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飞每年夏天都要来到西宁参加这一年一度的青年电影盛会_天地网

谢飞每年夏天都要来到西宁参加这一年一度的青年电影盛会

7月19日,谢飞导演发布了一篇对电影《邪不压正》的短评,称影片“中后部的众多的、自以为是的杂乱逻辑和不知节制的噱头、打斗、屋顶跑酷,又着着实实地扑灭了那些观影享受。”并打出了三颗星。随后导演姜文在朋友圈里回复:“您要多读书、读好书才对!否则您不但会忘记诚信待您的朋友,也会忘记怎么看电影。”这张截图在网上迅速传播,被指“姜文怒怼谢飞导演”。

作为FIRST青年电影展的名誉主席,谢飞每年夏天都要来到西宁参加这一年一度的青年电影盛会。日前在与媒体的对话中,谢飞对FIRST电影展在国内影展体系内的位置、目前中国电影创作的整体环境、中国电影监管等问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谢飞直言FIRST是“路子最正的影展”,因为它是民办的,而电影节应该是民办为主,政府支持,希望未来全国各个地方都能拥有自己的电影节。谢飞还指出,国内其他电影节存在开闭幕式花销过多、竞赛片对普通观众影响力不足的问题。

针对目前中国电影的整体创作环境,谢飞表示因为全社会普遍缺乏思想追求、对现实的深入思考,导致近年来没有国际公认的优秀国产片诞生。谢飞还建议,中国电影应借鉴其他国家经验,交给市场和业界来进行监管。他以周杰伦和TFBOYS的歌举例——周杰伦写歌不需要立项,但他的歌自觉做到了主题健康、弘扬传统文化,也因此受到了大众的普遍欢迎;TFBOYS的歌对青少年产生了很大的影响,相比这些音乐,青少年看电影的机会并不多,因此不必管得过严。

TFBOYS

首先谈到FIRST青年电影展在国内影展体系内的位置,谢飞称FIRST是“路子最正的影展”。他直言电影节应该是民办,政府不主导,只支持,并且不应把大笔经费浪费在开闭幕式上:“主流电影节一定是民办的,而且是政府支持,政府不应该拿出很多钱来做电影节。你花很多钱办了电影节,你是不是也应该拿同样的钱去办美术节、音乐节、小说节?我们现在像上海电影节或者是北京电影节经常是全部国家公办,而且它不稳定,主持人也经常换,所以它很难保持个性和质量。开幕式闭幕式就花上千万,完全是在浪费。北京电影节主竞赛的电影在很远的地方放,没有多少人能看到,最终获奖的电影我们也都不了解。”谢飞还表示,各个地方都应该有权主办自己的电影节,而不应该只有北京、上海、长春。

关于目前中国电影创作的大环境,谢飞直言因为社会普遍缺乏思想追求、对现实的深入思考,所以文学作品不够丰满,这也导致近些年没有伟大的电影诞生:“整个社会缺少思想的力量,缺少信仰的追求,所以我们的小说不够丰满。80年代90年代为什么出现很多好作品?那个时候思想界和文学作品是走在最前面,无论《芙蓉镇》啊《天云山传奇》这些小说,都是非常有内容,有思想追求的,对现实有深入的思考。我们电影好的电影都是在这些基础上拍成的电影,所以影响比小说要大。现在整个社会对独立思考的思想很少。(整个社会)思想空泛,我也很难要求年轻导演有什么创见,而一个作品思想不丰满,很空泛或者浅薄,就永远不是一个好作品。”

《芙蓉镇》剧照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这些年我们得大奖的机会不多,就能够入个围,包括贾樟柯,但是也没有得上奖……不光是新导演,中导演老导演也存在这个问题,缺少对现实的深入思考。”谢飞很欣赏最近上映的现实题材电影《我不是药神》,给出了五星好评。

谢飞最后表示,“电影应该交由市场和业界管理,这一点其他国家的经验可以借鉴:美国有新闻总署,日本有文化部,但主要负责传统文化的保护。全世界没有政府有一个部门专门管电影,这是中国计划经济的一个特色……我们要加大改革步伐,就是你继用了市场经济以后,法律也可以导向,思想也可以导向。你比如周杰伦的歌,创作之前需要立项吗?但他的歌是不是都很健康,而且还弘扬了传统文化?我以前听不懂他的歌,后来仔细听了《青花瓷》《听妈妈的话》《东风破》,发现很健康,也很有文采。一首歌的几句词可能就影响了一代人价值观的确立,这个不用人来审,市场就已经很好。”

“拍个电影花那么多钱,最后创作者不高兴,审查者不高兴,最后还没人看。尤其青少年,天天上学怎么看?所以我就觉得是不是在做无效劳动。青少年是12到17岁期间是人生观、文艺观、美学观形成的关键时期,你所说的好电影他们都没看。他天天就是上学那些东西,像我的孙女十岁,TFBOYS的歌词听一遍就会唱。流行歌曲和广告,或者是时装展的模特,没有官员管,就看市场和业界,也挺健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