勇向时代财经表示,税务部门强制性再强,也不一定解决这一难题。“一方面,灵活就业人员本身收入低,并不是所有人都有缴费能力;另一方面,即便有缴费能力,强制征缴与城乡居民自愿参保的现行法律相冲突。”

孙永勇告诉时代财经,目前效益好、成规模的企业基本已被社保制度覆盖,接下来社保扩面的对象正是缺乏支付能力的特殊困难群体。“怎么让他们参保?要么有别的资金来帮他们缴费,要么给他们设置一些条件,对缴费数额进行抵免。”

但这也带来新的问题。中国政法大学教授胡继晔曾对媒体表示,全民参保后,养老基金持续性将面临更大压力。

“这就需要政府做好承担更多责任的准备。”孙永勇指出,要推进全民参保,除了降低社保费率外,还需建立另外一支庞大的主权养老基金,加快养老金全国统筹,同时制定全国统一的社保费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