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纪录!今年124起上市公司控制权易主,国资驰援1800亿

创业数十载,一朝不慎,失去了上市公司控制权,不禁令人唏嘘。

2018年即将落幕,今年A股上市公司控制权易主事件数量,竟然创出近10年的新高。

据Wind数据统计,2014年-2017年、2018年1月-11月,A股上市公司控制权变更相关事件分别有89起、85起、62起、85起和124起(包括进行中、已完成、终止等状态)。

今年124起中,控制权已经完成变更的达97起,也意味着,2018年A股上市公司控制权变更数量将创下近10年的新高。

国资入场,“纾困”民营企业

124起上市公司控制权变更事件中,国企入主民企,成为2018年控制权变更的最大特色。

据小景的不完全统计,10月至11月期间,控制权变更事件的高峰期,多达41家上市公司发布了控制权变更相关公告,其中,28家的受让方来自地方或中央国资委,占比近70%,而这些变更大部分仍在进行中。

2018年已经坐实的国资入主民企达6起,分别为:

株洲市国资委入主宜安科技;

安徽省国资委入主长信科技;

北京海淀区国资委入主金一文化;

四川省国资委入主新筑股份;

中国国防金融研究会入主金力泰;

国务院国资委入主南洋科技。

而自10月份起,“为民企纾困”成为中国资本市场的最热话题。地方政府、券商、保险资管纷纷出钱,推出“纾困基金”。据东吴证券统计,目前“纾困基金”规模已超5000亿(若考虑央行合计3100亿的民企信贷及债券融资支持资金,则总规模超8100亿)。

据不完全统计,地方政府成立的纾困基金总规模约1800亿元。

截止11月16日,深圳、北京、上海等14个地方政府及国资已陆续成立“纾困”专项基金,合计成立规模约1800亿(此外河南、杭州及广东顺德等已公告设立但未披露具体金额)。

12位大股东,股权质押比例超90%

近2个月内,地方国资入主民企渐入高潮,而背后的目的主要是出于“驰援、纾困”。

2016年、2017年是股票质押爆发式增长,2018年以来,不少民营上市公司大股东纷纷陷入股权质押危机、资金链日益紧张的囧境。

据Wind数据统计,10-11月期间,拟出让控制权的22家民营上市公司,大部分控股股东的股权质押比例都处于高位:

而且,6家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股权质押占持股比例已高达100%,质押比例超过90%的竟有12家,占比接近60%。

一旦遇上极端行情,股价不断下挫、腰斩,大股东将不得不面临“爆仓”的警告。

其中,ST中南(002445)实控人中南集团的质押股早于6月13日,已跌破平仓线,最终,中南集团将持有的27.59%股权授予滨江扬子行使,公司实控人变更为江阴高新技术创业园管理委员会。

另外,金一文化(002721)于7月25日发布的公告,公司控股股东以1元的转让价,将73.32%的股份转让给具有国资委背景的北京海淀科技金融资本控股集团。

虽然,国资仅花了一元买到了壳,但实际情况却非这样简单,公告显示,海淀国资将根据上市公司情况,适时提供不低于30亿元的流动性支持。

据悉,金一文化最新的负债总计为120.2亿元,负债率为67.87%。2017年经营性现金流为-16.65亿元,已连续4年为负。

2018年8月22日,股权转让已经完成,北京市海淀区国资委成为金一文化的实际控制人。

有纾困国资,被套逾60%

国资入主“纾困”民企,但并未能扭转上市公司股价的颓势,大部分股价依然跌跌不休,部分已完成入股的国资,现已处于浮亏状态。

8月6日,深圳市国资委受让科陆电子(002121)股份1.52亿股,交易均价为6.81元/股,截止12月4日,深圳国资委已浮亏26%。

科陆电子股价月K线图

2月13日,中国国防金融研究会接盘金力泰(300225)股份的价格高达15.5元/股,而截止12月4日,股价仅剩5.23元,浮亏比例超66%。

另外,由于股价持续下跌,部分地方国资临时要求下调转让价格。

9月26日,宜安科技(300328)公告,控股股东宜安实业与株洲市国资委对此前的交易定价进行调整,由9.68元/股调整为6.44元/股。相对应的,股权转让价款由约4.36亿元缩水至2.9亿元。

此前4月17日,宜安科技首次公告股份转让时,股价为9.07元/股,而至9月26日,公司股价下跌至6.39元/股,跌幅近30%。

图:2018年,国资接盘的部分民营上市公司

一些高比例股权质押个股面临平仓风险时,国资接盘,虽然有利于缓解紧绷的资金链。但股价涨跌,仍要考察上市公司基本面能否改善。

有人黯然离场,亦有大佬接盘国企

有的民企黯然退场,有的民企大佬却入场扫货。

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已有13家国资上市公司宣布将引进民营资本做股东,其中,已有5起事件完成交易并发生控制权变更,分别是:

值得注意的是,接盘国有资产的民企中,“方大系”现身。

今年7月19日,东北制药(00597)公告,公司实控人变更为辽宁方大董事局主席方威。方威同时还是方大炭素(600516)、方大特钢(600507)的实控人,再度扩大“方大系”版图。

今年5月9日,辽宁方大斥资6.73亿元认购东北制药7510万定增股,持股东北制药13.20%。随后,辽宁方大于二级市场大举增持、扫货。

截至2018年三季报,辽宁方大合计持有东北制药1.48亿股,持股比例为26.02%,跃升为东北制药第一大股东,原控股股东东北制药集团持股17.54%,退居第二大股东。

除了股权转让的自由买卖,2018年因司法拍卖而失去控制权的民企,亦大幅增加。

2018年来,相关股东股份被司法拍卖的公告已达30份,据不完全统计,2016年、2017年相关股东股份被司法拍卖的公告分别有11份和4份。

其中,不少涉及控股股东股份被司法拍卖,因此丢掉了对上市公司的控股权,例如:*ST云网(002306)、美丽生态(000010)......

2018年,丢失控制权的民营老板们,不少是在为往年的盲目激进、疯狂举债、加杠杆......”还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