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程工作蓬勃发展并使业务连续性成为可能

Buffer和Angel List最近发布了《2020年远程工作状况报告》,该报告对“来自世界各地的3500多名远程工作人员”进行了调查,以“拼凑出2020年远程工作的常态以及它可能走向何方”。 这项调查与《华尔街日报》(Wall Stre etJournal)的一份报告相吻合,该报告报道了中国科技公司突然爆发的远程工作,以便为应对全球COVID-19疫情提供业务连续性。

《2020年远程工作状况报告》指出,远程工作是新常态。 它指出,未来的工作是“有灵活性的人在家远程工作与全世界的队友。” 报告指出:

《华尔街日报》(Wall Stre etJournal)在讨论中国境内远程工作突然增加的问题时指出促使虚拟会议和工作平台的使用增加。” 这篇文章引用了总部位于北京的AI公司Infervision的首席执行官陈宽的话说,远程工作“在某些情况下”显示了生产率的提高。

英国《金融时报》最近也报道说,远程工作已经从技术部门的“实验边缘”发展到在规模经营的领先公司变得正常。 它对比了Twitter等公司获得全球人才库的战略动力,以及由于COVID-19病毒对工业的影响而被迫在中国采用远程工作。 这篇文章报道说,这种病毒“迫使办公室工作人员”远程工作,并采用远程协作工具。

据《远程工作报告》称,远程工作的最大两个好处是,可以在何处和何时开展工作方面具有更大的灵活性。 紧随其后的是与改善个人生活有关的其他动机。

根据远程工作状况报告:

阿里巴巴首席执行官张丹尼尔(Daniel Zhang)最近宣布,阿里巴巴集团将向更加偏远的模式转型,利用其远程协作技术降低员工的风险:

《远程工作状况》报告显示,在调查对象中,30%的人已经在完全偏远的组织工作过,43%的人在“部分团队是全职偏远的,部分团队在同一办公室工作”的组织工作过。

英国《金融时报》报道了其他科技公司认为能够获得全球技术工人群体的价值的例子。 据报道,去年,Stripe的CTO David Singleton写了一篇博客文章,宣布建立一个与其现场位置相当的“远程工程中心”。

在博客中,Singleton写道,该公司自成立以来就包括了“影响力大的远程员工”,此前该公司曾向地区中心报告过。 他写道,在他们的远程第一集线器中一起工作的团队将能够利用现代工具提供的高带宽通信进行协作。 单身律师:

《华尔街日报》(Wall Stre etJournal)的报告还描述了在当前的健康危机之后,诸如阿里巴巴的“丁谈”等合作工具的普及程度最近有所提高。 在他的季度声明中,张说,在这段时间里,丁谈“经历了DAU(日均用户)和企业用户数量的爆炸性增长”,使用它来维持业务。

《远程工作状况报告》援引Mistro公司的首席执行官Sarah Ahmad的话说,“混乱”往往导致对远程工作人员的个人费用和基础设施需求的支持不足。 70%的受访者表示,公司没有支付远程工作的费用。 她对偏远工人的建议是传达他们的需求,因为她建议大多数雇主只是“缺乏他们需要的背景信息”,以帮助工作人员在最好的情况下工作。 据说Ahmad说:

《远程工作状况报告》审查了远程工作人员面临的困难,显示58%的负面经历归因于协作困难、孤立和“无法消除”。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