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市人民检察院派员出庭支持公诉 姚刚及其辩护人到庭参加诉讼

证监会原副主席姚刚一案有了新的进展。河北省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今日公开开庭审理了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原党委委员、副主席姚刚受贿、内幕交易一案。

检方控诉称,2006年至2015年,姚刚利用担任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助理、副主席等职务上的便利,为相关单位在并购重组、股份转让过程中股票停复牌、避免被行政处罚等事项上提供帮助,通过其亲属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6961万余元。2007年1月至4月,被告人姚刚利用担任证监会主席助理兼发行监管部主任的职务便利,获悉相关公司重组上市的内幕信息,使用由其实际控制的他人股票账户在关联股票停牌前买入,复牌后卖出,非法获利共计人民币210万余元。庭审中,姚刚进行了最后陈述,当庭表示认罪悔罪。案件将择期宣判。

2018年7月11日,河北省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原党委委员、副主席姚刚受贿、内幕交易一案。邯郸市人民检察院派员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姚刚及其辩护人到庭参加诉讼。

邯郸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06年至2015年,被告人姚刚利用担任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助理、副主席等职务上的便利,为相关单位在并购重组、股份转让过程中股票停复牌、避免被行政处罚等事项上提供帮助,通过其亲属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6961万余元。2007年1月至4月,被告人姚刚利用担任证监会主席助理兼发行监管部主任的职务便利,获悉相关公司重组上市的内幕信息,使用由其实际控制的他人股票账户在关联股票停牌前买入,复牌后卖出,非法获利共计人民币210万余元。以上依法应当以受贿罪、内幕交易罪追究姚刚的刑事责任。

庭审中,检察机关出示了相关证据,姚刚及其辩护人进行了质证,控辩双方充分发表了辩论意见,姚刚还进行了最后陈述,当庭表示认罪悔罪。

被告人近亲属、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新闻记者及各界群众50余人旁听了庭审。

最后法庭宣布休庭,择期宣判。(央视记者奚丹霓)

相关阅读:

“发审皇帝”落马两年半后的首度亮相

2015年11月,在证监会原主席助理张育军落马两个月后,姚刚落马。

近2年后(2017年7月20日),姚刚被双开,当时官方通报中的“为搞政治攀附”还曾被媒体广泛报道。

被双开一年后,姚刚终于站在了法庭上。

涉嫌2罪炒股获利210万

邯郸市检察院指控,姚刚涉嫌两罪。

其一,受贿罪。

其二,内幕交易罪。

无论是受贿罪中为相关单位提供帮助的方式,还是“内幕交易罪”本身,都与姚刚的身份有着密切的关系。

他是证监会元老级的“创始人”。

姚刚,1962年5月出生,山西文水人,经济学博士,他曾是证监会内最年轻的部级后备干部,被市场评价为证监会内最懂专业的领导。

公开资料显示,姚刚在证监会成立不久(1993年起)就进入证监会工作,1999年任国泰君安证券有限公司总经理。

2002年起,姚刚历任证监会发行监管部主任、证监会主席助理、证监会副主席等,执掌IPO、再融资审核大权13年,被外界称为“发审皇帝”。

“搞政治攀附”

姚刚曾作为证监会内最懂专业的领导参与救市工作

2015年A股经历剧烈波动,前期高杠杆推波助澜,后期股指暴跌全国救市。,当时证监会内负责救市的领导还包括另一位副主席刘新华和9月份被调查的主席助理张育军。刘新华于姚刚落马前退休。

救市三人组,退了一个,落马了两个。

“救市”总指挥姚刚被查前,证监会内已经有多人落马——

2014年12月,姚刚老部下李量(证监会投资者保护局原局长)落马;2015年8月30日,曾任姚刚秘书的刘书帆因涉嫌内幕交易、伪造公文印章、受贿等犯罪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2015年9月16日,证监会原主席助理张育军落马。

官方称他“为搞政治攀附,利用职权为他人及企业提供帮助”“破坏资本市场秩序和证券监管部门政治生态”。

在落马近两年后,姚刚被双开,

反腐专家黄苇町曾对媒体表示,中纪委提出的“政治攀附”,就是说姚刚在证监会期间通过利益输送的形式找“后台”,企图在政治上依附一个比他更有权势的“后台”。

被指牵涉“令计划案”

政治攀附了谁?

政知圈注意到,姚刚、李量主管下的IPO审核,在当时成为了权力寻租的重地。

此前据媒体报道,姚刚及其家属曾牵涉到北大方正高管腐败被查案以及令计划案,二者同属山西籍庞大的神秘权力组织“西山会”会员。

北大方正CEO李友等人多年来向令计划家族等输送不法利益和贿款,又借钱给姚刚的儿子姚亮,用于购买方正证券3000万股股票;通过他们控制的成都华鼎公司,借钱给中国证监会投资者保护局局长李量,用于购买北大医药2000万股股票。姚亮及李量因此获得巨额收益。

姚刚与令完成有共同的高尔夫球爱好,令完成投资的6个创业板公司,均在姚刚治下通过发行审核。

另据新京报报道,

李量在2016年11月一审,检方指控:

据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统计,落马后被双开用时最长的前三分别是国家安全部原副部长马建(714天)、福建省原省长苏树林(635天)以及姚刚(615天)。

如今,苏树林在今年2月被检方公诉,姚刚刚刚过堂,而马建,自去年2月被最高检立案侦查后,仍没有最新进展。

虽然姚刚案备受关注,但相比十八大后落马的众多“老虎”而言,该案进度缓慢。

随着案情进展,公众对姚刚所犯的事情愈加明晰,但仍有不少问题待解,比如“相关单位”“相关公司”指的是谁?