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在近10年时间内总部经济建设的成果明显

2020 年,由于公共卫生事件、国际摩擦等因素,经济发展变得更加波折。各行业头部企业,就成了各个城市发展的关键。争夺龙头企业总部的落户就成了各地政府工作的重点,深圳应该是国内最早开始规划总部经济、也是力度最大的城市之一。

深圳总部经济大飞跃

在全国看来,深圳在总部经济建设的特点可以归纳为:起点早,力度大,效果佳。早在 2008 年,《深圳市政府就颁布了关于加快总部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要求“积极引进国内外大型企业来深设立总部或地区总部。”

接下来,又陆续颁布了各类鼓励和扶持总部经济的各类政策和资源。

2012 年,《深圳市鼓励总部企业发展暂行办法》,“新设立的或由原注册地迁入的符合一定条件经认定为总部企业,直接给予经济鼓励。”“最高不超过 5000 万元。”除此之外,还有各类政策扶持和资源对接;

2013 年,《深圳湾超级总部基地规划》,“超级总部基地是城市在全球经济产业链条中最终极地位的典型代表,是未来深圳发展成为世界城市的一个功能中心”;

2016 年,深圳“十三五”规划提出“加快发展总部经济”。安排大型央企总部股权合作资金 100 亿元;

2017 年,《深圳市鼓励总部企业发展实施办法》,明确“加快建设现代化国际化创新型城市和国际科技产业创新中心”。

在区域规划上,人多地少的深圳市,划出了大片的核心黄金地段,作为总部经济的承载基地,包括规划了包括深圳湾高新区、福田中心区金融基地、后海中心区、留仙洞、龙华核心区等五总部基地。除此之外,最核心的就是深圳湾超级总部基地,该项目位于深圳南山滨海大道和白石路等为主的最核心地段,用地面积 117 公顷。这在寸土寸金的深圳,真正是大手笔。建设规模总量为 450 万-550 万平方米。包括万科、恒大、中兴、中国电子等总部大楼已经开始建设。

深圳在近 10 年时间内,总部经济建设的成果明显。几乎收集齐了中国所有核心互联网公司总部和区域总部:

1998 年,腾讯诞生和成长于深圳,总部位于深圳南山;

2015 年 9 月,百度启用位于深圳南山的百度国际大厦,这是百度华南总部、百度国际总部和深圳研发中心;

2016 年,阿里巴巴启用位于深圳南山的阿里中心大厦,这是阿里的国际运营总部;

2019 年 7 月,字节跳动官宣,将在深圳南山设立大湾区总部,并于 2020 年以 10.82 亿元在南山拍下一块地;

2020 年 6 月,小米集团拟投资 77.6 亿元,在南山设立国际总部,建设国际总部大厦;

除互联网之外,还有地产等行业龙头企业陆续迁移到深圳:

2017 年,恒大地产总部从广州搬到深圳南山。恒大 1997 年在广州市成立,是世界 500 强企业,也是全球第一大房地产公司;

2019 年,在广州成立 20 多年的奥园地产总部, 8 月正式迁往深圳南山;

除此之外,还有微软、高通、IBM、甲骨文等世界 500 强的区域性或功能性总部落户深圳。

为什么要抢总部经济?

经济的发展,核心就是龙头企业的竞争和技术创新的竞争。总部经济的好处是立竿见影的。

品牌效应:总部企业的汇集,给一个城市带来的标杆效应,包括品牌示范、关联产业集聚、资本放大等众多的连锁效应。2019 年的《财富》世界 500 强中, 包括中国平安、华为、招商银行、腾讯等 7 家深圳总部企业入选。在 2019 年,中国企业 500 强中,有 28 家深圳总部企业入选。

这些总部企业的聚集效益,反映在技术、人才、信息、投资、消费、贸易、管理等多个方面,同时带动房地产、金融、物流、酒店、娱乐、零售等服务业的发展。从而整个产业和地区的经济和社会的综合性发展。

经济效益:最直接的就是税收和就业。《深圳上市公司发展报告(2019)》显示,企业 “头部效应十分显著”,“中国平安、中国恒大、万科、腾讯控股、 招商银行、中兴通讯、比亚迪、平安银行等 8 家企业营业收入超过 1000 亿元,营业收入合计达到 29657.23 亿元,占深圳上市公司营业收入总规模的 55.2%。”根据中国恒大 2018 年财报,营收 4662 亿元,股东应占净利润 373.9 亿元。在所有地产公司里,中国恒大缴纳 602.18 亿的所得税,排名第一,算下来日均纳税 2.6 亿。

产业再造:根据财新报道,深圳 2019 年第三季度 GDP 同比仅增长 5.15%,落后于全国 6.0% 的平均水平。引发深圳经济失速的大讨论。虽然紧追猛赶,在第四季度,修复到了7%。但深圳经济面临的挑战不容小觑。土地奇缺、人工成本暴涨、外贸疲软、国际摩擦加剧的现实情况下,很多中小制造企业,开始外迁到周边城市、内地省份、甚至越南等地。

在这种局面下,稳住现有的龙头企业总部,吸收和加快外部的龙头企业入驻深圳,就成了经济建设的重心之一。从而带动产业上下游的生态建设,增加包括税收、就业等方面效益。深圳的上市公司产业链的员工总数,相当于深圳市在岗职工人数的 56%。

总部经济并不好搞

在亚洲,以前的 500 强总部和区域总部,主要集中在新加坡、东京、中国香港等地,2000 年后逐渐开始朝着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迁移。但现在,随着经济的发展,除了原有的北上广深一线城市的竞争之外,准一线和二线核心城市,也加入了总部经济的竞争序列。包括杭州、苏州、宁波、武汉、南京、西安、济南、青岛等地。

其中以南京和西安最为典型。根据 2019 年 8 月《南京日报》报道,南京市实施的《2019-2020 年新增 100 家总部企业行动计划》,“到 2020 年,南京全市新增总部企业 100 家以上,新建总部楼宇 50 幢以上,初步建成全国有影响力的总部基地城市。其中,对新认定的综合型总部企业,落户奖励最高可达 1 亿元。”西安 2018 年 4 月印发了《支持总部企业发展若干政策》,“对于落户的金融业总部企业,最高一次性奖励 6000 万元;其他新落户总部企业,可获最高一次性奖励为 3500 万元。”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就是美国的世界 500 强企业分布在全国各地,而没有出现中国的这种密集扎堆北上广深等一线大城市的现象。即使是在纽约,世界 500 强的总部也只有 20 多家,而很多全球知名企业都在一些中型甚至小型城市。微软总部位于靠近西雅图的雷德蒙德,亚马逊在西雅图,波音公司总部也在西雅图度过了 85 年时间,2011 年搬去了芝加哥。而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在内布拉斯加州的奥玛哈。美国的市场经济发展相对成熟,各地的法制和经济差距不会那么大,所以不会出现聚集效应。

而在国内,由于经济建设的一线城市和二三线城市,无论是经济、政策、配套设施等各方面都相差很远,甚至出现了一些一线城市的企业,去内地二三线城市投资,人财两空的现象。根据新华社的 2017 年 11 月报道,一家深圳企业去到江西一个地级市投资之后,不仅公司没发展起来,老板还身陷囹圄。完善的法治和经商环境,是企业发展的基础,这是很多企业的共识。

同时,引进一家总部企业后,后续的效果是不是如当初设想的那样,不可知,更不可控。位于科苑南路,深圳湾的百度国际大厦,定位是百度华南总部、百度国际总部和深圳研发中心的角色。根据此前公示的规划方案,“大厦最多可容纳万名员工。”

但实际上,根据内部人员的透露,目前百度国际大厦分为东塔和西塔两栋楼。2016 年交付的东塔,39 层,25 层以下是百度自用,“之前是本地化团队,现在 400 多人基本上都是运营,医疗的人还在。年初离职的人很多,现在这类运营业务岗位一直在招人,坐满可以到 500 人左右。”东塔 25 层以上都是出租。而 2019 年 1 月交付的西塔,33 层,2-3 楼为百度自用, 6-33 层出租。但现在入驻的公司并不多。交付一年半了,大多还是毛坯房。这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房产出租的项目。

在吸引总部企业落地之后,除了给政策和资源资金,企业如何兑现带动当地经济的目标?如何真正融入本地经济和社会发展?如何避免高科技项目,最后变成房地产项目?这个课题值得三思和考量。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