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火爆牛市呼声四起于是散户们又行动起来了

最近A股火爆,牛市呼声四起,于是散户们又行动起来了,老股民急着找回账户密码,新股民排队开户挤爆券商APP,其中不乏90后的后浪们。

而在大洋彼岸,美国韭菜们早已经先行一步了。

今年二季度海外疫情水深火热,全球经济乌云密布,而美国股市却逆势上演了一场惊世大反弹,创下了金融危机以来最佳季度表现。

这背后深藏着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那就是被疫情隔离在家,无处消磨时间和金钱,只能去资本市场里寻求欢乐和刺激的美国散户们。

在美联储大放水和史无前例的财政刺激下,这批簇新的韭菜勇往直前,为美国股市带来了勃勃生机。带着无知者的无畏,他们把一批低价股和破产股炒得翻天覆地,华丽的账面浮盈让华尔街大佬们都开始怀疑人生,即便是见识过散户云集的大A股,也不得不感叹一声,原来成熟资本市场的散户们也可以这么狂野。

说来连也要感谢这批散户,今年一季度美股熔断四次,抹去上任以来全部涨幅,愤怒的投资者们叫嚣着要把总统塞进超级大炮里,发射到太阳去。还好大批散户及时救场免去了的宇宙之旅。

而在美国疫情水深火热的时候,美国散户们齐心协力撑起了美股的门面,也为送去了一块遮羞布,防疫没做好失业率飙升的时候还可以拿股市来安抚一下民怨。

但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散户的号角往往是牛市的丧钟。今天见闻研究所为您讲述美国散户们的光荣与血泪。

体育网红带领粉丝炒股

6月17日,一封巴菲特退休信在社交网络上流传,股神在信中宣布退休,并且安排了接班人。这封信有模有样,落款处还有巴老的亲笔签名,连不少媒体都上当受骗了,第一时间推送了这个消息。

但仔细读下这封信就不难发现其中的猫腻。信上说原定的接班人阿贝尔(Greg Abel)和简恩(Ajit Jain)过去十年表现不佳,而且最近几个月频频犯错,于是巴菲特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要把董事长一职交给一个叫David Scott Portnoy的人。巴菲特还表示,在他八十年投资生涯中从未见过有投资者能像Portnoy这样对市场理解如此到位。

那么这个Portnoy到底是何许人呢?今年43岁的他是“美国版虎扑”Barstool Sports的创始人,也是一个体育网红,在推特上拥有超过150万粉丝。

巴菲特要让位给一个八杆子打不着的体育网红,这事情怎么想都不靠谱,这封信大概率也是Portnoy粉丝的恶搞,实际上这也不是他们第一次“碰瓷”巴菲特了。

在今年3月份之前,Portnoy只买过一次股票,随着疫情爆发,体育赛事被迫暂停后,Portnoy翻出了尘封多年的股票账户开始炒股,从体育网红摇身一变成了投资达人。

Portnoy虽然是个新手,但对炒股却是自信爆棚,他说股市动荡不安,这样的感觉就像在看体育比赛,他扬言买股票好赚得就像“印钞票”,还公开嘲笑巴菲特,说股神抛售航空股的决定非常不明智,自己在他抛售当天就赚了30万美元,股神该洗洗睡了。

Portnoy不仅自己炒股,还在Twitter上直播交易,一大批粉丝在他的带动下,也纷纷入市了。Portnoy的粉丝大多是千禧一代的年轻人,他们大多不关心股票和投资,但在疫情宅家无所事事的时候,炒股能给他们带来与体育相似的兴奋和刺激,在没有比赛的日子里,用频繁交易来填补无聊和空虚。

对于这批新生代美国散户来说,巴菲特早就过时了,Portnoy才是投资风向标。

上个月,当Portnoy提到了他要买入InspireMD公司,这家公司股票的交易量就激增了。当他质疑巴菲特抛售航空股后,航空公司ETF的交易量也显著增加了。

体育网红带领粉丝炒股是美国股市迎来新一轮散户入市潮的缩影。

偏爱低价股和破产股

Robinhood是美国千禧一代最喜欢的零佣金交易平台,在今年前四个月,这个平台就增加了300万个帐户,其中有一半是首次投资者,平均年龄只有31岁。另外有调查显示,年轻的散户近来的活跃程度是2000年科技泡沫以来最高。

新生代散户们胆子大、路子野,偏爱低价股和破产股,在美国股市造就了一批“妖股”。

上个月美国股市出现了一个奇异的景象,包括租车公司赫兹(Hertz)、石油钻探商怀汀石油和连锁百货公司JC Penney Co.在内的一批公司股价大幅上涨。它们有一个共同点:已经或者快要申请破产保护。

其中租车公司赫兹的走势尤其让人困惑,这家公司在宣布破产后,一下子成了美国最热门的股票。从5月底到6月初,赫兹股价持续狂飙,从破产后最低点一度涨了将近1500%,也就是翻了15倍。

那凭什么说是散户在买入呢 ,有证据吗?还真的有。Robinhood的数据显示,在赫兹宣布破产保护近一周后,平台上持有赫兹股票的人数达到6万人,一周之内激增50%。6月6日那天,赫兹租车股价盘中大涨近150%,那天有10000名Robinhood用户买入了赫兹股票。

既然散户这么捧场,这家租车公司割起韭菜来也毫不客气。在宣布破产两周后又宣布要增发10亿美元,而且法院还批了,隔夜股价还又继续暴涨逾30%。赫兹租车表示,这些新发行的股票能够帮助公司偿还债务。翻译一下就是,拆东墙补西墙,拿散户的钱补债权人的洞。

散户抢购这些股票破产股,一方面可能是为了捡便宜,毕竟散户的资金量都不大,所以更偏爱低价股。

当然,还有一些散户有自己的投资逻辑,他们可能是在押注这些深陷财务困境的企业有可能进行债务重组,继而有可能让公司和股价都能“起死回生”。

在选股思路上,新生代散户们和机构投资者也是截然相反。

今年二季度,当机构投资者们还在纠结于疫情过后经济复苏的强度,犹豫不决踌躇不前的时候,散户们已经果断出手,大举抄底航空、邮轮这些受疫情影响严重,对经济敏感的周期性股票。

事实证明这些股票确实涨得好。根据高盛的统计,今年美股跌入熊市低谷以来,在散户中人气高的个股投资组合已经反弹了61%。相比之下,对冲基金和公募基金青睐个股的投资组合反弹45%,同期标普500反弹36%。

这靓丽的业绩甚至连一些专业投资人士都开始对散户刮目相看,认为说散户不如华尔街精英根本就是一种偏见。

尝到甜头的散户们也越来越激进生猛了,已经不满足于股票交易带来的收益了,开始涌入期权市场。期权由于带有杠杆性质,只需要投入相对较少的资金,就有可能获得超额回报。

但历史经验告诉我们,市场不会永远上涨,它总有一天会露出狰狞的一面,当周围的人纷纷开户炒股,当新手都开始推荐股票时,当街头巷尾都在谈论股票,市场可能离见顶也就不远了,这在美国历史上频频上演。

上一次泡沫破裂,数万亿美元蒸发

时间回到上世纪90年代,个人计算机的普及孕育了一场互联网创业浪潮。

1995年8月9日,浏览器开发公司网景(Netscape)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从28美元的发行价一路飙涨,当天最高达到71美元,涨幅达154%,当天收报52美元,上涨86%。

这一次超预期的IPO引爆了市场对互联网公司的投资热情,风投资金争相涌入互联网产业,二级市场上相关概念股股价腾飞,一些公司只是简单地在名字上添加“e-”前缀或是“.com”的后缀,就能蹭上热点,股价随即收获一顿暴涨。

这波互联网热潮中,纳斯达克指数从1995年的1000多点涨到了2000年的5000多点,翻了五倍。

这时的人们对互联网究竟能够改变什么还是懵懵懂懂,但都笃信这是千载难逢改变人生一夜暴富的机会。于是,在轰轰烈烈的互联网淘金热中,大批散户怀揣着发财梦入市了。

这批散户主力是美国的婴儿潮一代,他们正处于40多岁的黄金收入时期,开始为退休储蓄和投资。这代人没有经历过大萧条,不像他们父辈那样对市场抱有怀疑,在他们的人生经历里,股票一直都在上涨。

数据显示,美国金融资产在2.5万至9.9万美元之间的个人投资者中,有多达40%在1996年1月之后进行了首次股票交易,这些新手投资者追逐最热门的互联网,希望一夜之间把自己的钱翻倍。

这波散户炒股热潮也离不开互联网的普及。在以前,要想要获得实时报价和资讯,需要使用专门的财经终端,每月收费800到1000美元不等,执行交易要通过股票经纪人。

随着一大批互联网经纪商出现,炒股变得方便起来,坐在电脑前动动手指滑滑鼠标就能搞定,还能从各种线上聊天室和BBS里获得投资建议。那时候美国每天大概有15000名散户通过互联网经纪商开户涌入股市,美国家庭持股比例从90年代初的20%快速增长到逼近40%。

牛市正酣的时候,炒股确实是闭着眼睛就能赚到钱,当时媒体报道上,散户通过股市发家致富的例子比比皆是。

比如,42岁的南希(Nancy Sy)是美国加州一家药品销售公司的员工,从1997年开始通过E-Trade交易网络股,投资过亚马逊、美国在线和eBay,短短两年从不到4万美元赚到了10多万。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她对股市的未来十分乐观,预计接下来五年里,她的收益每年都能达到25%,很快就能成为百万富翁。

51岁的律师巴里(Barry Plotkin)用房子抵押贷了30万美元,每天花几个小时在笔记本电脑前交易,他的交易哲学是高买高卖,不怕风险,毕竟从他的炒股经验来看,股市的每一次下跌都是上涨的前奏,什么盈利收入,什么基本面研究,都不重要,只需要上网冲冲浪,从各大投资论坛搜罗点消息就能赚到钱,他相信到60岁时,他可以攒够1500万美元的养老金。

这一代人没有经历过熊市和暴跌,对股市的期待简单而美好。1999年时有一项针对投资者的调查显示,人们对未来股票和股票基金的平均预期年回报率为18.6%。如果一切真如他们所期待的发展,道指应该在十年内达到45,000点,二十年内达到210,000点,而现实是今天道指也才25000点左右。

长期的上涨确实会滋长出一种群体自满情绪,所有人都陶醉其中笃信涨无止境,而市场往往就是在这时候趁人不备,来一场反扑,打得人措手不及。

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2000年3月10日,纳斯达克指数达到5,048.62点的峰值后,就开始掉头向下,当人们觉得这只是又一场技术调整时,市场开始加速下跌,短短一个月里跌去了近35%。

一直到2002年10月,这场下跌才真正触底,较高峰跌去了近80%。直到2015年,纳斯达克指数才重返2000年泡沫时的峰值。

数万亿美元的财富随着泡沫的破裂蒸发了,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承受了一样悲剧的结果。

离这场互联网狂欢最近的人最先觉察到危险,从1999年9月到2000年7月,互联网公司内部人员一共套现了430亿美元,是一年前的两倍。在纳斯达克触顶前一个月,内部人士卖出的股票数量是他们买入股票的23倍。

受伤最深的总是那些在派对结束时还茫然不知争相接盘的人。当史诗级的崩盘拉开序幕,聪明钱撤离的时候,散户们却没有停下入市的步伐,2000年美国个人投资者继续向美股注入了2600亿美元,大幅高于1998年的1500亿美元和1999年的1760亿美元。据统计,到2002年,大约1亿散户的亏损总额达到了5万亿美元。

悲剧已在上演

眼下美股散户的狂欢还在持续,没有人知道音乐还会持续多久,但繁荣之下悲剧已经在上演。

上个月12号,20岁的美国青年亚历克斯·凯恩斯(Alex Kearns)自杀身亡。在他死前的那个晚上,他登陆了自己的Robinhood账户,账户显示余额为负730165美元,也就是巨亏500多万人民币。绝望的他觉得自己的一手毁掉了未来,也拖累了家人,于是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

在给家人的遗书里,亚历克斯表示,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指责Robinhood赋予了他超过承担能力的杠杆,为什么他这样一个没有任何收入的学生一入场就可以操作上百万美元的交易?

但后来人们发现,亚历克斯误读了自己的账户,他所看到的73万的亏损只是期权交易结算前的临时余额,实际上他的账户上还有1.6万美元的余额。

和许多年轻人一样,亚历克斯也是在疫情期间才开始接触炒股,他们不知道基本面是什么,不关心收益和预期,更不知道期权这样复杂的衍生品会带来高额收益的同时也会导致巨大的损失。

在像Portnoy这样的“投资导师”的鼓动下,越来越多的美国年轻人正踏入看似诱人的股市,而他们的导师给出的投资建议也非常简单粗暴:第一,股票只会上涨,第二,当你纠结是要买还是卖时,请参考第一条建议。

但投资是关于价值判断和风险管理,是经过仔细分析后得出的一套能够保证本金安全,并且获得满意回报的操作。投资不是随大流,盲目买入,即便赚了也赚得不明不白,那么凭运气赚来的钱,最终还是会凭实力亏光。

当然,也不能一杠子打翻一船人,不是贴上散户的标签就代表了盲目和无知,散户中也有牛散,散户也在成长。

比如高盛最近就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现象,随着市场涨到一定程度,散户们已经在抛售股票了,但并不是所有散户都在离场,主要是老一辈散户,也就是互联网泡沫中损失惨重的婴儿潮一代,通过公募基金和ETF大量出货,而接盘的正是千禧一代和Z时代们。

这是一个老韭菜收割新韭菜的故事。

在一个理性的市场,每一个参与者都是一个“经济人”,用理性思考使得自己的利益最大化。然而,当市场脱离理性轨道,所谓投资也就成了一场击鼓传花式的博傻游戏,人们不顾价值高价买入,相信总会有更傻的人来接盘,随着泡沫膨胀,参与的人越来越少,当鼓声停止,手上还握有花的人就是最终的输家。

眼下,美国老一辈散户们迫不及待地套现,新生代散户没心没肺地接盘,当这个搏傻接力赛进行到最后一棒时,游戏或许离结束也不远了。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